下载区 火箭云盘 BT最新合集 BT亚洲有码 BT亚洲无码 BT欧美无码 BT三级写真 网盘迅雷
电影区 在线无码 在线有码 高清区 VR片 蓝光原盘 高清无码 高清有码 女优全集
图片区 动图车牌 清纯唯美 网友自拍 偷窥原创 裸露激情
小说区 现代激情 同事女友 公车痴汉 古典武侠 暴力强奸 校园春色 家庭乱伦 淫妻交换









军哥和熟女的结婚

1月前   ·   【小说】淫妻交换



      日子仿佛恢复到从前一样平静,李长江和柳絮也恢复了从前的恩爱和平凡,
军哥却变得更加充满活力,他没想到,柳絮会给自己找个伴,接触一段时间,
感觉很好,有种恋爱的味道,这和柳絮的激情碰撞不同,心里更加甜蜜。

  陈姐虽然四十三了,但是给人的印象很年轻,也就三十六七的模样,长的不
是多美,但有股成熟女人特有的韵味,和柳絮不同的是,微微有点肚腩,却更增
添了许多性感。陈姐平时不怎么爱说话,显得很文静,很孤独,和军哥接触以后,
有点开朗许多,没事的时候还会到店里帮忙。对此,李长江和柳絮很感激,军哥
更是感动。

  经历过这段事情以后,李长江和柳絮以及军哥之间,已经不再有什么大的影
响和纠结了,当然,在做爱的时候,李长江偶尔会和柳絮开玩笑,柳絮也会随意
回答,但是,这却成了夫妻性爱的调味剂,唯一让他们心里有阴影的是玲子,当
柳絮在电话和玲子谈过之后,玲子沉默好长时间才客气的感谢柳姨,以后再也没
给他们主动联系过。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又到了冬天。这天军哥有点不好意思的邀请李长江和柳
絮晚上去家里,说有事商量,李长江和柳絮疑惑的答应了。

  又下雪了,李长江和柳絮冒雪来到军哥家,进门感觉一股热气,已经好长时
间没来了,一切都变了,变得干净利落,家具都是新的。李长江不觉笑着对迎接
他们的军哥说:军哥,行啊,都换新的了,连我们都没告诉,快坦白,这是啥意
识?

  没等军哥回答,厨房传来陈姐的声音:长江柳絮来了,快坐吧,饭菜马上就
好。李长江大笑着说:原来新媳妇在啊,我说咋变化这么大呢?柳絮脱掉外衣,
进入厨房和陈姐忙活去了。

  军哥和长江坐在沙发上,军哥有点紧张的说:这不,我们打算把事办了,我
的意思是办的隆重一些,可陈金华不同意,她想低调一些,不想惊动其他人,就
我们两家和她父母兄弟就行了,去想请你们参考一下,到底怎么办才好。

  李长江说:按理说应该隆重一点好,毕竟对你们来说是人生大事,怎么也得
热闹热闹,让亲戚朋友都知道啊。话还没说完,陈姐和柳絮端着菜出来,放在餐
桌上,陈姐说:过来吃饭吧,这事啊,我还是不同意大办。军哥无奈的摇摇头,
和李长江坐在餐桌旁,柳絮和陈姐也坐下,军哥和李长江倒上酒,边吃边聊。

  关于婚礼的举办,陈姐坚持原来的观念,柳絮不解的问:陈姐,你为什么不
想把自己的婚礼举办的隆重呢?陈姐低下头沉默了一会说:长江,柳絮,你们也
知道,我是离婚的女人,和军哥不同,他是丧偶,我们原来都是一个单位的,我
的情况大家也都知道,我不想被人笑话,另外我都四十三的人了,也不需要充什
么门面,就想踏踏实实的过下半辈子。

  沉默,都沉默了,过了好大一会,柳絮首先开口说:既然陈姐有顾虑,简单
办也好。李长江也点头说:军哥,简单就简单吧,你们要的是感情,不是排场,
你说是吗?军哥点点头说:其实对我来说无所谓,我是想让陈金华能体面一些,
那好,就简单办吧。

  陈姐感动的看了军哥一眼,眼里不觉滴落几滴幸福的泪水,动情的说:军哥,
谢谢你,我,军哥,以后你还要多包涵我,我,我也许不是一个很好的妻子。大
家都很激动,军哥也动情的说:我选择你就不会后悔,更不会厌烦,我不是年轻
人了,知道该怎么对你,请你放心,我们都应该感谢长江和柳絮,来,我们敬他
们一杯。

  同样的美酒,每个人品出的滋味不同,李长江有种莫名的感动,柳絮心里有
种失落,军哥心里充满感激也有种愧疚,陈金华感激到的是依靠和归宿。

  结婚日期选择玲子放假后,春节前,这样从时间和空间都合适,定下来后,
又一起探讨了一些具体细节,李长江和柳絮告辞回家了,陈姐也让军哥送回家了。

  这段时间,李长江和柳絮尽量帮助军哥张罗,这让军哥格外感动。玲子放假
回来了,还是那样纯真的笑容,这让李长江和柳絮紧张的心里放松许多,婚礼就
在周六举行,快过年了,生意基本也没有了,所有人都开始忙碌起来,虽然不大
办,但是很多事和过程还是要走的,总算是顺利,明天就是正日子了,柳絮特意
和陈姐一起做了头发,陪着陈姐,晚上和陈姐一起在她家过夜。

  婚礼是简单的,也是隆重的,参加的人不多,却都是最亲的。下午大家就都
回了,把最幸福的时光留给军哥和陈姐。

  回到家里,柳絮无声的坐在沙发上,显得有点疲惫,李长江坐下,搂过妻子,
温柔的说:老婆,辛苦你了,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我想,我们都感激你。柳絮
心里一酸,眼圈一红,不觉流下泪水,说不清为什么,心里空落落的,酸酸的。
幽幽的说:这也许是最好的结局,长江,谢谢你,我不知道怎么说。

  冬天的太阳,落的很快,转眼天就黑了,李长江静静的和柳絮坐在一起,都
没说话,李长江和柳絮都在回忆过去的这段经历,又遥远又仿佛就在昨天,没有
人能读懂他们此刻的心境。

  李长江站起来,捧着柳絮的脸,深情的说:你今天给我的感觉,就像你是新
娘一样美丽,我的新娘。柳絮身体微微一颤,激动的搂住李长江的腰,仰起脸,
两张嘴紧紧吻在一起。气氛变得暧昧了,李长江的手爱抚柳絮的脸颊,柳絮的手,
已经解开李长江腰带,轻柔的握住已经坚挺的鸡巴套弄,呼吸声急促而热烈,就
在李长江刚要脱去柳絮外衣的时候,响起了敲门声。

  懊恼慌乱的提起裤子,李长江大声问「谁呀」传来清脆的声音:我,玲子。
柳絮慌乱的整理一下衣服,打开房门,玲子进来随便扔下挎包,坐在沙发上,望
着尴尬的李长江和柳絮大声说:干嘛这样看我,你们想我在家当电灯炮啊。说完
看着柳絮接着说:别怕,不会抢你老公的。

  李长江脸红一阵白一阵,柳絮无奈的说:这孩子,说啥呢。心里不觉有些愤
恨。玲子哼着歌进入小卧室,关上门。柳絮瞪着李长江,低声说「你给我听好了,
别想歪主意」李长江叹息一声,摇摇头没说话,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有愧疚,
有懊悔,更多是觉得尴尬。

  玲子的到来,打扰了夫妻的情绪,躺在床上,都睡不着,各想心事。柳絮感
觉到一种恐惧,发自内心的恐惧,她对玲子已经不只是母亲般的爱,更多了提防,
这是女人特有的心里,她知道丈夫在装睡,不觉无名火起,狠狠掐了李长江一把,
疼的李长江不觉叫出声来,恼怒的说:有病啊,掐我干嘛?

  柳絮低声说:你说掐你干嘛,告诉我你想啥呢,还惦记玲子呢吧,你们男人,
尝到过腥味,就总惦记对吗?李长江揉着胳膊说:瞎琢磨啥呢?小心眼,光说我,
你不想军哥吗?看你今天看陈姐的眼光吧,酸掉牙了。

  柳絮被说到短处,不觉无言以对,是啊,今天自己心情糟透了,老公说的没
错,就在握着老公鸡巴的时候,脑海里还幻想过军哥的鸡巴,正在陈姐手里的情
形吗?人啊,尤其男女发生过那种关系,就复杂多了。

  李长江感觉到自己刚才的话重了,翻过身搂住柳絮,温柔的说:对不起,我
不是那意思,我,我。柳絮捂住丈夫的嘴,抽泣着说:长江,对不起,我,我控
制不住自己。李长江紧紧搂过柳絮,柔声说:我们说好的,彼此不在隐瞒,就当
是我们生活的插曲吗?

  柳絮紧紧靠在丈夫怀里,轻声说:是啊,都过去了,我们都经历了考验,说
实话,要说不想,那是不可能的,但是,我知道那是不会在发生的了,老公,谢
谢你,我爱你。吻,甜蜜而温馨,彼此身体都有了反应。

  性欲让人冲动,让人忘我,柳絮感觉到强烈的欲望充斥身体每一处,真的好
强烈,说不清为什么此刻需要会这么大,急促的呼吸,手紧紧搂住李长江的腰,
扭动身躯,老公火热的鸡巴在腿间滑动,柳絮调整一下,张开双腿,低低的呼唤
「老公,我要,爱我,给我,给我」坚挺的鸡巴顺利插入体内深处,柳絮『啊』
的一声,身体僵直,呼吸困难,今天的感觉好强烈,下体被充实的涨涨的,麻麻
的,好想老公用力插,老公却不动,紧紧压住自己,注视自己。柳絮不自觉的扭
动几下,李长江慢慢抽出鸡巴,一阵空虚感从下体传来,没等反应过来,又猛的
插入,伴随强烈的快感,柳絮又『啊』的一声。李长江赶紧示意隔壁有人。柳絮
突然感觉欲望更加强烈,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猛的翻身骑在李长江身上。

  昂头挺胸,两只大乳房晃动着,大声呻吟『啊,老公爱我,爱我,啊啊,揉
揉我奶子,操我,啊啊,说你爱我一个,大声说』李长江已经亢奋异常,早已顾
不得隔壁的玲子了,喘息着『老婆,爱,爱你,爱你一个,操你,啊啊,老婆我
只爱你』柳絮昂着头,眼睛不自觉的看了一眼房门,好像证明什么一样,叫的大
声而淫荡,高潮过后,疲惫的两个人沉睡过去。
二  玲子的建议

        醒来天已经亮了,柳絮在老公怀里伸了个懒腰,喃喃的说:难得店里没事,
要不是玲子在这,真不想起来。李长江爱恋的拍了柳絮赤裸的屁股一把小声说:
我老婆啥时候变成醋坛子了,起来做饭吧。说完亲了柳絮一口。

  柳絮坏笑着在老公鸡巴上掐了一下说:嘿嘿,我要是醋坛子,先把你鸡巴泡
软了,让你有心无力,嘿嘿。李长江咬了柳絮一口说:那就天天泡着,给你下酒,
哈哈。

  外面传来玲子恼怒的吼声:柳姨,还做饭不做饭了,饿死我了,折腾半夜还
没够啊。柳絮不觉脸一红,不耐烦又无奈的边穿衣服边说:就做了,赖在我这了,
你咋不回家让你新妈做饭。

  玲子的声音:就让你给我做饭,就不回家,嘿嘿,柳姨,亲姨,你能奈我何。

  柳絮和李长江无奈的摇摇头,柳絮有狠狠瞪了老公一眼,用手指着已经穿上
裤子的老公裆部低声说:都愿你,给我老实点。李长江努努嘴小声说:快做饭吧。

  柳絮做好早饭,三个人坐下吃饭,柳絮把自己的鸡蛋夹给老公,没等李长江
吃,玲子大声说:李叔,我一个鸡蛋不够,我还要。李长江只好把柳絮给自己的
鸡蛋夹给玲子,一边的柳絮脸色有点难看,也不好说什么。玲子好像故意的,咬
了一口,晃着脑袋说:李叔的蛋真好吃,好吃,柳絮不耐烦的说:吃也堵不住你
的嘴,那是我会做。玲子歪着头说:难怪有股酸味。

  李长江感觉很尴尬,这是怎么回事,两个人好像在斗气,要是闹出矛盾可不
好,赶紧说:快吃吧,吃完玲子还得回家,不要让陈姐有啥意见,柳絮,又快过
年了,一会去妈那看看。

  玲子默默吃完饭,意味深长的说:有一年了,好像就在昨天,唉!今年过年
我出去,和同学约好了,去广州玩,又好像有意的看着柳絮接着说:柳姨今年可
以过个幸福年了吧?

  柳絮心里一颤,低下头没敢说话,李长江心里也很慌乱,沉默了一会,玲子
手机响了,是陈姐打的,让她早点回去,总算解围了。

  玲子走后,柳絮和李长江收拾一下,去妈妈家里,进到进屋,妈妈在客厅看
电视呢,看见儿子儿媳妇高兴的说:来咋不先打电话呢,外面冷吧,快坐下,柳
絮这一年都累瘦了。夫妻二人从心底感觉到温暖。

  柳絮坐下说:妈,爸爸和孩子呢?婆婆指了指卧室说:别提了,我孙子正给
她爷爷讲课呢。夫妻二人不觉有点困惑,悄悄打开卧室门,里面儿子站在床上,
拿着一本幼儿园发的英语说,正在装模作样的给坐在床边小板凳的爷爷年字母。

  看见妈妈,扔下书跳起来喊:妈妈爸爸,你们快看我教爷爷英语呢,爷爷可
笨了,李长江和柳絮都笑了,柳絮抱起儿子说:不许这样说爷爷,没礼貌。爷爷
笑着说:我孙子说的没错,这么小就比我强多了。说完开心大笑。

  老爷子起来穿衣服,李长江说:爸,你出去呀,有事我开车送你。老爷子说:
没事,我买菜去,晚上吃完饭再走,我去了。李长江心里一热,激动的说:爸,
我去吧。柳絮也赶紧说:是啊,爸,外面冷,让长江去吧。老爷子摇头说:不用,
我去,一会就回来。

  李长江和柳絮深深感觉到这就是父母啊,自己一年没回来几次,觉得很愧疚。

  柳絮对婆婆说:妈,我和长江商量过了,今年在一起过年,你也歇歇,都交
给我就行了。李母心窝的说:你们过了就好,我身体还行,对了柳絮,你爸妈身
体好吗?快一年没见了。柳絮说:可不,我也一个月没回去看他们了。

  唠着家常,温馨融洽的气氛,感觉幸福温暖。吃完晚饭,聊了一些家常,李
长江和柳絮开车回家,进屋刚坐下,玲子又来了,柳絮有点不快,但也不好说什
么。

  玲子安然的坐下对李长江和柳絮说:李叔,柳姨,我今天来是有事和你们商
量的。柳絮淡淡的说:什么是啊?

  玲子犹豫了一会说:是关于你们生意上的,我想提点建议,柳姨好像不耐烦
啊?柳絮说:没有,我是有点累了,你说吧,臭丫头。

  玲子想了想说:那我就不客气了,柳姨,李叔,我知道这个店是你们共同的
心血,我认为,你们应该分开经营了。一句话把李长江和柳絮惊呆了,李长江阴
沉着脸说:玲子,你是什么意思,是你爸的意见还是陈姐的意见。

  玲子冷静的说:是我的意见,你们不要激动,听我说完好吗?不客气的说,
你们以前的关系,在一起很经营很好,但是,柳姨改变了这种规则,你给爸爸找
了老婆,在你看来这是最好的结局,我也不否认,也很钦佩你们。柳絮和李长江
不觉脸都红了。

  玲子接着说:正是这种关系的转变,以后你们之间难免会有矛盾出现,尤其
我继母,时间长了,谁能保证不起疑心呢,这是从你们关系角度说的,还有更重
要的是,市场在变化,竞争更加激烈,我这几天转了转,又有一家这种商城建设
完工了,要想继续发展,只能扩大经营规模,达到市场覆盖面和占有率,否则,
你们将被淘汰,这就是市场经济,不是你想不想的问题。

  我想你们应该在新市场赶紧找店面,分开经营,不是分家,这样爸爸独立经
营一个店面,李叔独立经营一个店面,可以每个店招聘一个服务员,柳姨全面负
责财务,当然,自己也要参与经营,这是你们自己的生意。

  这样的好处是可以长远发展,同时和爸爸保持一定距离,以免我继母误会,
这不也是你们希望看到的吗?

  李长江和柳絮陷入深思,李长江不得不佩服玲子的战略眼光和分析。沉思好
长时间,李长江说:这事你和你爸爸商量过没有?玲子说:没有,我想,还是你
们自己提出合适,你们好好想想,这是我个人意见,接受不接受,你们自己考虑,
困死了,昨晚一夜没睡,我要洗洗休息了,打了个哈欠边走边对柳絮说:柳姨,
小点声。柳絮不觉满脸通红,李长江也很尴尬。

  柳絮一边打扫床铺一边对老公说:这丫头书没白念,是该想想了,李长江点
头说:嗯,有道理,考虑好了和军哥商量商量在说,过完年就得决定。

  由于卧室没有关门,玲子洗完澡出来,正好可以看见。李长江和柳絮不经意
的抬眼发现,玲子抱着浴巾遮住前胸,对他们笑了笑,转身走向对面卧室,他们
清晰的看见玲子赤裸的后背和屁股,李长江感觉心跳加快,那是熟悉的娇躯,在
自己胯下颤抖过的娇躯,鸡巴不觉硬了,支起大帐篷。

  柳絮当然察觉到了老公的变化『砰地一声』关上门,一把抓住李长江的鸡巴,
恶狠狠的说:想不老实是吗?给你就下来。李长江疼的咧嘴说:老婆放手,不敢,
条件反射,放手,我没有啊。

  柳絮松开手,脱光衣服,猛地打开门大声说:老公给我搓背去。说完揪着老
公进入卫生间。

  李长江无奈的和柳絮进入卫生间,同时感觉很兴奋,玲子的屁股不时浮现在
眼前。

  水蒸气弥漫下的两具赤裸的肉体,闪着水光,柳絮转身背对着李长江,扭动
屁股充满诱惑的娇声说:「老公,我屁股好看吗?」

  李长江激动的说:「好看,又大又白,老婆真性感。」

  柳絮对着李长江扭动几下大屁股骄傲的说:「那你还不亲我屁股。」

  李长江颤抖的跪下,搂住柳絮,用力亲吻大屁股,舌头慢慢找寻散发女性气
息的源头,慢慢的,在屁股沟停留,饥渴的舔弄。

  柳絮喘息着慢慢跪下,屁股高高撅起,迎合李长江,闪着淫光的私处,一点
一点的被李长江吞噬,舌尖在阴蒂时重时轻的一下下舔弄,柳絮呼吸更加急促,
下体强烈的快感中又很空虚,她需要被填满,被充实,同时又有种胜利者的喜
悦。

  从双腿间,柳絮看见老公的鸡巴坚硬无比,跳动着的鬼头又大又红,不觉动
情的呼唤:「老公,我要,要你操我,快给我。」

  李长江恋恋不舍的抬起头,握着鸡巴,对准柳絮的阴道,闷哼一声,深深插
入。柳絮『啊』的一声,那种感觉太美妙了。

  李长江保持深深插入的姿势,爱抚柳絮的屁股,柳絮变了,变得风骚了,不
过这正是男人喜欢的。慢慢抽出一大截,停住不动,嘴角露出坏笑。

  柳絮主动往后顶,她要深入的鸡巴。喘息着低吟,「啊啊,操我,老公,坏
老公,操我。」

  『啪啪』的几下猛插,快感从鸡巴传入大脑,李长江眼里发光,紧紧盯着下
体交汇之处,淫光闪闪的鸡巴进出柳絮的阴道,淫靡的气息更浓了,他已经听不
清柳絮的淫叫,眼前不觉出现幻觉,一会是玲子撅着屁股让自己操,一会是柳絮
撅着屁股让军哥操,错乱的神经更加亢奋『咕叽咕叽』的抽插声淫叫声,粗重的
喘息声交织在一起,不觉又出现幻觉,那是军哥和陈姐的影子吗,模糊又清晰,
李长江更加兴奋,几乎骑在柳絮屁股上,更加深入冲刺。

  柳絮身心此刻被快感占据,全身的力量和能量都集中在撅起的屁股,每一次
深入,都仿佛被带到飘渺的幻境,主动迎合,只有大声淫叫才能宣泄心中的欲
火,思维是混乱的,闭上眼睛,全身心感受这种快感。

  女人的本性是什么,柳絮没想过,但她确实对玲子很嫉妒,从内心来说,她
对老公和玲子做出的事是无法接受的,但是自己出轨在前,说不出什么,此刻她
有种强烈的占有欲,老公是自己,老公的鸡巴只能操自己,自己能满足老公,这
让她更加主动,已经高潮一次了,剧烈的快感下,军哥的影子出现了,好熟悉,
又仿佛遥远,想到军哥,又有种莫名的兴奋和慌乱,不应该想军哥啊,可又无法
控制自己,军哥也喜欢自己觉着屁股从后面操,军哥的鸡巴比老公的大,啊,天
啊,这感觉太奇妙了,在老公怒吼着喷射的同时,柳絮仿佛感觉插在里面的是军
哥的鸡巴,闷哼着,颤抖着高潮了。

  瘫软的坐在地上,淋浴着温暖的水流,两个人紧紧搂抱一起,感受高潮过后
的愉悦。

  激情的时候,军哥和玲子让他们更激情,平复过后,又有种羞愧的感觉,都
觉得对不起对方,这种奇怪的感觉,让他们又爱又恨。

  起床后发现玲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了,对此李长江有点自责。

  柳絮虽然有点觉得自己过分,但想到昨晚玲子露屁股的情形,不觉有点高
兴,玲子被自己这种方式气走了,更好,以后也许不会再来了,哼着歌做饭去
了。

  中午陈姐给柳絮打电话,说玲子要出去旅游,被陈姐和军哥劝住了,陈姐说
自己和军哥刚刚结婚,玲子就不在家过年,别人会怎么看等等,两个人说了很长
时间,李长江不得不佩服女人聊天的耐心。

  今年的春节,过得平静而幸福,李长江和柳絮就住在父母那里,玲子再也没
和他们联系过,军哥和陈姐新婚后第一个春节,少不了走亲戚拜年。

  转眼过了初六,玲子突然给李长江打电话,告诉李长江,明天她就走了,问
李长江能否出来想单独见个面。

  李长江有点犹豫,但还是答应了。和柳絮说出去走走,去店里看看,吃饭时
在回来,柳絮也没有怀疑,还特意给老公围了条围巾,李长江心里一阵愧疚,默
默走出妈妈家门。

  出门给玲子打电话,告诉玲子先去店里看看,玲子说她也想去看看,就约好
在店里见。

  远远看见玲子穿着红色的羽绒服站在店门口,李长江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默默走到玲子面前,小声说:「玲子,你咋来的这么快,冷吗?」

  玲子低垂眼帘弱弱的说:「打车来的,和你老婆请好假了吗?」

  李长江尴尬的无法回答,打开店门,进去打量一番,玲子默默跟在后面。

  沉默,压抑的感觉让李长江很不自在,电话响了,是柳絮打来的,李长江转
过身去接电话,玲子愤怒的盯着李长江。

  柳絮告诉李长江,刚才妈妈来电话了,让晚上去家里吃饭,姑姑他们都回来
了,自己先带孩子去了,还让李长江买一挂鞭炮放了。

  李长江答应着,告诉柳絮多买点东西。挂断电话,发现玲子眼角挂着泪珠注
视自己,低下头不敢面对。

  李长江默默买回鞭炮,放完后,对玲子说:「玲子,你有话和我说,你说
吧。」

  玲子长出了口气说:「明天我就走了,以后再也不会回来打扰你们,今天能
陪我走走吗?」

  李长江不觉伤感,默默的点头,两个人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谁也不说
话。

  玲子自言自语的说:「今年冬天好冷啊。」

  李长江停下脚步,小声说:「玲子,要不去家里吧,外面是很冷。」

  玲子抬头茫然的看着李长江,又茫然的点点头,两个人默默回到李长江家
里。

  室内温度很高,李长江和玲子脱下厚重的棉服,坐在沙发上,还是沉默,玲
子似乎还没缓过来,有点冷的样子,李长江不自觉的伸出手,握住玲子冰冷的小
手,心里非常疼惜的说:「玲子,手这么凉,脸色也不好,小心感冒。」

  玲子无声的抽泣起来,眼泪扑簌簌的滑落,李长江情不自禁伸手为玲子擦拭
泪水,心里说不出的难过。温柔的说:「玲子,别这样,我,我不好受。」

  玲子突然抬手给了李长江一个耳光,抽泣着说:「懦夫,我恨你,恨你。」

  李长江被打懵了,当他听见玲子骂他懦夫的时候,心里隐隐作痛,低下头喃
喃的说:「我,我是懦夫,玲子,我对不起你,我,我不能在伤害你了,都过去
了。」

  玲子忍不住放声痛哭,李长江紧张又慌乱的为玲子擦眼泪边说:「玲子啊,
别,别这样。」

  过了一会,玲子不在哭泣,看着李长江说:「长江,你知道我那两天是怎么
过的吗?」

  李长江惊愕的说:「玲子,你应该叫我李叔。」

  玲子加重语气说:「长江,就叫你长江怎么了,今天我想叫你名字都不行了
吗?」说完又留下眼泪。

  李长江心乱如麻,不知如何面对玲子,不停的安慰。

  玲子慢慢靠在李长江怀里,软软的。李长江不自觉的爱抚玲子的秀发。

  玲子闭着眼睛,仿佛自言自语的小声说:「这感觉好幸福,长江,你知道我
深深爱上你了吗?爱你父亲般的慈爱,小时候就喜欢骑在你脖颈上玩耍,感觉自
己好高大,爱你宽厚的男人胸怀,爱你的包容,爱你在我身上驰骋,就像一个勇
士把我征服。」

  李长江感觉热血沸腾,一股热浪升腾,情不自禁的低下头亲吻玲子的额头,
眼睛,那残留的泪水苦涩而甜美。

  玲子轻声呻吟一声,搂住李长江的脖子,温柔的说:「长江,我知道我们不
会有结果,我不需要结果,今天你是我的,我是你的,我爱你,你爱我吗?」

  李长江早已被玲子的真情打动,不假思索的回答:「玲子,我爱你。」

  玲子惊喜的起来,注视着李长江,动情的说:「有你这句话就足够了,长
江,今天我们相爱,我今天要做你的女人,你是我的男人,我要你占有我,占有
我的一切,明天一切从新开始,我的要求不高吧,长江。」

  李长江感动的嘴角抽动,激动的说:「玲子,你是我的好女人,玲子,玲
子。」

  玲子看李长江激动的有点语无伦次,噗嗤一声笑了,温柔的说:「傻样,告
诉我,你想要我吗?」说完满眼春情的看着李长江。

  李长江站起来,没有说话,而是仅仅搂住玲子,饥渴的热吻,玲子的舌头伸
进李长江嘴里,任凭李长江吮吸,连同口水被李长江吸进,感觉要被吸空一样,
好兴奋好空虚。轻轻推开李长江,注视着满脸疑惑和兴奋的李长江,玲子慢慢脱
下毛衣,饱满的双乳跳动着,殷虹的乳头显示着青春的活力,玲子里面没穿内
衣,是为自己呀,那怪玲子冷的发抖。李长江怎么能不感动。颤抖着伸出手,抚
摸玲子的双乳,软软的,又很结实,沉甸甸的。

  玲子为李长江脱去毛衣,内衣,身体贴在李长江身上,搂在一起又是一阵热
吻。玲子慢慢蹲下,解开李长江腰带,慢慢扒下裤子,在内裤高高支起的地方亲
吻几下。李长江兴奋的颤抖几下,呻吟出声。

  玲子慢慢扒下李长江内裤,早已坚硬无比的鸡巴暴露在眼前,散发着雄性的
气息,挑逗着,马眼上晶莹的液体顺着鬼头滴落。

  玲子握住滚烫的鸡巴,张开嘴,慢慢的吞进去,深深的,整个吞进口中,鬼
头已经直抵嗓子,玲子嘴唇包裹着鸡巴慢慢吐出,在吞进。

  李长江不觉大声呻吟,「啊啊,玲子,啊,啊……」

  玲子吐出鸡巴,站起来后腿几步转过身去,背对着李长江,慢慢的脱下裤
子,里面没穿内裤,白白的屁股扭动着慢慢展现在李长江面前,玲子轻声说:
「长江,我知道你喜欢我的屁股,今天属于你,所有都属于你,你要占有它
们。」

  李长江几乎是扑过去的,搂住玲子,双手抓住玲子的双乳揉动,小腹紧贴玲
子的屁股,鸡巴在屁股沟跳动。

  玲子屁股后挺,一只手从腿间抓住李长江鸡巴,在自己阴部摩擦,粘稠的淫
液滑滑的,喘息着说:「长江,要我,要你的女人吧,就在这。」说完弯下腰,
双手拄着茶几,屁股高高撅起。

  李长江涨红着脸,火热的鸡巴『噗嗤』一声插入玲子水汪汪的阴道『啪啪』
几下抽插,玲子『嗯嗯』几声呻吟,亢奋的呼唤:「长江,嗯,啊,用力,用
力,啊啊,占有我,啊啊,用力。」

  李长江大力抽插,嘴里断断续续的喊:「玲子,我,我要你,要你了,啊
啊,我,我,我操你。」

  玲子兴奋的回应:「啊啊,是,是的,我,我感觉到了,啊啊,你,你的鸡
巴,操,操我的逼了,啊啊,操我的逼,我,我的逼要你鸡巴,啊,啊……」

  李长江兴奋激动的用力操干,越来越快的抽插,玲子感觉到李长江快射了,
突然直起身脱离李长江的鸡巴,快步到餐桌,转身坐在餐桌,分开双腿,展露滴
着淫水的私处,对傻愣愣的李长江淫荡的说:「长江,我的男人,过来,看看
你女人的逼,被你操过的逼,喜欢吗?舔舔它,来呀,我要你操我一天,不许
射。」

  李长江挺着大鸡巴,几步过去,弯下腰,伸出舌头,饥渴的舔弄玲子的逼,
有点咸涩的味道,越舔越喜欢,玲子的阴毛不多,但是很黑,软软的,触碰李长
江的鼻子,感觉好舒服,暴露空气中的鸡巴,消退了射精的冲动。

  玲子呻吟着,「嗯,嗯,舒服,嗯,好,好了,操我吧。」

  李长江明白了玲子的用意,不在急躁,慢慢插入,慢慢抽出,手揉捏玲子的
乳房。餐桌有节奏的晃动,玲子没一会就颤抖着高潮了。

  玲子搂住李长江的脖子,颤声说:「长江,我的男人,我被你征服了,你真
厉害,先别动,让我感受你在我里面,好满啊,长江,抱起我去厨房。」

  李长江莫名的说:「玲子,去厨房干嘛。」

  玲子吻了李长江一口说:「不仅厨房,还有卫生间,卧室,每一处都要去,
都要留下我们爱的印记,抱着我,鸡巴不想拔出来。」说完娇羞的搂住李长江。

  这是一场马拉松似的性爱,每个角落都留下做爱的印记了,最后在卧室的床
上,已经精疲力竭的玲子最后只有撅着屁股,让李长江操自己,李长江浑身是
汗,大叫着射入玲子体内,两个人喘息着瘫倒在床,半天没力气动。

  恢复以后,李长江抬眼看见玲子高抬着腿,正把流出体外的精液往阴道里一
点一点摸,不解的问:「玲子,擦擦吧。」说完拿过纸巾。

  玲子摇头拒绝说:「不,要把它们留在我身体里面。」

  李长江感动的搂过玲子,一阵温存。

  恢复理智的李长江不觉心里一惊,自己又一次背叛了柳絮,还有玲子性技巧
怎么这么娴熟,玲子难道?不敢想。

  玲子仿佛知道他想什么,幽幽的说:「长江,你后悔了吧,你在害怕,你在
想我为什么这么骚对吗?」

  李长江想辩解,又无言。

  玲子依偎在李长江怀里说:「我们只有今天,你不用害怕,我也不是处女,
你知道的,还用我多说吗?你今天真男人,对了,还没吃我奶呢。」说完爬起
来,握着乳房对着李长江的嘴。

  李长江无法思维,本能的吃进玲子殷虹的乳头吮吸,要不是体力严重透支,
一定在操玲子一回的。

  玲子爱抚着李长江的头,温柔的说:「吃吧,多吃一会,长江,我走以后,
你要多爱柳姨,多关心我爸和我继母。」

  李长江嘴里吃着玲子的奶,紧紧搂着玲子的腰,过了一会,吐出奶头,动情
的说:「玲子,我不让你走。」

  玲子离开李长江身体笑着说:「看看几点了,别当误你去老丈人家喝酒。」

  李长江这才惊醒,已经三点了,赶紧起来,玲子也起来,两个人赤裸着走出
卧室,在李长江穿裤子的时候,玲子又一次亲了鸡巴一口,自己也穿好衣服,并
且把房间打扫一遍,没有留下痕迹,才满意又满足的说:「李叔,我先走了,以
后有事打电话。」说完拒绝了李长江的拥抱,摇摇头说:「从现在开始,你是我
叔,再见李叔。」

  看着玲子远去的背影,李长江茫然若失,他明白,玲子走了,不会在回来
了,不会在回到自己的怀抱了。马上得去岳父那了,柳絮恐怕已经等急了,想到
柳絮,李长江不觉羞愧难当,暗暗骂自己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