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区 火箭云盘 BT最新合集 BT亚洲有码 BT亚洲无码 BT欧美无码 BT三级写真 网盘迅雷
电影区 在线无码 在线有码 高清区 VR片 蓝光原盘 高清无码 高清有码 女优全集
图片区 动图车牌 清纯唯美 网友自拍 偷窥原创 裸露激情
小说区 现代激情 同事女友 公车痴汉 古典武侠 暴力强奸 校园春色 家庭乱伦 淫妻交换









三个人妻一台戏

1月前   ·   【小说】淫妻交换


  “回来了啊,我还以为你最少还要一个小时呢。”
  刚进卧室,虎娃就听到刘希的声音传来,然后灯开了,刘希正盖着一张薄被子靠在床头。
  “你还没睡啊。”
  虎娃嘿嘿一笑,把皂解下来扔到一边,光着身子也钻进了被子,把她抱进了怀里。
  伸手一摸,果然,她身上一丝不带,也是光着身子。
  “是不是我不在你寂寞的睡不着啊。”
  他无耻的笑道。
  “当然不是,我只是有些不适应。”
  刘希笑道:“有些奇怪今天发生的事情,感觉一切都好假。”
  她说着,把脑袋靠在了虎娃的怀里。
  “特别是你,更加假,让人抓不到,摸不着。”
  她闭上了眼睛。
  虎娃一愣,抓着她的手我在自己身上摸了一下,说道:“你摸到了。”
  “你讨厌。”
  刘希嗔怪着打了他一下,脸上带着小女人羞涩的表情,顿时就把虎娃给看呆了。
  从见到她到现在,几个小时了,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她非机械式的笑容。
  “真美。”
  他说着,在她的额上轻轻的亲了一下。以后你如果一直都能这么对我笑,我就幸福死了。“
  刘希一笑,没说话。
  这天晚上,出奇的,虎娃竟然没有把刘希给吃掉。
  早上醒来,吴燕过来看到刘希的时候,顿时就愣住了。
  “这个女孩是?”
  她看着虎娃问道。
  “她,从今天开始,就是我的私人秘书了。”
  虎娃嘿嘿一笑说道:“你放心,她的所有工资什么的,全部由我自己来出。”
  “而且,我不会让她出现在咱们办公楼的,不会给县委带来什么负面影响的。”
  听到他这么说,吴燕这才白了他一眼,摆摆手说道:“算了,不管你了,你想怎么就怎么吧,只是记住,不要太张扬了就好。”
  “放心吧,我不会的,是了,我们今天怎么安排工作,回县里,还是?”
  他问道。
  听到他的话,吴燕这才好像想起什么了,看着他说道:“是了,你的电话线怎么拔了,赶紧给上官县长回个电话,她有急事找你,我差点把这个给忘了。”
  虎娃一愣,急忙就回过头拿起电话给上官玉打了过去。
  “不是吧,这么严重啊。”
  听到她在电话里说的事情,虎娃顿时脸上一阵古怪。
  “那你说要我怎么办,难道说要我去帮王宝那个老头去求情不成?”
  上官玉对这个事情也挺头疼,看着眼前的上官无趣和一脸颓废的王宝,无奈的说道:“反正他们都在我面前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反正,赶紧先回来吧。”
  她说完,就挂了电话。
  “怎么了,究竟出什么事情了。”
  看到他挂了电话,吴燕顿时就问道。
  “别提了,不是好事,我们现在就赶紧回县里吧,有人催命。”
  他说着,冲着刘希喊道:“你是现在跟我走,还是过几天来县里找我。”
  刘希想了想,说道:“我现在跟你走吧,你过几天送我回来,把我在这边的事情给处理完,好吗?”
  “好,没问题,就这样了,赶紧收拾下我的东西,赶紧走。”
  虎娃说着,就走到洗手间急忙的洗漱了起来。
  等到他们回到了县委,看到了上官玉办公室里黑压压的一片人,不光是虎娃,吴燕也有些懵了。
  “你先出去吧,这里没你的事情,这里的事情别给别人乱说,具体的事情等我忙完了给你说。”
  上官玉看着吴燕说着,把她给打发出去了。
  吴燕点点头,没说话,走了出去,她也看出来了,眼前的几个人身份肯定都不简单,特别是其中的一个人,她记得自己好像在新闻上见到过。
  “你们自己和他说吧,我反正是帮不到你们的忙,不过我要说一句,不管怎么说,王叔叔,这件事情,错在你们家,有些事情我已经放下了,我只是希望,算了,你们说吧,我先出去。”
  她说着,就大步走了出去。
  看到她出去了,虎娃这才哈哈一笑,看着上官无趣笑道:“呀,老爷子你怎么来了啊,有什么事情你打个电话来不就好了,没必要这么劳心劳神的跑一趟的。”
  “哼,你还知道心疼我啊,知道心疼我你就不要闹腾了,你知道这次你闹出了多大的动静吗,婉儿现在都不听我的话了,一心打压王家,欧洲和美洲的企业现在找到了一个机会,几乎在疯狂的打压我们国内的企业,不光是王家的产业,连其他的产业都被殃及了。”
  上官无趣一脸无奈的说道:“我是被逼来的啊,下了飞机就上直升机,一路飞来的,上面首长给我下了死命令了,让我一定快速的把这场风波的中心点找出来,你让我怎么办啊。”
  听到他的话,虎娃不由一愣。
  “首长让你找,你就去找啊,你找我干什么啊,你说的这些我连知道都不知道,你找我干啥啊。”
  他说道,一脸的迷茫。
  看到他这幅装疯卖傻的样子,上官无趣顿时就生气了。
  “刘虎娃,我是在很认真的和你说事情,你知道这个事情已经造成了多大的影响了吗,你不知道是吧,那我就告诉你,因为你的原因,欧洲教廷已经把王家拉入了不受欢迎的名单。”
  他几乎是在吼。
  “本来,欧美那些国家就一直在想办法打压我们国家的企业,现在好了,他们找到了一个理直气壮的理由,所有和王家有关系的企业手上的外贸合约几乎被一瞬间全部解约,你知道对国家造成了多大的影响吗。”
  “靠,按照你的说法,我的能量有那么大的话,是不是苏联解体都要怪在我头上啊,我是神仙啊。”
  虎娃也怒了,指着一旁的王宝冲着上官无趣吼道:“这个王八蛋东西,整我就是那回事了,还差点把我师兄给弄死,你现在让我去帮他求情,你是脑袋被门夹了还是以为我吃了屎脑袋秀逗了。”
  “我告诉你,无论如何,这个事情他和我一毛钱关系没有,要让我给王家求情,三个字,不可能,五个字,绝对不可能。”
  他说着,就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拿起茶杯,一看里面是空的,顿时一个巴掌拍了下去,把茶杯给拍成了粉末。
  “他妈的,谁放的茶杯,都不知道倒水。”
  他现在几乎是在胡乱发脾气。
  看到他不费多少力气就把茶杯给一巴掌拍成了粉碎,而且,手上没有任何一点的伤痕。
  顿时,王宝和上官无趣身边的保镖都愣住了。
  “这个人是个高手,深不可测,无可匹敌。”
  几乎每个保镖心里都在这么想,就算是上官无趣心里此刻也十分的震撼。
  “这才多长时间没见,这个家伙又变态了。”
  他心里想道。
  想了想,他说道:“好,不让你给王家求情,那我就给我自己求情吧,现在上面要我限期内把这件事情给处理了,你现在这个样子,让我很难办啊。”
  “好啊,你既然已经知道这个事情和我有关系,那你就把我给抓了吧,我绝对不反抗。”
  虎娃立刻说道:“反正你有这个权利,你要抓我屁办法也没有。”
  他说着,露出一副很无所谓的样子。
  他可以肯定,现在上官无趣不敢抓他走。
  本来这件事情已经闹的够厉害了,如果继续闹腾下去的话,怕是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你是和我顶牛是吧,你别忘了,你现在还是国家人员,按照制度,我是你的上级。”
  上官无趣也火了。
  碰到这么个家伙,他不得不火啊。
  “那好,我现在就去找我领导辞职,反正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科员,干不干都无所谓。”
  他说着,就准备起身出去。
  “站住。”
  上官无趣顿时就站了起来,看着王宝吼道:“你哑巴了,我告诉你,如果不是因为上面的压力实在太大的话,你们这档子破事我根本就不想管,也不会管。”
  他说着,叹了口气,冲着他说道:“来的时候我们不是说好了吗,要好好认错,要道歉。”
  “赶紧说话啊,现在还有挽回的余地,根据我对这个孙子的了解,他如果真的生气了,早就出去了,不会坐在这里的。”
  听到他的话,王宝狠狠的忧郁了一下,想了想,看向了旁边的王九州。
  “刘先生,我知道,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是我们家不对,我给你鞠躬赔罪了。”
  王九州说着,就往前一步,对着虎娃鞠了一躬。
  看到他这个动作,虎娃顿时急忙往边上躲开。
  开玩笑,他怎么能让王秋艳的父亲对自己鞠躬啊。
  看到他躲,王九州一愣,心里一阵暗笑,他知道虎娃的想法,换了个方向继续鞠躬。
  似乎是带着一股不对他鞠躬决不罢休的状况。
  “别逼我,好不好啊,不应该是你鞠躬啊。”
  虎娃看着他无奈的说道。
  “可是,我现在是在代表我们家道歉啊,难道你已经原谅我们家了?”
  王九州带着疑惑说道。
  虎娃纠结。
  “好啊,我原谅你们了,那没我什么事情了,我可以走了吧。”
  他说着,转身就准备走。
  只是,上官无趣哪里敢让他走啊。
  “喂喂喂,你好好说话好不好啊,你总不能帮着外人收拾自己人吧,不管怎么说,你和王家之间的事情,那是我们的内部矛盾,可是让外国人插手了,那就成了阶级斗争了,完全不一样了。”
  他苦口婆心的说道:“你不能不能帮个忙,打几个电话,说明一下这个事情啊,不然的话,我虽然也有其他的办法把这个事情给处理了,但是,那样过程就太复杂了。”
  “就让我打几个电话啊,这么简单,早说吗,我现在就去打,让我想想啊,我先给医院打个电话,问问我父母的情况怎么样了。”
  他说着,就准备去拿电话机。
  “够了,你闹够了没有啊,闹够了这个给你。”
  上官无趣终于无奈了,拿出一个白色信封递给虎娃。这是婉儿让我给你的。“
  听到这句话,虎娃顿时就愣住了,一个闪身就把信封给抢走了,快速的拆开,就看到里面的一张纸上写着两个娟秀的小字。
  “够了。”
  看到这两个字,虎娃顿时就笑了,看着王宝很大气的说道:“好了,你可以回去了,看在你这么大年纪的份上,饶了你,不过,我家里人还有我师兄的医药费,我家重新建设的费用之类的总共两百万,先拿来吧。”
  他说着,就伸手在王宝面前。
  “我靠,你还得寸进尺了你。”
  王宝立马就吼开了,只是刚开口就被王九州给挡住了。
  “不就两百万啊,我给,我给。”
  他说着,从怀里拿出一张纸片,刷刷刷的写了一行数字,然后撕下来递给虎娃。、“这是五十万美元的支票,其中两百万是赔偿,三百万是我给二老的精神补偿费用,你看这样可以吗。”
  他说道。
  “这还差不多。”
  虎娃说着,看也不看的把支票放进口袋。早早这样的话哪有那么麻烦啊,你们可要给我作证啊,这五十万美元是他给我的,别到时候再说我巨额财产来历不明。“
  虎娃说着,哼了一下,就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过去,只是很快就挂了电话。
  “这个打不到英国,电话局的人说我权限不够,不给转。”
  虎娃无奈的说道。
  上官无趣一愣,急忙就跑过去拿起电话狠狠的呵斥了几句,这才把电话递给虎娃。
  好不容易让这个大爷松口了,他可不想就这么前功尽弃。
  “放心吧,我拿了钱就肯定会办事的。”
  虎娃说着,就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码过去,这次,电话局的人很给面子,那语气,就好像是见到了首长一样,很速度就给转接了过去。
  接通电话,他顿时先把安莎给批评了一顿,这才说道:“好了,这个事情到此结束吧,以后再也不要出现这种事情了,我知道你是想帮我,可是,你差点让我变成了卖国贼。”
  说完,他就挂了电话。
  “好了,我该说的都说了,只能做到这个份上了,如果他们还是不放手的话,那我也没办法了。”
  他无奈的摊了摊手说道。
  上官无趣点点头。
  “只要你把这个电话打了就行,我也知道事情没那么容易。”
  他说道;“还有,没事的话去看看婉儿,她真的太累了。”
  “我可以去吗。”
  虎娃笑道,眼睛看向王宝。因为某人的关系,我在天京很不被人欢迎啊。“
  听到他的话,上官无趣顿时一愣,吼道:“哼,我可以给你保证,天京,你想去就去,绝对不会有人伤害你的。”
  “再说了,我还从来没有见到过一个欺负你还有好下场的人。”
  他说着,冷哼了一下。
  虎娃顿时就灿灿的一笑。
  “那个,没我什么事情了吧,没我什么事情我就走了,哎呀,在房子里呆的时间长了,就总是胸闷气短的。”
  他说着,就晃悠着往门口走去。
  还别说,虎娃的这个电话还真有用,当天,欧洲教廷就宣布解除对王家的厌恶状态。
  也就在同时,很多欧洲企业也都恢复了和国内的合约关系。
  停止合约,对他们很多人来说也是一种损失,只是没办法,在得罪教廷和损失金钱之间,他们绝对选择后者。
  “哼,我就知道肯定是这个家伙捣的鬼,你看了没,他一个电话过去,现在事情多好办,甚至有人主动来给我道歉,说之前是受到教廷的约束没有选择。”
  天京,王家,王宝愤愤的说道:“这个家伙也太无法无天了,按照这么下去,还有谁能管得住他啊,太无法无天了。”
  他主要还是因为虎娃不给他面子的事情难受。
  “看来我是需要重新对他的影响力进行评估了,这次的事情的确是我始料未及的。”
  上官无趣坐在凉亭里扇着扇子看着眼前的中年人说道。
  中年人点点头,说道:“还有一个事情,我都没有来得及给你汇报,根据我得到的消息,从十几天前开始,一号目标在瑞士银行的账户里就陆续的被转入了上百亿美元,到现在还没停止,我的人正在密切观察。”
  “我的天,上百亿美元,有没有查到来源是哪里啊。”
  上官无趣顿时就一脸惊愕的问道。
  “查了,只是这个来源很奇怪,一部分是来自中东,还有一部分来自美国,还有来自英国,澳大利亚等等国家的,具体是谁给的钱,我不清楚,不过我能肯定,这笔钱的确是到他的账户里了。”
  中年人一脸坚定的说道。
  “我相信你,算了,这个事情不用再查了,省的把他再给惹毛了,这个家伙啊,只要安分一点,我就算是烧高香了,一两百亿美元虽然多,但是,相对那些大家族来说,还是不够看的,再说了,这些钱又没有进入国内,怕个屁啊,给我密切关注这笔钱的流向。”
  他说着,还是补充了这么一句。
  “按照这么计算的话,他现在的资产已经超过世界首富了,虽然只是明面上的世界首富。”
  他心里喃喃的说道。

  虎娃现在再次进入了安静的生活,从王宝的事情解决了以后,他的日子就一天比一天惬意了起来。
  “我就喜欢这样没人打扰的日子,想怎么过就怎么过,看来,我这辈子怕是都要当这个小秘书咯。”
  虎娃说道,坐在了办公桌上,嘿笑着看着上官玉。
  “你走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你去哪里当领导,我就去哪里给你当秘书,你感觉这个怎么样啊。”
  听到他的话,上官玉顿时笑笑说道:“好啊,我没意见,只是,我怕有人有意见啊,我刚刚接到了婉儿的电话,她说你准备结婚了,都已经开始印请帖了。”
  “不是吧,我怎么都不知道这个事情啊。”
  虎娃一愣说道,拿起电话就拨了一个号码过去。
  听到电话里他爸妈的话,他顿时就一阵无力。
  “爸妈,你们是不是有些太着急了,这才什么日子啊,我说了明年结婚啊。”
  他说道:“别逼我好不好,我真的,我说过会结婚就肯定会结婚的。”
  “什么,先订婚,等到过年的时候再订婚好不好,我真的,喂,喂,爸。”
  “头疼,我爸把电话给挂了。”
  他把电话放下,看着上官玉一阵头疼的说道:“其实不是我不想结婚,只是,我现在的情况很特殊。”
  他说着,一脸的愁眉不展。
  “这个事情我又帮不到你的忙,无奈。”
  上官玉摇摇头。又不是我和你结婚。“
  她的语气里带着酸酸的味道。
  虎娃顿时就更加头疼了。
  “对不起,我不应该在你面前说这个事情,我只是想说,我真的不知道这个事情。”
  他说道:“这是我爸妈做主的,我也不知道婉儿怎么会知道。”
  “不行,我要给她打个电话。”
  他说着,刚刚想要打电话,电话铃声就响了,顺手接起来,电话里就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啊,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呢。”
  虎娃立马兴奋的说道。
  这个电话赫然是上官婉儿的声音,她的声音,哪怕只是轻轻的一个咳嗽,他也能听出来。
  “把电话给我小姨。”
  上官婉儿的声音冰冷。
  “不是,你听我解释,这个事情是我爸妈一手操作的,不是我的主意。”
  他急忙解释。
  只是上官婉儿还是冰冷的说道:“把电话给上官玉。”
  虎娃无奈,只能把电话递给上官玉。
  上官玉拿着电话说了一会话,挂了电话,这才叹了口气,看着虎娃说道:“真不知道应该说你什么,你真的是太幸运了。”
  听到她这话,虎娃不由一愣,就听到她继续说:“你知道吗,婉儿从来都不会为一个男人去违抗家里的命令,可是,为了你,她现在和我父亲已经彻底决裂了。”
  “到底出什么事情了。”
  虎娃急忙问道:“她出什么事情了。”
  “还能怎么样啊,老爷子本来就知道你和婉儿的事情,知道你要结婚,他就想要逼着婉儿也嫁人,只是,婉儿的性格你不是不知道。”
  上官玉说着,一脸的无奈。她现在已经彻底离开龙河集团了。“
  “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她虽然离开了龙河集团,但是她自己名下还有一家龙虎集团,只是,乱七八糟的,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听到她的话,虎娃一愣,立马就问道:“我现在就想知道,她给你打电话是做什么,我听她的声音,好像很着急。”
  上官玉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本来她不想让我告诉你这个事情,但是,她的事情,我也帮不到太大的忙,我名下的股票就算是全部套现了,也最多两千多万,根本不够她要的。”
  “她缺钱?”
  虎娃一愣,问道:“她缺多少啊,我有的是闲钱啊。”
  上官玉一愣,古怪的看着他。
  “你有多少钱,难道王家给你赔钱了?”
  她说道:“可是那才多少啊。”
  虎娃摇摇头,说道:“这个你就不用管了。”
  他说着,就拿起电话给王秋艳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我问你,现在九龙会所一共有多少现金。”
  电话通了,他立马就问道。
  王秋艳显然早就有所准备,知道他要说什么。
  “我现在顶多给你一个亿的现金,你那个小情人所需要的资金这点钱根本就不够。”
  她有些无奈的说道。
  虎娃一愣,想了想,冲她说道:“这样吧,你立马通知所有的会员,告诉他们,我要拍卖一颗大续命丹,明天晚上就要拍卖,功效,能够起死回生,不论国籍,任何人都能参加,一个亿起步。”
  “你确定?”
  王秋艳惊讶的问道:“如果你真的有这种药的话,恐怕这点时间不够操作啊。”
  虎娃摇摇头,说道:“这个事情你就不用管了,总之,立马开始组织拍卖会就好,明天晚上六点开始。”
  说着,他就挂了电话。
  看着一脸惊愕看着他的上官玉说道:“和你,我没必要隐瞒太多,我只能告诉你,我有钱,很多,但是,我没有办法直接给她,不然的话怕是会给她带来其他的麻烦。”
  “我能明白,我只是在想,婉儿怎么会碰上你这么极品的一个男人啊,那我就再给你透露一个消息吧,婉儿现在最少还需要五个亿的资金,而且,她这次的动作太大,可能会赔。”
  上官玉说道:“说实话,我还从来没见过婉儿这么焦急过。”
  “你是说,婉儿现在异常的缺钱?”
  虎娃问道,拿起电话就拨了上官婉儿的号码过去。
  电话很快就通了。
  “你还需要多少钱。”
  他很干脆的问道。
  电话那边,上官婉儿愣了一下,显然是犹豫了一下,才说道:“我不需要你的钱。”
  只是她的声音没有那么坚定。
  “十个亿够吗。”
  虎娃直接问道。
  “我不想依赖你。”
  上官婉儿咬着嘴唇说道。
  “那就给你二十个亿吧,加油,丫头,我相信你。”
  虎娃继续说道:“在我心里,你一直都是最棒的。”
  上官婉儿愣了一下,说道:“可是我很可能会把你的钱全部赔掉的。”
  “那又怎样,我就当是给你买情人节礼物了,我今年还欠你一个情人节礼物呢。”
  虎娃很大方的说道:“你是我的女人,我无法给你最美的婚纱,但我不能允许你再受任何委屈。”
  电话那边,上官婉儿紧紧闭着眼睛,两行清泪缓缓的流了下来,不知道是感动,还是难过。
  作为女人,那身婚纱,她怎么会不想要,但是她十分清楚,那一身婚纱,她穿不上了。
  “对不起。”
  她说道:“我让你着急了。”
  “屁,应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等我两天,最迟后天中午,二十亿,我送到你手上,能坚持下来吗。”
  虎娃说道:“要不你把卡号给我,我先给你一个亿。”
  听到他的话,上官婉儿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我现在不需要钱,两天后你把钱给我送来就好。”
  她说着,就挂了电话。
  听到电话里传来一阵忙音,虎娃愣了一会,这才把电话给挂了。
  “二十个亿买一份情人节礼物,你怕是全天下最大方的人了。”
  上官玉笑道。
  虎娃没有说话,只是在心里盘算着,到底是给美元还是给英镑。
  如果让上官玉知道他此刻的想法的话,怕是会惊讶的跳起来。
  不光是上官玉,怕是任何一个正常的人知道他的想法都会惊讶的跳起来的。
  二十亿美元,按照现在的汇率,那就是两百亿华夏币。
  两百亿华夏币,只是个小小的情人节礼物,这种事情除了神经超级大条对钱没有任何概念的虎娃外,怕是全世界也没几个人能做出来了。
  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第二天,虎娃专门请了一天的假,早早就到了南华市。
  他没有先去找王秋艳,而是先去找了秦氏三姐妹,狠狠的疯狂了一番,这才心满意足的去找王秋艳。
  “这三个女人就是给力,三个一模一样,一次就能让我满足了,感觉还像是只上了一个。”
  他心里胡思乱想着,很快就到了南华市郊区的一栋朴素的六层小楼面前停了下来。
  小楼外面是紫色的,乍一看没什么特殊的地方,但是如果认真看的话,就能看出来这栋六层的楼几乎到处都是保安,而且,仔细看的话就能发现这栋楼和其他地方的楼区别很大,主要就是这栋楼的装修比较细腻。
  是那种第一眼看上去感觉很普通,甚至很土,但是看的时间长了就会感觉越来越神秘的那种地方。
  到了门口,远远的就看到王秋艳正在等着。
  “我找她。”
  他冲着挡住他的保安笑道,指着不远处的王秋艳。
  保安一愣,还没说话,这个时候王秋艳朝这边走了过来。
  “哎呀,你可算是来了,你不是早上九点就出发了吗,这都下午两点了你才来,你是属蜗牛的啊。”
  见到他,王秋艳就先是一阵数落。
  虎娃呵呵一笑不说话,他总不能告诉王秋艳他刚刚去找秦氏三姐妹鬼混去了吧。
  “来了多少人。”
  虎娃一边走一边问。
  “你别说,虽然只有一天,但是来的人还不少,而且,国外的几个企业也来人了,不过都是抱着好奇的心思来的。”
  王秋艳笑着说道:“毕竟大家虽然都已经开始认识续命丹了,但是对大续命丹还是很陌生。”
  “更关键的是,大续命丹的价格。”
  她停着步说道。
  “放心吧,会有人买的,而且,这颗药也绝对值这个价格。”
  虎娃说着,也停着步拍了拍她的肩膀。
  “相信我。”
  拍卖会很快就开始了。
  这是一个能容纳四五百人的大厅,三百六十五个座位现在已经坐满了人,每个人都眼睛都死死的盯着拍卖台上玻璃柜子里那个小小的瓷瓶。
  在众人的期待中,一个穿着礼服的帅气男人走了上来。
  “尊敬的各位先生们女士们,很感谢你们能来参加此次的拍卖,我是此次拍卖会的拍卖师,我是刘虎娃,虽然我是业余的,但是,请不要怀疑我的专业性。”
  他说着,哈哈一笑,然后在底下人还没有提出抗议的时候,就打开了玻璃柜子拿出了药瓶。
  这个时候,底下的人顿时都屏住了呼吸。
  “大家都知道,这颗药,我管它叫大续命丹,我为什么这么给它取名字呢,说实话,不光是因为它的效果,还以为,它真的很有效果。”
  他说着,就打开瓶子,从里面倒出了两颗黑色的药丸在手上。
  “大家现在能看到,我手上现在有两颗药,今天晚上,我们将要拍卖的就是其中的一颗,另一颗是要用来做实验的,因为时间紧张,所以,今天没有时间请鉴定师去鉴定了,大家可以只当做是来看热闹的。”
  他说完,就指着下面的所有人说道:“为了保证这次试药的公平性,这两颗药,你们推举出来一位有权威的人来帮我选择一颗,我今天还有一个身份,就是试药师,你们选出来的药,将由我来给你们展现这颗药的神奇效果。”
  听到这句话,顿时所有人都鸦雀无声了。
  不多久,就有一个六十多岁穿着唐装的老人和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被推举了上来。
  “你们都很同意他们两个来监督,是吗。”
  虎娃冲着下面人喊道。
  “庞老师来监督,绝对没问题。”
  “肖先生的人品我们也信得过。”
  底下人纷纷说道。
  “好,这就好。”
  虎娃说道,把手上的两颗药放在了两个人的面前。你们现在可以从里面随便挑出一颗,然后,由我来试药。“
  听到他的话,老人和中年男人都愣了一下,对视了一眼,中年男人点了点头,老人就看着虎娃问道:“恕我冒昧的问一句,你准备怎么试药。”
  “这个,你先挑出药了,一会就知道了。”
  虎娃笑道。
  老人愣了一下,点了点头。
  “好,我不干扰拍卖会的规则。”
  他说着,就指着中年男人说道:“肖军,你来吧,我相信你。”
  中年男人肖军也不迟疑,指着虎娃手上左边的药说道:“那颗放到瓶子里吧。”
  “好,麻烦两位了,两位可以下去了,因为试药的过程比较血腥,你们还是别看到为好。”
  虎娃笑道,把左边的那颗药当着他们的面放进了瓶子里,然后放进了玻璃柜子里。
  等到两个人都回到座位上了,虎娃的一个动作忽然就让下面的人全部愣住了。
  只见他竟然缓缓的把自己的上衣给脱掉了,露出了健硕的上身。
  他本来就长的高大帅气,又摆了两个造型,顿时就让下面的所有女人都尖叫了起来。
  “请藏刀。”
  就在这个时候,他冲着背后喊道,一个女人顿时就托着一把闪亮的藏刀出现在了人前。
  看到这个女人,顿时下面所有老资格的人眉头都皱了起来。
  因为这个女人赫然是王秋艳,这个会所名义上的主人。
  所有睿智的人都开始思考,这个男人的身份。
  虎娃那过刀,然后让人在地上铺了一层塑料布,然后屏退左右,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之下,连续三刀,把藏刀插进了自己的肚子里,一口鲜血猛的就吐了出来。
  “各位,总不会有人认为我是在作秀吧。”
  他满嘴鲜血看着台下的所有人说道。
  “我相信你没有作秀,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的刀法,最少已经到了宗师级别,我相信一个宗师级别的刀手是不会用自己的名誉来做赌注的。”
  刚刚的那个老人站起来说道。
  “我也相信你。”
  肖军也站起来说道;“不需要理由,我相信自己的眼睛,你可以试药了。”
  虎娃点点头,这才有些艰难的把手上的药扔进嘴里,拔掉藏刀,直接盘腿坐在了地上,竟然就当着众人的面开始打坐了。
  “他这是在干什么啊。”
  “怎么像是在打坐。”
  “啊,你们看,他肚子上不流血了。”
  “我的天,你看,不光是不流血了,伤口竟然开始结疤了。”
  “不对,疤都没了,上帝,这究竟是什么药物,竟然这么神奇。”
  一个个声音顿时就在下面响了起来。
  虎娃这个时候却在安心的打坐,对于这些声音,他全部都听不到,他刚刚可不是在演戏,那三刀是扎扎实实的扎在了他身上。
  五分钟后,他睁开眼睛站了起来,目光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金光,有些虚弱的看着台下的人说道:“现在大家应该知道这颗药是用来做什么的了吧,如果你们没异议的话,我宣布,拍卖开始。”
  他说着,接过王秋艳递过来的衣服披在身上,站在了拍卖台上。
  “我有意见,我建议你先休息。”
  肖军目光凝重的说道:“因为,你是个真正的男人。”——

    听到他的话,虎娃的眼神里不由带着一股询问的神色。
  “我知道你为什么要拼命,而且,我也是真的相信你的药有用,如此快的愈合能力,的确可以做到,只要不死就能保命。”
  肖军笑道。
  虎娃摇摇头,说道:“还不行,差点忘了,试药还没结束,来人,把仪器和医生都请上来。”
  他的声音刚落下,几个彪头大汉就抬着几台仪器走了过来,还有几个医生也走了过来。
  基本就是做了一个CT,让大家看看他的内脏是不是在恢复之类的。
  半个小时候,医生走了,全场已经鸦雀无声了。
  “请问,现在拍卖会可以开始了吗。”
  虎娃看着下面的人笑着问道,他此刻比半个小时前明显要健康的多了,身上的精气神都开始恢复了。
  “可以。”
  “神奇的药,必须是属于我们的。”
  “立马开始。”
  台下再次开始了争执的声音,不过都是围绕着抢药进行的。
  看着时机成熟了,虎娃顿时拿起拍卖槌敲了一下,大声说道:“我宣布,大续命丹的拍卖现在开始,起价一个亿华夏币,每次加价最少一千万,上不封顶。”
  “一亿五千万。”
  他的话音刚落,肖军就开口说道。
  “两亿。”
  老人也开口了。这么重要的东西,我可不想落在别人的手上。“
  “两亿一千万。”
  一个外国人叫价。
  “三亿。”
  肖军很淡然的说道,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
  “三亿五千万。”
  老人又加价了。
  接下来的加价就没那么厉害了,都是一千万一千万的加。
  一个小时后,价格已经到了六亿的时候,终于没人加价了。
  “六亿一千万,我不能让这颗药落在外国人的手上。”
  肖军咬着牙说道。
  这个价格已经远远超过了他的预期。
  他本来以为自己三个亿左右绝对能拿走这颗药了,但是没想到现在翻了一倍还有人在跟着。
  看到快要冷场了,虎娃顿时就冲着背后角落里的一个女人眨了下眼睛。
  女人会意,顿时就站了起来。
  “二十亿。”
  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在了拍卖会的上空,让本来准备叫价的几个外国人顿时都愣住了。
  纷纷都看向了那个角落里那个看似平凡的女人。
  “忘了两个字,美元。”
  女人笑道:“我虽然没多少钱,但是,也不能让这颗药离开这个国家。”
  她说完,就缓缓的转过身,淡然的走出了拍卖会现场。
  所有人这一刻都愣住了,包括肖军和那个老人,都完全愣住了。
  二十亿,就已经让他们的神经承受力到了极限,二十亿美元,这个价格已经完全超越了他们的心理承受极限。
  不过他们也不是平凡人,好像都明白了一点什么,都惊讶的看向了拍卖台,却发现那里已经空无一人了。
  “我宣布,拍卖会结束。”
  王秋艳对着话筒说完,就急匆匆往后面跟了过去,她担心虎娃出事。
  她的腿都在发抖,刚刚那三刀,她离得那么近,看的很清楚,知道虎娃是真的受伤了。
  后台,王秋艳走过去的时候,就看到虎娃正坐在地上打坐休息,刚刚想要上去说点什么,就被一旁的柔情月伸手给阻止了。
  “别打扰他,让他休息一会吧,他休息一会应该就没事了。”
  她说着,神色复杂的看着他。
  王秋艳还想说什么,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你什么时候来的啊。”
  她看着柔情月问道。
  “刚刚,在拍卖会开始的时候,我就来了,放心吧,他是属蟑螂的,既然敢下刀子就肯定不会有事的。”
  她说着,只是眼神里还是隐藏不住的担忧。
  作为一个特殊工作人员,她见过很多生死的场面,但是,却从来没见过一次自己心爱的人受伤的样子。
  虽然虎娃肚子上的伤口已经愈合了,但是,在她的心里却总还是感觉他肚子上有一个伤口。
  静坐了一会,感觉到自己身体里的气血终于顺畅了,虎娃这才睁开了眼睛。
  刚睁开眼睛,就看到柔情月在盯着他。
  “呀,你来了啊,正好,去帮我订一张机票,我要连夜到天京去。”
  他看着她说道,然后就冲着王秋艳说道:“把给我准备的衣服拿过来,我还有事要走。”
  听到他的话,两个女人都愣住了。
  “不行,你需要休息。”
  “好,我立马去准备。”
  第一句是王秋艳说的,第二句是柔情月说的。
  “你去准备,明天早上六点之前,我必须到天京,秋艳,乖,去给我拿衣服。”
  虎娃说着,轻轻摸了一下王秋艳的脸。
  “可是。”
  她还想说什么,被虎娃给打断了。
  “没什么可是,我已经没事了,你看。”
  他说着,转了一下身子,还跳动了两下。放心吧,我的身体没你想的那么娇嫩。“
  说着,露出一个放心的笑容。
  王秋艳这才点点头,去给他拿衣服了。
  “终于过关了,装的好难受啊。”
  虎娃心里此刻是这么想的。
  开玩笑,以他的恢复能力,如果不是为了惊世骇俗,他刚刚把刀拔出来的时候伤口就能完全愈合,他打坐根本就不是为了让伤口加快愈合,而是为了让伤口不要愈合。
  “看来以后这种事情还是少干为好,不过真刺激啊,婉儿,我看你感动不感动。”
  他心里嘿嘿笑着。
  夏日的天亮的比较早,早上六点,天已经大亮了。
  下了飞机,看着眼前长长的一个车队,虎娃轻轻一笑,说道:“真没想到,我这次来天京竟然有这么大的威风。”
  刚说完,一个少校就跑步走了过来,冲着他身边的柔情月敬了个军礼,然后看着虎娃说道:“刘先生,我奉命带队保护你,你在天京的所有安全,将由我和我的队伍负责。”
  “好,谢谢你们了。”
  虎娃也不矫情,笑了笑,就上了他的车。
  郊区,一栋别墅的卧室里,上官婉儿此刻正在头疼,从昨天开始公司就已经开始严重的缺乏资金了。
  “虎娃,一切就看你的了。”
  她心里祈祷着,刚刚说完话,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
  “秀,刘先生来了。”
  心腹跑进来冲着她说道,带着一脸的惊讶。
  “刘先生,哪位刘先生。”
  上官婉儿奇怪的问道。
  “还能是哪个刘先生啊,就是你一直想要见到的那位啊。”
  心腹笑道。
  听到这话,上官婉儿顿时就愣住了。
  “他在哪里。”
  她说着,光着脚就要往外跑。
  “秀,先别着急啊,你就算是不穿鞋,可是,你总要把睡衣给换了吧,他身边还跟着一个女人呢。”
  听到这句话,上官婉儿顿时一愣,眉头一皱,这才点了点头,没问什么,挥手让她离开,穿上衣服出去,看到虎娃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扑进了他的怀里。
  “你吓死我了,你不知道,昨天晚上我一晚上都没敢睡觉,你也不说给我打个电话,你怎么那么傻啊。”
  她拍着他的胸膛说着,眼睛里已经带满了泪水。
  虎娃轻轻一笑,拍了拍她的背,说道:“傻瓜,你看我像是有事的样子吗,放心吧,我可是金刚不坏之身啊,钱我给你送来了,你的难关可以过去了。”
  听到他的话,上官婉儿顿时就紧紧的咬了咬嘴唇,眼神里带着浓浓的感动。
  “如果为了这些钱让你受伤了,我宁愿这辈子都不做生意,一辈子陪在你身边。”
  她说着,眼睛里带着满满的泪水。
  看到她这个样子,虎娃顿时心里是无比的得意,这是上官婉儿第一次为了他哭,他感觉自己好幸福。
  “好了,乖,没事了,钱我怎么给你,是给你转账还是直接给你卡,你要记住了,现在这件事情已经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了,而是两个势力之间的事情,你如果输了,我的脸就让人给打了。”
  他说道:“我不能允许我的女人竟然因为钱被人给欺负,这是绝对不允许的。”
  一句霸气十足的话,顿时就让上官婉儿彻底地愣住了。
  从小到大,所有的人都知道她是个天才,不管任何事情,每个人都相信她能够独立完成,从来没有一个人会帮她,也从来没有一个人会鼓励她,因为她不需要,因为她就是最强的那个,她什么都靠自己。
  可是,自从遇到这个男人之后,她才发现自己原来还是一个女人,自己原来也需要呵护,在他面前,她的坚强变成了一张薄薄的纸。
  “给我卡吧,我现在真的很缺钱。”
  她笑道:“我不想给你说,可是,我更不想对你撒谎,我也想做个女人。”
  说完,她的脸上带着一股挑衅的神色看着虎娃身旁的柔情月。
  看到这一幕,顿时,虎娃就一阵头疼。
  “好。”
  他说着,就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卡递给上官婉儿。二十亿美元,瑞士银行的卡,你应该有办法处理的。“
  虽然早就知道了他昨天晚上拍卖得到了二十亿美元,但是当他真的把这么一张卡放在自己手上的时候,她还是愣住了。
  “二十亿,还是美元,你确定。”
  她咽了口唾沫说道:“我知道我不应该怀疑你,只是,这笔钱,实在是太多了。”
  她的脸上带着一抹不可思议的惊讶。
  “多?我没感觉多啊,你拿去玩吧,赔了就赔了,别在意这些,主要是要开心就好。”
  虎娃笑着说道:“别为我省钱,我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不够的话再给我说,我再给你弄点去。”
  “够了,够了,这些钱都够我把天京的天给捅个窟窿了。”
  上官婉儿急忙说道,脸上带着一抹无比自信的光芒。
  陪她了半天,和她亲热了一顿,她就去忙了。
  因为虎娃又不着急回去,所以干脆让柔情月带着他在天京随便转转。
  “你知道吗,我小时候有一个很大的梦想,说出来你可别笑我啊。”
  虎娃说着,一笑。我想要带着我爸妈,在天京好好的玩上一圈,那个时候,我感觉天京好远,好神秘,现在来了,也没感觉有什么不一样。“
  听到他的话,柔情月顿时就笑了。
  “你看,我就知道你肯定就要笑我的,是不是感觉我好天真啊。”
  虎娃继续说。
  “不是,我只是感觉你好可爱。”
  柔情月笑道:“上次你来的时候,几乎把天京给闹翻了天,这次竟然还能说出这种话,是了,你可要小心了,天京现在有好多人可都在等着找你的麻烦呢。”
  “据我所知,好多富家公子组织成了一个屠虎联盟,说要把你给逐出天京。”
  听到她的话,虎娃顿时轻蔑的一笑,指着背后不远处跟着的车队说道:“不是还有他们吗,难道你对我的战斗力还不相信啊,别说是那些公子哥了,就算是背后那群人全部加在一起,也不是我的对手。”
  “哼,他们真以为我是白痴啊,他们在车里打电话给别人说我的位置,我都知道,只是不想理他们而已,真以为自己做的多神秘啊。”
  柔情月一愣,笑着摇摇头。
  “放心吧,即便是那些人也不敢在路上把你给怎么样的,现在天还没黑,在天黑之前,就是最后安静的时候。”
  她的话音刚落下,就听到一阵发动机轰鸣的声音传了过来,抬头就看到原本安静的人行道上猛的冲过来一辆越野车,径直的朝着虎娃就冲了过来。
  眼看就要撞到他身上了,虎娃顿时一把把柔情月朝一边推了过去,身形一纵就跳了起来,在司机惊讶的目光下,落在了车盖上。
  “吱吱···”一阵急刹车的声音,车子停了下来,车手还没来得及转身逃跑,就感觉车上的人竟然跳了下来,他只看到那个人冲着他露出一个微笑的表情。
  然后,整个车子就被翻了起来,翻了个底朝天。
  背后跟着的一群保护他的人本来准备冲上来,但是看到这一幕,顿时都愣住了。
  “我的天,超人。”
  “不可思议。”
  “那群人脑袋肯定不是让门给夹了就是让驴给踢了,竟然想要和这个家伙作对。”
  “是啊,他们是在找死。”
  领队的几个人自言自语的说道,然后都冲了上来。
  “我知道,你们没有反应过来,收拾一下残局吧,如果不想我去找上官无趣发怒的话,你们应该知道怎么说话。”
  虎娃冲着他们笑道。
  “我知道,我知道,一辆车想要撞你,结果自己把车给开到了草丛里。”
  带头的少校说道。
  “是,我们作证,我们都看到了。”
  旁边的一个人也说道。
  听到他们的话,虎娃顿时就笑笑,不说话,走过去带着柔情月往前走去。
  “你感觉他们可靠吗?”
  虎娃看着柔情月问道。
  “你觉得他们怎么不可靠了。”
  柔情月反问。
  虎娃一愣,想了想,他们的确是没什么能威胁到自己的,做了个无所谓的样子,笑了笑往前走去。
  一直逛到了晚上的时候,两个人才停了下来。
  “哎呀,第一次走了这么多的路。”
  虎娃笑道,看着眼前的天京大酒店。这家酒店应该很有名吧。“
  “当然了,这可是天京最有名的酒店了,好多名人的招待都是在这里,还有好多总统都是在这里。”
  柔情月笑道:“要不要我们今天就住在这里?”
  虎娃嘿嘿一笑,摇摇头说道:“不用,我对这种豪华的地方不感兴趣,不好玩,我要去适合我自己的地方去玩。”
  他说着,脸上带着一抹神秘的笑容。
  “不要脸。”
  柔情月笑道。
  就在这个时候,旁边忽然传来了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
  “哟,话说的挺大气的,怕是八成是因为没钱才不敢进去吧,啧啧,有些人啊,就是喜欢装。”
  虎娃扭头看过去,就看到一个穿着礼服,脸色白皙的男人正拉着一个女人从他身边缓缓走过去,脸上带着一脸的不屑。
  “你肾虚啊。”
  虎娃忽然冒了这么一句。
  男人一愣,顿时就一脸怒气的看着他,还没来的及骂一句,就听到虎娃继续说:“你应该是肾虚,根据我多年行医的经验,你不仅肾虚,而且,心脏还不好,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在床上的时间应该不超过两分钟。”
  他说着,一脸认真严肃的表情。
  听到他的话,男人顿时就愣住了,他身边的女人更加吃惊。
  身为他的妻子,和男人在一起好长时间了,对他的身体她最清楚了。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啊。”
  女人顿时就惊讶的问了一句。
  听到她的话,虎娃顿时嘿嘿一笑,揽着柔情月的肩膀说道:“走吧,我们今天就住在这里了,这里晚上总有个什么表演的地方吧,不然的话我就要闷死了。”
  “好。”
  柔情月笑着说道,跟着他往里面走去。
  “喂,你不能走,给我道歉,道歉了才能走。”
  男人立马就冲着虎娃吼道,只是刚吼完就被女人拍了一巴掌。你能不能给我少说几句话啊,给老娘闭嘴。“
  听到她的话,男人顿时就不吱声了。
  “那个,敢问你是怎么看出来我丈夫身体不好的啊。”
  女人看着虎娃一脸急切的问道:“说实话,我找了很多医生,都没用,他,他,没法说。”
  女人一脸的为难。
  “想知道我是谁,好,简单,让他跪下。”
  虎娃笑着说道:“先道歉。”

  听到他的话,男人立马就想要发怒,却被女人一脚踢了过去。
  “赶紧给跪下,人家一眼就能看出你的问题,八成是个高手呢。”
  女人冲他吼道。
  男人咬咬牙,看着女人一脸为难的说道:“媳妇,这里这么多的人,丢人啊。”
  “你还知道丢人啊,谁让你刚刚得罪人家了,赶紧给人家道歉。”
  女人说着,冲着虎娃笑道:“不好意思啊,你放心,我一定让他给你跪下道歉。”
  说着,她就一脸恶狠狠的看着男人。
  “你说你晚上还想不想回家了。”
  她冷着脸问道。
  “想。”
  男人支支吾吾的说道。
  “想还不听话,赶紧给人家道歉,不然的话,我回去就给你爸你妈,我爸我妈都说你欺负我,你看着办吧。”
  女人冷哼了下说道。
  听到这话,男人顿时就两腿一软,看着虎娃,看着自己媳妇,再看着身旁一个个路过的人,简直快哭了。
  “好了,我就开个玩笑,不用跪下了,道歉就好。”
  虎娃急忙说道。
  看着这位仁兄难受的样子,他于心不忍了。
  只是他放过他了,女人却不放过。
  “不行,想都别想,跪下,竟然不听我的话了,想造反啊你,我问你,刘大同,在我们家谁最大。”
  女人问道。
  “当然是老婆你最大了。”
  刘大同一脸赔笑的说道。
  “那我说话你听不听。”
  王丽冲着他吼道。
  听到这话,刘大同简直快哭了,看着虎娃说道:“兄弟,我错了,你就当我是我刚刚放了个屁,饶了我吧。”
  说着,他就要跪下。
  虎娃急忙把他给扶住。
  “千万不敢啊,我说了,我只是开个玩笑。”
  虎娃急忙扶着他。
  “兄弟,你还是让我跪下吧,不然我媳妇晚上不让我进门的话,我就更惨了。”
  刘大同一脸苦涩的说道。
  他这辈子什么出息都有,就是一点,怕老婆。
  “刘大同,你还是这个样子,真不知道你家老爷子是怎么教导你的。”
  柔情月在一旁冷哼道。
  听到她的话,刘大同这一楞,抬头看过去,顿时就愣住了,一头的冷汗。
  “老天,冷血菩萨,您怎么在这啊,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您的朋友,看来我还是要跪下啊。”
  刘大同的表情更加苦涩了。
  “我艹,你能不能给刘家人长长脸啊,他妈的给老子站起来,像个男人。”
  看到他这幅窝囊的样子,虎娃顿时就毛了。
  “我看你就是天生犯贱,竟然能听一个女人的话给人下跪,你难道不知道大男人就要顶天立地这句话啊,你爸妈是怎么教你的啊。”
  他吼道。
  “他没爸妈,他爸妈都是烈士。”
  柔情月在一旁提醒了一句。
  虎娃一愣,犹豫了一下,说道:“这样啊,那有情可原,窝囊点就窝囊点吧,你媳妇还行,最少知道心疼你。”
  他立马就改口了。
  “拜托你了,他们刘家一脉单传,到这一代就只剩下他这么个孬种了,今年都三十三岁了,你看我这个肚子,一点反应都没有,你能看出他的毛病,有没有法子帮帮他啊。”
  王丽看着虎娃哀求着。
  听到她的话,虎娃犹豫了一下,看着柔情月小声的问道:“这个人能帮吗?”
  “这个你也能帮?”
  柔情月反问。
  “当然了,不然我问你这个问题啊。”
  虎娃小声的说道。
  “那就帮吧,他爷爷是那位。”
  柔情月说着,在他耳边说了一个名字。
  顿时,虎娃的脸色就变了。
  “真的?”
  他问道。
  “真的。”
  柔情月认真的点头。
  “这样的话,我今天必须帮他了。”
  他说着,就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瓶子,从里面倒出了一颗药递给了刘大同。现在就吃下去,最多半个小时,你的毛病应该就没啥问题了。“
  听到这话,顿时刘大同就愣了一下。
  幸福来得太突然了,他有些不敢相信了。
  “这个,真的有用吗。”
  他说着,带着疑惑看着虎娃手上的黑色小药丸。不需要吃上几个疗程什么的吗。“
  他吃了很多的中药,冲着虎娃问道。
  “放心吧,就这颗药,足够让你恢复了,你这身体,算了,那个问题我还是不说了。”
  虎娃说着,想了想,又拿出药瓶倒出了一颗。
  “你,也来那一颗吃了,你的身体也有问题。”
  他看着王丽说道:“速度了,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我这个药可贵了,是看在你爷爷和你爸妈的面子上才免费的,只此一次,再无下例。”
  听到这话,刘大同犹豫了一下,点点头,拿过药丸直接扔进嘴里,入口即化,立刻就感觉到一股热流从自己的喉管往下缓缓的传入到了肚子里,然后传递到了下身。
  看到他吃了,王丽也吃了,也是同样的感觉。
  “我感觉身上好热啊。”
  刘大同说着,脸色都开始变红,忽然,他感觉到了什么,伸手在自己下身轻轻的摸了一下,这才露出一脸狂喜看着王丽。
  “媳妇,我好像可以了。”
  他小声的说道。
  “真的吗。”
  王丽的声音也很小。
  看到他们两个神经质一样的样子,虎娃摇摇头,拉着柔情月往酒店大厅里走去。
  “真不知道你从哪里弄出来的那些神奇的玩意,不过貌似真的挺有用的,能不能量产啊?”
  柔情月看着他笑着问道。
  听到这话,虎娃顿时就露出警惕的目光,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
  “大批量的话,不现实,不过需要个三五百颗还是有希望的。”
  他说道:“不过要拿钱,我可不能免费工作,批发价,一瓶五十万,其实就是续命丹。”
  听到他的话,柔情月先是一愣,然后问道:“那你给我的那种药丸是什么药啊。”
  “那个,我没法量产,只能给你。”
  虎娃笑道:“那个东西,我把它叫做大续命丹,就是昨天晚上拍卖的那个。”
  柔情月一愣,问道:“那昨天晚上那颗药呢,真的给了那个女人了吗?”
  “当然啊,人家掏钱了啊。”
  虎娃笑道。
  “哼,你可真舍得啊。”
  柔情月冷哼道。
  虎娃嘿嘿一笑,不说话。
  这个话题他不能多说什么。
  走进酒店,从进门到前台,虎娃就一直惊讶。
  “我的天,这里真豪华。”
  他说道。
  “你是不是还想说这里的服务秀都那么漂亮,如果能抱走一个就好了。”
  柔情月笑着接着他的话说道。
  “是啊是啊,你怎么知道我的想法啊。”
  虎娃立刻说道。
  只是这话说出来他就感觉到不对劲了。
  “不是,那是你说的,不是我说的,我是在想,大地方就是大地方啊,这里的一切都比南华市要好多了。”
  虎娃急忙纠正。
  不过柔情月却冷哼了一下,不理他了。
  “刘先生,有人已经帮您预订了房间,8888房,这是您的钥匙。”
  虎娃刚刚走到前台,前台漂亮的接待秀就拿了一把钥匙递给了他,微笑着看着他说道。
  顿时,虎娃一愣,看向了边上的柔情月。
  “别看我,我可没那么大的能量把8888房给预订了,我想,八成是那个烧包货,除了他,没人能干出这种事情了。”
  柔情月叹了口气说道。
  “哪个烧包货,我怎么不知道啊。”
  虎娃奇怪的问道。
  就在这个时候接待秀再次说道:“刘先生,帮您订房间的先生让您去6666房间找他。”
  “我现在非常肯定绝对是那个烧包货给你定的房子了,除了他,别人没这么大的能量。”
  柔情月说道,脸上带着酸酸的表情。
  听到她的话,虎娃更加郁闷了。
  “我还是不清楚你到底说的是谁?”
  他问道。
  “你上去就知道了,这个人你认识,而且,很熟悉,今天你也能看到他真正的样子。”
  柔情月有些无奈的说道,让楼上走去。
  到了楼上,敲开门,看到眼前的这个人,虎娃就好像是吃了炸弹一样的愣住了。
  “我靠,不是吧,怎么会是你啊。”
  他惊讶的说道。
  “怎么不会是我啊,难道在你心里你师兄我就一直只能是个木木的,穷穷的人吗,你也不用脑子想想,如果我是一个很穷的人,怎么会把那辆车改装的那么拉风啊。”
  这个人,赫然是木风。
  “不是,我只是,很惊讶。”
  虎娃一脸不可思议的说道:“我是真的没想到,你竟然这么有钱。”
  木风摇摇头,说道:“这和有钱关系不大,在天京,你最关键的不是要有钱,而是要有权。”
  他笑着让开门。
  “先进来再说吧,我的好师弟。”
  他说道。
  “别叫我师弟,我没你这样的师兄,我师兄很穷。”
  虎娃有些郁闷的说道,走进了房子,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直接把脚放在茶几上。
  “我说句实话,我也曾经怀疑过你很有钱,但是,却从来没想过你竟然是个扮猪吃老虎的主啊。”
  他随手拿起一个苹果咬了一口问道:“你给我说实话,你究竟叫什么名字,我感觉你的名字都是假的。”
  “你说的很对,我的名字就是假的,不过这个有关系吗,我还是你是师兄。”
  木风摆摆手做出一副无奈的样子。没办法,我的身份太特殊,所以,只能一直隐姓埋名。“
  “那你姓什么。”
  虎娃问道。
  “柏,柏木风,这个名字我不是很喜欢,不过他是我爷爷取得名字,我只能认了。”
  木风笑道:“你还是叫我木风吧,听着顺口。”
  “怎么还有柏这个姓啊。”
  虎娃奇怪的问道,看着一旁的柔情月。我在书上都没看到过有姓柏的名人啊。“
  柔情月摇头,说道:“那只能说明你孤陋寡闻,相传,他这一脉是柏芝前辈的后代。”
  她说着,顺便说了一下柏芝的身份。
  “我的天,这么拉风啊,难怪你总是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啧啧,原来你竟然有这么个牛气的身份啊。”
  虎娃说道。
  柔情月继续说道:“他还有一个身份,是因为他母亲,他母亲是裴氏家族的这一代族长的长女,所以,他的身份是挺特殊的,最少,即便在天京很嚣张的那个所谓太子,见到他也要绕着走。”
  “太子?太子不是上官洪峰吗,他不是已经被我给弄残废了吗。”
  虎娃奇怪的问道。
  “他只是东太子。”
  木风笑道:“还有一个西太子,好多事情,以前碍于身份,我都没给你说,现在倒是能告诉你了。”
  “好了好了,这些我没兴趣,今天晚上我就回去了,这个城市太大,我呆着就感觉浑身不舒服,我还是回我那一亩三分地比较好点。”
  虎娃打断了他的话,没有让他继续说下去。
  对他的性格,木风也很了解,知道他不是在娇柔做作,也点了点头。
  “好,这样的话,晚上我送你吧。”
  他笑道;“本来的话,我是要招待你一下的,只是现在你既然这么着急,那就算了。”
  他说着,还冲着虎娃眨了眨眼睛。
  “招待我,怎么招待我啊。”
  虎娃果然来兴趣了,看着他嘿嘿一笑,问道。
  木风顿时就看了看柔情月,然后冲他做出一个噤声的动作。
  “好了,你们两个,不用那么为难了,把上面的钥匙给我,我先上去了,记得早早回来,十二点以后回来的话,我就不给你开门了。”
  柔情月说着,从虎娃手上把钥匙拿走,扭头就走。
  等到她走了关上门,木风才冲着虎娃竖了根大拇指。
  “你真牛了,竟然把这个女人都驯服的这么服服贴贴的。”
  他笑道。
  “先别说废话了,你说你准备怎么招待我,让我听听。”
  虎娃嘿嘿笑着说道:“别告诉我说这么正规的地方还有那种服务啊。”
  木风顿时就白了他一眼,说道:“看你那点出息,难道就不能有点高雅的想法啊,真龌蹉。”
  “屁,你什么德行我能不知道啊,以前跟着我的时候经常晚上出去找秀,你以为这些事情我都不知道啊,我只是不愿意说你罢了。”
  虎娃哼了一下说道。
  木风一愣。
  “靠,这你都知道啊,真他妈的,我还以为我做的多么天衣无缝呢。”
  他笑道:“好了,我不逗你玩了。”
  他说着,声音放低,对着虎娃嘿嘿说道:“你有没有睡过明星啊,就是电视上的明星。”
  “咋,明星还能睡啊。”
  虎娃问了个很白痴的问题。
  木风再次白了他一眼。
  “你个土球,明星不是人啊,真是的,我有这有几个小明星,还有一个大明星,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一下,我想,你只用把那个容颜不老丹拿出来两瓶,她们,嘿嘿,应该是半点问题都没有的。”
  他说道。
  “能行吗,什么明星啊。”
  虎娃有些怀疑的说道,心里却已经欲火直烧了起来。
  “人家好歹都是名人啊,怎么会做这种事情啊。”
  木风再次白了他一眼,用一种很无知的眼神看着他。
  “我说你没见过世面吧,你还不信,跟我顶了好几次的牛,这么给你说吧,所谓明星,说白了,也就是贵点的秀,只要你愿意出钱,就没有弄不到床上的,不过这次的明星可都是港台的。”
  他嘿嘿一笑说道:“有个刘红,还有个黄玉,你都听过吧。”
  “这个,还真没听说过。”
  虎娃摇头。我不怎么看电视。“
  木风被打败了。
  “好吧,我TMD算是碰上极品了,不过等会她们来了保准让你眼前一亮,真的,这两个女人虽然经常上电视,可是我告诉你啊,她们可什么都会,吹拉弹唱样样精通。”
  他笑道:“虽然说模样肯定没有师姐好,但是,在世界面前你也不能那么放纵不是吗。”
  “这个倒是,那好,就这样,是了,你有没有认识的日本女人啊,我听说日本女人很好玩啊,给搞两个呗。”
  虎娃嘿嘿笑道:“最好再给弄两个欧洲的妞,都尝尝鲜,好不容易来一趟大城市,可不能回去都没个能吹的事。”
  听到他这话,木风顿时就白了他一眼。
  “你不是刚刚才从非洲回来吗。”
  他问道。
  “那不一样,非洲那什么地方啊,都是黑人,我想要白人,懂吗,真没水平。”
  虎娃终于找到了一个攻击他的理由,白了他一眼。
  看到他这个样子,顿时木风就笑了。
  “好,好,是我没水平,那我给你弄几个长腿的俄罗斯妞,你感觉怎么样,绝对漂亮,身材绝对好,不过能不能搞上床那就看你的功夫了。”
  他说道:“给你来个三国女人联谊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