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区 火箭云盘 BT最新合集 BT亚洲有码 BT亚洲无码 BT欧美无码 BT三级写真 网盘迅雷
电影区 在线无码 在线有码 高清区 VR片 蓝光原盘 高清无码 高清有码 女优全集
图片区 动图车牌 清纯唯美 网友自拍 偷窥原创 裸露激情
小说区 现代激情 同事女友 公车痴汉 古典武侠 暴力强奸 校园春色 家庭乱伦 淫妻交换









美妙的人妻

1月前   ·   【小说】淫妻交换
 上午的时候咖啡店里的客人很少,我和她找了一个靠近窗户的地方坐下。“先生,您要点什么?”服务生很礼貌的问道。

  “先问小姐。”我指着郝露道。郝露笑了笑:“陈工您不用客气的。”然后转向服务生道:“给我来杯茶吧。”

  “茶?”见我疑惑的眼神,郝露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在减肥。”我目光落到她高挺的胸前,她的身材很丰满,但绝对不是发胖的那种类型。

  “不会吧,你这么好的身材也要减肥?怎么漂亮的女孩子折磨自己的时候,一定要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呢?”

  她咯咯笑了起来,眼中流露出一丝欣赏的神色:“陈工,你真逗。”我对自己有绝对的自信,这个不轻不重的马屁让她感觉很舒服。这是我在无数的教训中总结出来的,拍马屁一定不能让对方感觉到,尤其是对漂亮的女孩子。

  望着她因娇笑而微微颤抖的丰胸,我心中火热起来,这真是一个熟透了的果实,我能否采摘到呢? 

  将目光从她身上收了回来,对服务生道:“那好,给这位小姐一杯茶,给我一杯巴西咖啡,BLACKCOFFEE。”

  又笑著对郝露说:“这是我熬夜养成的习惯。”郝露点了点头:“可以理解的。”

  “你怎麽认出我的?”对于她能一眼认出我,我还是感到很奇怪。难道是因为我太帅,我在心里和自己开了个玩笑。

  “半年前我在总公司培训过,当时您给我们讲过课。”她微笑著道,眼楮扑哧扑哧的闪了几下,很有些动人的色彩。

  半年前我确实做过一期培训,不过这样的培训我做的很多,培训的大部分都是各地的分公司的骨干,人数很多,我当然不可能记得很清楚。

  为了显示她在我心中还是有些印象的,我装作想了一会儿,突然惊喜的道:“我记起来了,那一期的培训来了好多人--”

  她浅浅一笑,却没有接过我的话。我见她没有很热烈的反应,心中有些尴尬,话匣子也有些扯不下去了:“你--你好像就是其中一个--”

  说完这句,自己都忍不住有些好笑,这都什麽跟什麽嘛。郝露轻轻的笑了起来,脸上竟还有两个浅浅的酒窝:“陈工,你真是个有意思的人,咯咯!”

  “是吗?”我赶紧啜了一口咖啡,掩饰心中的尴尬,这脸可真够丢的。“对了,这个工程到底怎麽回事情?”

  郝露的脸色严肃了下来:“这个单子是我签的。陈工,你也知道,这个工程很重要的,是个样板工程,後面C省还有个几千万的大单子,就等著看这个工程了。”

  我心里明白,後面这个几千万的大单子如果拿下来,不仅公司进账不少,对郝露个人当然也有莫大的好处,难怪她不在办公室,而要把我约到这个地方来。

  “我明白,但现在货发不过来,我也没办法。”我双手一摊,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本来麽,摊上这档子事儿,我也无能为力。

  郝露皱眉道:“我知道,这事儿您也是心急。公司当初也考虑的不周全,只是按照正常步骤发货,却忽略了这个时候北方大雪封锁道路的情况,当然,我也没有及时提醒总公司那边,这是我的失职。不过,陈工--”

  我笑著打断她的话道:“郝露,你就不要叫我陈工了,我们两个年纪也差不了多少,你就叫我陈错吧。”

  郝露笑著说:“那好吧。不过,陈错,我们能不能想想办法,把这耽误的这一个星期给补回来呢?”

  “补,怎麽补?”我在包里找烟,这才想起昨晚上就抽完了,正想叫服务生,却见郝露从包里摸出一包软中华,还没开封的。

  “哟,你也来这个?”我自她手里接过香烟,边撕封条边说。

  “我们跑业务的,哪个包里能不装几包?哎哟,我可不抽。”见我递了一根给她,她忙摇著手道。

  我正要点燃,忽然想起有女士在场,便笑著问她:“不介意吧?”“瞧您说的,要介意的话,我的业务还怎麽跑啊?”

  这倒是实话。我舒服的吐了个烟圈:“好吧,郝露,你说说要怎麽把时间补回来?”“陈错,你看能不能这样--”

  她正要说话,却听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喂,哦,陈局长,您好您好--哦,我知道--您放心,这个事情我们正在想办法,一定保证您按时开通--”

  她是一手托著下巴,一手持著电话的,目光便在有意无意间落在了我的脸上。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在看我,不过心里却总有些痒痒,便也把目光盯在她脸上。

  郝露确实是越看越耐看。她的皮肤很好,五官也挺端正,身材也不错,这三个因素便决定了她绝对是个耐看的女人。尤其在她言笑的时候,不经意间脸上总能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成熟女人的味道。我有些明白她的业务为什麽能做的不错了。

  “怎麽?又挨骂了?”好不容易见她挂了电话,脸上写满了无奈,我好心的问道。

  “哎--”她长叹口气,“这还能不挨骂吗?”

  “别烦了,你刚才不是说有办法能把时间补回来吗?”我见她的确实有些苦恼,便把话题转移到了我们刚才讨论的问题上。

  她神情一振,忙道:“你看这样行不行?他们不是要求我们在两周内完成安装调试吗?去掉这耽误的一个星期,还有一个星期时间,你看我们能不能完成全部的安装测试?”

  我吓了一跳:“这可不行,这些设备分散在十余个地方,一个星期内别说是调试,如果工程队能完成全部的硬件的安装那就已经很不错了。”这个女人可真够疯狂的,要在一周内完成两周的事情,完全是想榨干我。

  “那我们多找几个施工队,行不行呢?”郝露确实是想了些办法,当然这个工程做好了,最大的受益者是公司,然後就是她了。

  我犹豫了一下,道:“这些工程施工都是有严格规定的,需要专业的施工队伍才能完成。”郝露说:“我知道,你放心,施工队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办。我想知道这十个地方要完成调试,你需要多长时间?”

  见郝露用热切的眼光看著我,我真的有些不好回答:“设备的调试不确定因素很多,也可能一试就通,也可能要花上十天半月才能查清一个小小的问题。”

  “我知道,陈错,正因洛up此,我才向总公司再三的申请让你来,别人来我也不放心。”我不知道她的话是不是发自内心,但这话我听的有些顺耳,至少不讨厌。

  我笑著说:“郝露,你别给我下套啊。”“不是下套,是真的,我很相信你,我的第六感告诉我,你可以帮我。”

  我能看出她眼里的真诚与渴望,但我不能轻易的答应她:“我的第六感也很灵啊,它怎麽没告诉我,我可以在C市帮助一位漂亮的小姐达成心愿啊。”

  郝露显然在我的话中捕捉到了什麽,这更让她看到了希望:“陈错,帮我这次,我一定好好谢你的。”

  “谢我?怎麽谢我啊?”我笑著道。看见郝露的嘴唇嗫嚅几下,显然是还没有想好酬谢的方法。我可不敢把她的思想往歧路上引,忙道:“开个玩笑,你不要放在心上啊。”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郝露的脸红了一下,天知道她想到哪里去了。

  “这样吧,如果工程队能在三天内完成全部的硬件安装,我倒可以尽力试一下。”

  “真的?”郝露当然是喜出望外,一把抓住我的手:“陈错,谢谢你,太谢谢你了。”

  “哎”,我咂咂嘴,手上传来的那种温软感觉让我想起邵雨佳那火热的女体:“我只能说我尽力试试,成与不成只有上天知道了。”

  “我相信你,我们一定能成功的。”见我吐了口,郝露自然是高兴万分,她显然认为我是一定会成功的,这让我有些骄傲,没想到我在各个分公司中竟还有这麽高的威望。

  “哎,到时候我岂不是要鏖战三四个通宵?天哪,让我怎麽活啊?”我最长的纪录是连续鏖战四个通宵,只在白天睡两个小时,相信这一纪录在公司再也没人能够赶得上了。

  “你放心,我一定会陪著你的。”郝露坚定的说道。这让我心里多了几分安慰,有了这美丽的业务经理陪伴,我那枯燥的长夜总也算多了几分春色吧。说不定还有意外的收获呢,我心中嘿嘿笑了几声。

  正事敲定,郝露心里显然踏实了许多:“快喝咖啡吧,都凉了。”我拿起小勺在杯子里搅了搅,已经没有热气了。

  郝露扬起手,招呼服务生:“给这位先生换一杯热咖啡。”

  我说了声谢谢,目光便落在了她手上的戒指上。她已经结婚了。

  我搅动著新送上来的热咖啡,笑著对郝露道:“你先生在哪里工作?”

  郝露刚要将茶杯送到嘴边,听到我的话,手中动作停滞了一下,脸上的神色黯淡了下来:“他--过逝了。”

  我一愣,心中很是内疚:“对不起。”郝露静静的道:“没关系,你也不是故意的。他两年前去了,车祸。”

  “听说车祸中去世的人是最容易去天堂的,你先生一定会安心了。”天知道我从哪里临时扯来这段狗屁不是的东西,却还听起来这麽有道理。

  “是吗?”郝露苦笑一下:“但愿他们能去天堂。”她说的是他们,我却没有怎麽在意。

  “这几天我们就加强联系,随时互通信息。你看好不好?”郝露征询我的意见。

  “那当然好了,最好是每天都一起到这里喝杯咖啡。”我笑道。“那当然没问题了。”郝露的心情看来好了很多,当然,这其中大部分都是我的功劳。

  我叫来服务生准备结账,郝露抢著道:“我来。”“不会吧,男士和女士约会,什麽时候变成女士买单了?”我看著她接过服务生手里的发票,打趣她道。其实我知道她要了发票,这些都是可以回公司报账的,她们做业务的每个月的这些开销都有公司补贴,自然不在话下。

  “你就不要笑我了,这其中的事情你肯定清楚的,我也是慷他人之慨了。”她倒是挺爽快的承认了。

  “那好啊,这一周每天一杯咖啡你请了。”“没问题,我这就去买个座位。”我一看她真的要行动,忙拦住她:“算了,算了,你有这份心思就够了。要真是买了座位,我每天都还惦记著要下来喝咖啡,那也太不自由了。”

  “那我就不限制你的自由了。”她笑道,露出脸上两个浅浅的酒窝。

  送走郝露,回到酒店,我就觉得有些无聊了。把电视频道换来换去,却总也找不到爱看的节目。上网看完新闻,却又没碰见什麽能聊的人。小欣这小丫头恐怕正在梦周公吧,也不忍心去打扰她。郝露刚刚离开,总不好再给她打电话吧,那意图也太明显了。

  在房间里踱来踱去,终于忍受不住,大喊一声:“无聊死了!”话音刚落,房间电话便响了起来。

  靠,共振啊! 

  拿起听筒便听到一个嗲嗲的声音道:“先生,需要特殊服务吗?”妈的,这儿的规矩怎麽这麽特殊,连早上刚起来也不放过。

  “红姐,叫佳佳上来吧。”在红姐还没搞清楚我怎麽知道她叫红姐之前,我已经挂断了电话。

  二十分钟後,我正躺在床上昏昏欲睡的时候,传来敲门声。开了门,站在面前的是一个十分脸熟的女孩。桃形的脸,淡淡的眉,长长的睫毛,睁的大大的眼楮,一件桔红色的短外套,一条随意的紧身牛仔裤,紧紧包住浑圆的臀部。

  我正要开口,却听她叫了声:“陈错——”“邵雨佳?”听到她的声音,我才意识到她便是昨天晚上留在我房间的邵雨佳。她记住了我对她说的话,再次见我的时候果然抹去了浓妆。

  我心里真的有些吃惊,现在的雨佳走在大街上,也是一个时髦的漂亮的女孩子,回头率一定不低的。也许这才是她的真面目,环境真的是能改变人的,我心里叹了口气。

  “你怎麽这麽奇怪的看著我?”她脸有些红了,这麽朴素的去见一个客人,也许是她的第一次吧。刚洗过的长发散落在肩上,我还能闻到她身上飘来的一阵淡淡的薄荷清香。

  “我有些不认识你了。”我笑著拉她进来,身体与她靠得很近,几乎能感受到她身上的火热。这样的一个女孩,自然是人见人爱了。

  我把她按在椅子上坐下,眼楮在她全身上下巡视一周,嘴中啧啧道:“还是这样好,多漂亮啊。”她的脸涨的有些通红,却高挺了胸部。

  望著回复了青春的雨佳,我的心中突然有了一个奇怪的想法:“雨佳,跟你商量一件事情。”

  “嗯,什麽事情?”她大概受不了我商量的语气,有些扭捏起来。

  “我要包你七天。”我轻声说道。

  “什麽?”她似乎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说,我要包你七天。”这次她听清楚了,脸色有些兴奋,却也有些害怕。

  “你开个价吧。”说这句话的时候,终于又让我想起了她的真实身份。不过无所谓了,也就短短的七天而已,空虚寂寞的七天,有个人陪在身边,感觉总要好多了。

  我见她半天不答话,心中有些奇怪:“怎麽?有问题麽?”她轻轻的摇摇头,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伸出了三个指头。

  “OK,没问题。”虽说这个数目也是我小半个月的工资了,可钱就是用来花的,花了还可以再挣,最重要的是心情愉快。

  “这七天里,你的食宿都是我包,我把你当成我的女朋友。”她看了我一眼,也许女朋友三个字对她有些陌生。

  “有没有问题?”她轻轻的点了点头,又抬起头来看著我,然後说了一句:“好的。”那一刹那的神情竟也像极了阿琪。

  接下来就该安排这七天如何度过了。C市虽然不大,但还是有很多景点是比较有特色的。邵雨佳把她能想出来的地方都列在了纸上,我一看竟有十来处之多。

  “我们只有七天的时间。”我笑道,要想在七天把这些地方都逛到,不把我累的趴下才怪。

  邵雨佳的眼神有些黯淡起来,用笔划去了几处,然後递给我道:“那好吧,我们就去这几个地方。这些地方都是我们这边特有的,南方看不到的。”

  我看了一眼她列出的几个地方,笑道:“还有一样是你们北方C市特有的,你没有列上去。”

  她又仔细看了一下单子,然後摇摇头说:“不会吧,我都列出来了,难道你比我还熟?”

  我笑道:“当然。还有一样你没有列上去的,就是你自己了。”她一愣道:“我自己?”

  我呵呵笑了几声:“难道邵雨佳不是北方、C市特有的?你让我再到哪里去找第二个邵雨佳?”

  她咬了一下嘴唇,然後轻轻的笑了起来,眼中似乎也变得有些烟雾朦胧。

  我在那张单子上写了大大的“邵雨佳”三个字,然後递给她:“好了,我没有要补充的了,你看怎麽安排?”

  她第一天的安排终于还是被我打乱了,早饭後我拉了她去逛商场。我偶尔喜欢去逛逛商场,这点和一般的男人有些不一样。商场里有最新的产品和最漂亮的女孩子,无论从哪点上来说,都是一种目光的享受。

  我已经很久没和女孩子逛过商场了。阿琪是购物狂,她家里条件好,所以我和她的周末有很多时间是在商场里度过的,不过那都是四年前的事情了。

  进了X公司之後,只有几次是被小欣拉去逛街,看著她似乎要把整个卖场买空的样子,我心中念叨著又一个购物狂。只可惜那几次都是赶了夜工回来的,困乏的不得了,推著购物车竟然睡著了,害小欣抱了一大堆东西还要跑到播音室去广播找人。

  拉著邵雨佳去逛街绝对是一时的心血来潮,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和一个并不是很熟悉的女孩子一起去逛街,说不定会有些意外的收获,我心里是这样想的。

  我和邵雨佳走在商场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我感觉得到我们还是有不少的回头率的。我不是特别的帅,只是一般的帅,但一般的帅还是帅,这是谭火曾经写过的狗屁不是的歪诗,今天被我拿来形容自己。

  邵雨佳在这商场来来往往青春靓丽的女孩子中也是出色的,我时不时都能注意到别人不怀好意的目光紧紧盯在她身上。她丰满的酥胸,牛仔裤紧包的挺翘的臀部,也许是很多人幻想的对象了。我真正的有些不平,这麽好的一个女孩子,怎麽会干上这行呢?

  邵雨佳可能也是很久没有逛过商场了,特别是没有这样挽著一个男人的胳膊满大街转悠。不过她学的很快,过了不到半小时就能轻松自如的挽起我的臂膀,让我的胳膊时不时压在她高挺的胸部。透过薄薄的外套和毛衣,我能感受到里面的温软。

  “看什麽看?”我对一个盯住雨佳酥胸超过五分钟的老猪哥大声喊道。IT界的人似乎总有一种被压迫的情绪要释放出来,这都表现在我们张扬的个性上。受压迫多了,总要有个爆发的时候吧。

  那老猪哥显然没料到我是这样的狠角,嘴唇张了几下,刚要说话,就已被我扯住衣领。这是个谁也不认识我的地方,偶尔撒把泼,也是件很惬意的事情吧。

  雨佳显然没有料到我的反应这麽强烈,忙使劲拉住我的胳膊道:“算了,算了。”这两个字落在旁观人耳里,更是引起别人的同情。毕竟看到一个穿著名牌西装、系著金利来的小伙子对一个秃头上火,人们很容易在感官上就开始同情我。

  我自然不会傻到抡起拳头揍他的地步,事实上,抓住他的衣领以後,我就不准备继续动作了。望著那老猪哥涨红的脸色,我心中有几分得意:丫的,你被耍了。

  看著远远赶过来的几个保安,我放开了抓住领子的手,拍了拍秃头的肩膀:“老头,下次别这样了,否则没人会放过你。”

  秃头显然被我霸道的气势压了下去,竟然一句话都没说上来,望著我拉著雨佳的手潇洒离去。

  到了一个不被人注意的地方,雨佳看了我一眼,终于再也忍不住,趴在我的肩膀上,咯咯的笑了起来。看著她这麽开心的样子,我也哈哈大笑起来。

  经过这番事件之後,雨佳显得自然多了,笑声也多了起来。我盯住她丰满的胸,说道:“走,我们添加装备去。”

  雨佳还没有意会过来,就已经被我拉到女性内衣区。这里来来往往的大多是些年轻女孩,就是偶尔陪女朋友过来的年轻男士也是一个个目不斜视,眼光似乎一刻也不留在那各式各样的罩杯上。靠,还装脸嫩,我心中暗笑。

  我和他们不一样,我的目光落在琳琅满目的商品上,双手更是时不时的各执一个,比较一下。跟著我的导购小姐可能还未能适应我这种作风,白嫩的脸上带著些粉红。雨佳更是闹了个大红脸,紧紧握著我的胳膊,不敢抬起头来。

  望著如初恋少女般羞涩的雨佳,我心里微微叹了口气,她怎麽就干了这行呢?

  “这件不错。”我在名牌特区转了半圈,才捡起一件对雨佳说道。

  导购小姐大概是见了我的作风,诳u陉F过来:“先生好眼光,这件是刚从法国来的最新款式,不仅质地讲究、做工精细,而且时尚前卫。您女朋友身材这麽好,一定很合适的。”

  我打趣道:“你也能看出她身材好?”我是亲手摸出来的,你却只凭看就能看出来?导购小姐脸色一红,不敢说话了。

  我笑道:“你刚才说时尚前卫,怎麽个时尚前卫法?”导购小姐脸色更红了:“您女朋友穿上,您就知道了。”

  雨佳在旁边捏捏我的胳膊,眼光却一直盯在价格牌上。我看了一眼,408元,难怪雨佳犹豫不决呢。如果她自己来的话,是绝对不敢试的。

  我笑了笑,回头说道:“别担心,有我呢?”又在她耳边轻轻说道:“别忘了,你现在可是我女朋友呢?”雨佳脸色一红,终于轻轻的点了点头。

  我转头对导购小姐道:“好的,请拿一件75C试一下。”感觉雨佳又捏了我一下,正想转头,却听雨佳对导购小姐道:“不,要75D的。”

  我装出大吃一惊的样子,吐吐舌头,冲导购小姐做了个鬼脸,导购小姐咯咯笑著去拿货了。我对雨佳笑道:“真的是75D麽?我昨夜量过了,好像是75C的。”

  雨佳轻轻在我肩膀上砸了两拳,然後在我耳边轻轻道:“我的应该是介于C和D之间的,所以选75D了。”我做了个恍然大悟的样子:“哦,原来是为将来的发展预备的啊!”雨佳咯咯一阵娇笑,眼中似乎要滴出水来。

  不一会儿,导购小姐就拿了东西回来了。“有没有地方试一下?”我问导购小姐。

  导购小姐四周望了一眼:“哎呀,现在试衣间都有人了。”顿了顿又道:“要不就到我们的休息室吧,您进去以後把门锁上就行了。”我这才注意到柜台後面还有个小门。

  我冲雨佳点点头,她便拿著罩杯走了进去。我扶住门檐,回头对导购小姐道:“我可以进去麽?”

  导购小姐一愣,紧接著眉眼飞红,小声道:“您请便。”

  我说了声“谢谢”,就跟著雨佳进了房间。 

  雨佳回头见我也进来了,红着脸道:“你怎么也进来了?”

  我笑道:“我来帮你看一下合不合适。”雨佳的脸更红了。

  这是一件简陋的小屋,摆着一个玻璃桌和一个凳子,桌子上还放着一个饭盒,看来的确是导购小姐休息的地方。

  雨佳知道此时再想赶我出去,那是不可能的,只得在我的灼灼目光之下,慢慢脱掉外套,美妙的身材便展示在我面前。

  我的双手隔着薄薄的毛衣,轻轻抚在她丰满双乳上,嘴上已是啧啧道:“真的也,真的要穿75D哟。”

  雨佳按住我作怪的双手,我几乎能感受到罩杯下面那火热跳动的双乳。想起那滑腻温润的感觉,我轻轻说:“快点让我感受一下吧。”

  看着雨佳脱掉上身的毛衣,正要去解开罩杯,我轻轻的道:“我来。”双手绕到她背后,揭开挂钩,一对洁白的玉兔便在眼前活蹦乱跳起来。

  我轻轻握住一双玉乳,手上加了些力道,将她们顶了起来,雨佳口中轻轻“啊”了一声,朝门口瞄了一眼,怕被人撞破。

  望着被我挤成了椭圆形的双乳,此时才真正体会到75D的威力,我张开了手掌,竟不能完全握住她们。我以前有过的女孩子中,再没有谁的能比得上眼前的这一对了。

  终于能够体会到三版女郎乔丹每天是多么辛苦了,扛着那么大一对巨乳来来往往,实在是对身心的一种折磨。

  雨佳见我的眼光落在她胸前久久不肯离去,羞涩的道:“快让我换上吧,导购小姐还在外面等着呢。”

  我呵呵一笑,放开了手,看着雨佳把刚刚拿进来的罩杯换上。望着雨佳用手托住的双乳,我顿时一愣。这哪是罩杯哟,只罩住了胸前的殷红两点,大半个嫩白的乳房裸露在外面,就象是一根细细的丝线,想要捆绑住丰满的双乳,却是欲拒还迎。难怪雨佳不放心,要以手托住,那一双妙乳似乎是随时都有可能掉下来。

  这是谁的设计?真的是有品位之极。我心中火起,猛地将罩杯往上一推,露出一对丰满的乳房。

  雨佳看着我灼热的目光落在她胸前,虽是早已经习惯了,但在此时此地,却仍是羞红了脸--就算再淫荡,也不曾想过会在这里被一个男人盯住猛看吧。

  我轻轻拨拉一下那殷红的乳头,雨佳身子抖了一下,鼻息急促起来。我凑上头去,晗住左边那猩红的樱桃,轻轻吸吮起来。

  雨佳身子一颤,口中小声道:“不要,不要在这里--”

  我顾不了这么多,用牙齿轻轻咬了一下那细嫩的樱桃,雨佳紧紧抱住了我的头,却不敢出声。我右手抚上另一颗樱桃,轻轻揉搓起来。

  雨佳在我的动作下,早已是面红心喘,想象着外面导购小姐随时都可能敲门,一种偷情的快感更让她激动起来。她眼睛望着我的动作,一边用力将我的头按向她的胸前,另一边双手已向我裆下摸索起来。

  感受到有一只小手隔着裤子轻轻揉搓着分身,分身顿时壮大了起来。雨佳在我耳边轻轻道:“让我来吧。”那火热的鼻息似乎是要烧红我的耳根。

  我放开她饱满的双乳,又将那新颖的罩杯退回原位,然后坐在房中的椅子上,望着身材丰满的雨佳,分身的热度连我自己都能感觉到。

  雨佳隔着裤子轻轻揉搓着分身,不经意间又朝门口望了一眼。警惕性很高嘛,我心中轻笑。

  见房门已经锁上,雨佳胆子大了许多,轻轻拉开我的裤裆拉练,早已涨大的火红的分身便已露出狰狞面目。

  雨佳呼吸急促起来,热气喷在分身上,更是增加了它的热度。雨佳双手作环,紧紧箍住分身,凑上小口,轻轻对它吹起气来。

  年轻女孩那细嫩的小手与分身紧紧相挨,轻轻摩擦,我舒服的“啊”了一声,出了一口粗气,闭上了双眼。

  一截小舌头轻轻舔着雄伟的分身,舌头上透过来的热气,又让分身膨胀了许多。女孩将分身一处不漏的细细舔了一遍,然后缓缓将分身晗进口中。

  望着分身进入女孩的口中,口腔里的温暖让我想起她胯间那火热的甬道。分身进去了一半便已将雨佳口中塞满,还有一截仍在外面。

  望着雨佳近乎于全裸的上身,望着那蓬勃愈出的双乳,我更加兴奋起来,分身涨的更大,猛地将雨佳的头向内一拉,雨佳脖子伸长,“唔”,一声惊呼还来不及发出,整个分身便已冲入了雨佳喉中。

  雨佳“哼哼”的想要退回去缓一口气,却被我紧紧拉住不放。听着外面导购小姐介绍产品的声音,一种刺激的快感油然而生,她大概不知道里面正在发生什么故事吧。如果知道了,会是怎样一番景象呢。

  雨佳慢慢适应了粗长的分身,用她那细嫩的舌头,细细的舔着分身,从头到尾,一处也不漏过。

  望着她披肩的长发下赤裸的上身,望着她涂了口红的唇中火热的分身,这淫靡的景象更刺激了我,我一下站了起来,分身更是猛地一下贯穿了雨佳的喉咙。

  雨佳似乎能体会到我的感受,牙齿轻轻咬了一下分身,然后缓缓将分身退出,快要完全脱离小口之时,却又忽然让它全部贯入喉中。我“啊”了一声,扣住她的头,分身猛烈的在小口中进出起来。

  由于担心导购小姐敲门,我也不敢持续很长时间。越是担心,快感就越是强烈。我的动作越来越猛烈,进出频率越来越高,分身更是不断壮大。

  终于,再也忍受不住那极端的快感,我轻吼一声,紧紧扣住雨佳的头,一股热流喷射而出,在她喉中爆发了。

  看着雨佳咕噜咕噜吞了几口,我恶作剧之心渐起,猛地抽出分身,仍在爆发的激流便如炮弹般落在她丰胸之上,那仍未付款的罩杯之上也落满了斑斑点点。

  雨佳惊叫一声:“啊呀--这还没付钱的--”

  我用手指抹了一滴她嘴角残留的液体,然后轻轻抹在她猩红的樱桃上,口中笑道:“是么?看来我们得出去付钱了。”

  我和雨佳出来的时候,导购小姐那里已经没有客人了。她的脸色有些红,我们二十分钟才出来,她多多少少夜嗅出了那么点味道,何况整个二十分钟她都没有敲门。

  “小姐,开票吧。”我笑着说道,从包里取出了信用卡。

  “好的,”她瞄了我们一眼,“请问东西--”罩杯仍穿在雨佳身上,留下了激情的痕迹,当然不好再脱下来了。

  “哦,”我假装醒悟道,“她仍然穿在身上,我见她感觉不错,就没让她脱下来。”

  “不要紧,我只要标签上的条形码就可以了。”我顿时想起来,标签仍在罩杯上挂着,刚才整理的时候太过匆忙,忘记了这点。

  “好吧,雨佳,你和这位小姐进去把标签取出来,我去付款。”雨佳脸上一红,满是春情的眼光瞟了我一眼:“嗯。”

  我冲导购小姐笑了一下,去柜台付款去了。回来的时候,这边的事情已经办完,导购小姐脸色却是通红,也许她是有了某些发现吧。

  和雨佳拎着大包东西,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了,雨佳高兴的象个小孩子,尽管这些东西都是些巧克力之类的零食,不值几个钱。也许是因为从来没有人陪她逛街,给她买这么多东西吧。女人其实是很好哄骗的,我心里想道。

  雨佳已经彻底的放开,她已经有些忘掉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我也找到了些久违的感觉。虽然我们只是七日男友和七日女友,但最重要的是现在,将来的事谁也不愿意去想。

  我洗完热水澡出来,从冰箱里取出的饮料还没放到嘴边,便接到了郝露的电话:“陈错,我是郝露啊。”早上见了一面后,我们之间的称呼也随便了很多。

  “嗨,郝露。”我啜了口饮料,“goodafternoon!”

  “咯咯,都晚上了,还什么下午好。”

  “哦,接到美女的电话有点忘乎所以,分不清下午和晚上了。”

  “咯咯,你真贫。”郝露的心情听起来不错:“有没有空,我现在在你酒店大堂。”

  “哦,怎么不上来坐啊?”我倒是有些吃惊,她要是看到了雨佳那可不太好。

  “不了,你有没有时间,晚上我请你吃饭。”她看来是想套劳我,才这么急切的要请我吃饭。

  “呵呵,美女请吃饭,怎么能不赏脸呢?”刚要开口答应,忽然想起了雨佳,偷偷看了她一眼,只见她背对着我正在整理袋中的东西,似乎没有听到我说的话。

  那边的郝露半天没听到我的回音,问道:“怎么?晚上有安排了?”“哦,没有,”想起郝露丰韵的少妇风姿,我心里的色胆开始作怪了:“十分钟后大堂见。” 

  挂了电话,见雨佳仍在埋头整理东西,我开口道:“雨佳--”

  雨佳转过头,抚了一下额前搭拉下来的一缕头发,望著我,鼻中轻轻“嗯”了一声。

  “我有点事情要出去一下,有个朋友晚上请我吃饭。”看不出雨佳脸上有什麽反应。我没有说这个朋友是男是女,我认为没有必要说这麽多,毕竟她不是我真的女朋友。这只是个游戏,有效期只有七天。

  “你去吧。”雨佳转身继续去收拾东西,我很难从她脸上看出她心里的感受,或许她根本就没有什麽感觉的。

  “我在餐厅叫了餐,待会儿他们会送上来的。”雨佳背对著我点了点头。

  我关上房门的一刹那,看见雨佳背对著我呆呆坐在床上,不知道在想些什麽,只留给我一个与阿琪有几分相似的背影。

  郝露就坐在大堂的沙发上,她已不是早上初次见面时候的职业装了。一件敞开的中长风衣恰好掩住膝盖,里面穿了一条黑色的羊绒短裙,一条长长的乳白丝袜从她脚跟拉到大腿根上,衬出她修长迷人的大腿。

  她坐的沙发是背对著大堂的,我坐在她对面沙发上的时候,发现她翘起了一条长长的大腿,压在另一根修长的腿上,本来就短的短裙便又往下抹了一点,竟隐隐露出裙里的底裤。如此诱惑的姿势,令我想起了莎朗史东在《本能》里的那一幕。

  “哟,来了。”她赶紧放下了交叉的大腿,刚才她好像在想什麽事情出神,竟然没有注意到已经坐在对面的我。

  她腿上的丝袜真白,我几乎有些分不清她到底有没有穿长袜。现在的织造业真是发达,看上去并不厚的丝袜,竟然也能保护美女们在冬天里尽显她们迷人的大腿。

  “怎麽?在想什麽?”我收回盯在她大腿上的目光,自包里掏出一棵烟点上。

  她没有回答我的话,看著我点完烟,才笑道:“烟就这麽好麽?”

  我身体後仰,吐了一个烟圈,笑著说:“当然了,面对迷人的小姐,我只有抽棵烟提提神,才能平抑我激动的心情。”她咯咯笑了起来,露出脸上的小酒窝。

  “怎麽突然想起来要请我吃饭了?”我想起正事,便直奔主题。

  “怎麽?没事儿就不能请你吃饭吗?您陈工这样的总公司的大贵人,我们平时想见都见不到的。好不容易把您请到了C市,还不允许我尽尽地主之宜?”她笑著说。早上见了一面之後,我们的关系便朝著融洽的方向发展,这正是我所希望的,当然,也是她所希望的了。

  “呵呵,我可说不过你。不过有美女邀请,就是刀山火海,我也是要去的。”我调侃道,目光却又不自觉的落到了她修长的大腿上。

  “哟,有这麽严重吗?”她似乎意识到我目光的动向,两条大腿不经意的并拢,落在我眼中,却又是个不大不小的诱惑。

  “呵呵,说吧,今天请我吃什麽?”我将目光移到她脸上,露出一个看起来一定很奸邪的笑容:“我可是吃遍了天南海北的哟--”

  “咯咯,你想吃什麽都可以。”她眼光瞟了我一下,给了我一个灿烂的微笑。

  吃什麽都可以?那吃你行不行呢?我心中坏坏的笑了几声,然後说道:“客随主便,你安排吧?吃什麽都行,重要的是和什麽样的人一起吃。”我的话中有些挑逗,却又让她抓不住把柄。

  “哟,那你想和什麽样的人一起吃饭呢?”她将两手放在并拢的大腿之间,眼神似笑非笑的向我瞟来。

  “如果是陪八十岁老头吃饭,就算是燕窝鱼翅,恐怕我也是味同嚼蜡。”

  她咯咯笑著起身:“那如果是我想邀请陈错先生共进晚餐,会是什麽样的效果呢?”

  我将烟头掐灭在烟灰缸里,目光直视她略施脂粉的脸,不怀好意的笑道:“嘿嘿,如果是陪美女吃饭,就算是白菜豆腐,那也成了燕窝鱼翅。”

  我和郝露走在C市的大街上,郝露叫计程车的念头已经被我打消了,理由是步行可以促进血液循环,从而达到减肥美容之功效。女人对减肥和美容当然特别在意,郝露听完我莫名其妙的理由,咯咯笑著答应了。天知道我是什麽心思吧。

  和郝露走在大街上,我有一种很兴奋的感觉,这种感觉和邵雨佳所带给我的不同。这不仅是因为郝露的层次是邵雨佳所不能比拟的,更因为郝露是一个很出众的女人。征服一个出众的女人,会带给男人更多的刺激和挑战。

  我现在就是这种感觉。看著郝露在寒风中冻得通红的脸蛋,我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熊熊欲望。包裹在这短风衣里的女体,会是怎样一番火热呢?

  郝露将双手放在嘴边吹了口气,喷出的热气转眼便凝成了水珠。我将身体靠近她,盯著她的脸问道:“怎麽?很冷麽?”

  郝露似是感觉到了我身体的温度,在寒风中有一个男人洛uo遮挡住寒流,我想她是不会拒绝的。

  她点点头,笑著说:“冷是冷了点,不过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悠闲的在大街上散步了。”

  “哦?”我笑道:“那你要感谢我带给你这样一个机会了。”

  郝露盈盈目光瞟了我一眼,那种似笑非笑的神情,让我似乎看到了少女时代的郝露。那时的郝露是怎样一个青只果哟?

  “那我就谢谢你了。”郝露咬著鲜红的嘴唇,盯在我脸上,目光有些狡黠,却也有几分虔诚。

  一向都是我盯住美女不放,很少有女孩子敢这样直视我的。有些吃不住郝露的目光,我赶紧笑道:“呵呵,我也要谢谢你给了我这样一个机会,让我可以陪同一位美丽的女士,在浪漫冬夜里漫步,这是我的荣幸。”

  “哟,这句话你恐怕不是头一次说吧,咯咯。”郝露双手伸进风衣口袋里,一双妙眼盯住我的眼楮,流露出一种似笑非笑的神情。

  这种话我当然不是头一次说,记得的大概有十来次,“浪漫的冬夜”还是“浪漫的夏夜”我也记不清楚了,其中成功达到目的的有七八次吧。

  最妙的是我每次听到的发自不同女人口中的回答,竟几乎是完全相同,误差在一到两个字,郝露给我的答案也没逃出这个圈子。

  “那你看我会不会是最後一次说呢?”我瞄了一眼她的脸,有心无心的说,口气淡淡的。聪明的男人从不在聪明的女人面前说那些蹩脚的谎话。郝露是一个聪明的女人,我也勉强算一个聪明的男人,如果我回答“怎麽可能呢?这当然是我头一次说这种话”,连幼稚园里的小女孩也不会相信我。

  我对我现在的回答比较满意,这是一个撩拨女人情绪的好办法,虽然我知道这也是绝对的假话,妙就妙在我又将皮球踢给了她。

  郝露眼珠转动几下,目光又落回我脸上:“咯咯,陈错,你可真会扯,我要还是那些年轻女孩啊,一定会上你的当。”

  “是吗?”我盯住她笑了一下:“那我希望你重新做一个快乐的青春女孩!”郝露咯咯笑了起来,眼中却有一丝无法掩饰的失落划过。是在追忆她逝去的年华吗?还是--在一个话题上谈论太久就容易暴露某些龌龊的企图,我决定见好就收:“哟,郝小姐,这都走哪儿了?你准备把我拐到哪儿去呀?”

  “哦,光顾著说话,没注意到,不好意思。看,前面就到了。”顺著郝露手指的方向,我看到了一座木房子,坐落在街角一个隐秘的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