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区 火箭云盘 BT最新合集 BT亚洲有码 BT亚洲无码 BT欧美无码 BT三级写真 网盘迅雷
电影区 在线无码 在线有码 高清区 VR片 蓝光原盘 高清无码 高清有码 女优全集
图片区 动图车牌 清纯唯美 网友自拍 偷窥原创 裸露激情
小说区 现代激情 同事女友 公车痴汉 古典武侠 暴力强奸 校园春色 家庭乱伦 淫妻交换









干干瘦瘦的年轻男子

1月前   ·   【小说】淫妻交换
 在接近傍晚时候,江老爹带来了一位不起眼干干瘦瘦的年轻男子,大约三十岁左右,貌不惊人,但是一双眼,时时露出精光,显示出主人的智能。

  但是当我与他目光相对时,那充满智能的眼神却是模糊起来,让我完全看不透他本来的面目。

  爷爷热情的介绍着:「这位是「戴笠」戴先生,这位是想和你认识的陈亦帆「陈先生」。」

  我立刻过去与他握手并且说:「欢迎戴先生,我是陈亦帆,久仰!久仰!」

  戴先生笑说:「江老爹、陈先生,废话不说了,我的游戏规则你们都很清楚了,我开门见山的直说吧!一年一万两银子,金元卷,银币,银票我皆不要,如果是黄金则以当时市价换算。」

  听他说完条件,我第一个感觉是戴先生对现行流通的货币并没有信心,这点倒是英雄所见略同。

  我想一年一万两银子,对于一般的人或家族可是提供不起的,但若是自己要供养一个情报网,光人事的费用可能就不止一万两银子了,何况有时消息也需要花钱。

  我立刻答应:「好!希望能和戴先生合作愉快。」

  「呵!呵!呵!陈先生果然爽快,如此我也不用藏私了,首先!先将你现在的状况来和你分析一下。」

  他喝口茶才继续说:「要在广州投资酒店,其实是很有眼光的主意,但是现在造成盘根错节的情形,是因为有一个也姓陈的小军阀,他想发展自己的势力,在所有油水都已经被既得利益者分食后,他只有向外发展,而你们的出现,却是正好可补足了他的需求,所以他想尽法子要分你们事业的一杯羹。」

  「若是你们还想在广州发展的话,有一位「蒋先生」你们可以接触看看,他是孙大统领的手下,他计划在广州成立部队,确实所在的位置还未决定,听说有可能是黄埔吧!」

  接着我不讳言的直说:「广州我们不想再碰了,我想移到香港,现在香港由于是英国的租地,治安条件比国内好,且各国经商的人都有,是成立酒店更好的地方,我想转头到那儿试试!」

  戴笠听完直点头,说:「陈先生好眼光,政治不碰是对的,香港是不错的环境,这方面我就不再班门弄斧了。」

  接着他说了一个我不了解的事情,他说:「日本人对我们的国家有狼子之野心,想尽法子破坏我国的经济,你们布行缺布料,还有盐货今年缺得厉害都有日本人在后面搞鬼,你的外公王大人我怀疑他有可能是被日本人害死的,至于详细的细节,我想你要去一趟江苏无锡,问你外婆就可以明了了。」

  我呆了一下说:「不瞒戴先生,我父亲走后,有关我母亲那方面的消息几乎都断了线,我根本不知道我外婆住在那儿!!」

  他说:「这你不用担心,我会想法子,到时我会和你连络,我走了。」

  说完他就起身要离开。

  眼见他要走,我慌乱的说:「戴先生不留下用餐吗?」

  江爷爷笑着说:「亦帆我代你送戴先生吧!你忙你的,不用担心,戴先生现在如此说,表示事情还不急迫,你可以先布署香港设立酒店的事。」

  我点头说:「知道了,爷爷!戴先生希望能很快再见面。」

  诚心的与戴先生握手道别后,回到大厅想着刚才听到的事。

  晚上吃饭时把今天与戴先生说的内容与雅婷及慧英、慧芸详细的叙述,连旁边的凝瑜及凝芳也仔细的听着,倒是湘儿、飞儿和凤儿在忙晚餐的事。

  慧芸说:「亦帆外婆那儿一有消息就过去吧!到时凝瑜、凝芳陪你同去。」

  我说:「为什么?」

  不解的看着她们。

  凝瑜笑说:「我们两个可是咏春拳的高手,另外少爷拿去江家的长短枪我们也练习了不少,爷爷还直夸我们俩是「神枪手」。」

  我看着娇滴滴的俩人有点不太相信。

  慧英对着我及凝瑜、凝芳说:「你别怀疑她们了,而你们俩人要叫相公了,还叫少爷吗?」

  我笑嘻嘻的说:「对!过来,相公要打妳们的屁股!嘻嘻!」

  凝芳巧笑嘻嘻的来到我身边,温柔的看着我说:「请相公处罚!」

  她笑闹的以为我在慧芸及慧英面前绝对不敢乱来,所以开玩笑似的移身到我面前。

  这样一来等于羊入虎口,我双手先是搂着她的纤细柳腰,接着右手轻拍了圆挺的翘臀,然后两手各抓着一边美臀,揉搓起来,同时双手将她抱紧,将阳具贴在她的私部上,慢慢磨擦着。

  凝瑜看了红着脸,依着慧芸说:「芸姐妳看他…他好色……」

  凝芳被我搞的吐气如兰的娇喘,我把她抱入怀中说:「我的好妹妹,哥哥想肏妳!」

  她将头藏在我胸膛里小声的说:「哥哥……要……先…先……姐姐,再来才是我。」

  我听不清楚说:「先怎么样?」

  她娇嗔的说:「先……先肏姐姐……」

  我笑呵呵接着说:「再干妳。」

  她双手擂在我胸口说:「你…你是色狼……淫贼……」

  慧英笑着说:「还吃不吃饭啊!」

  我笑着说:「吃啊!妳们吃饭,我吃妳们…嘻嘻!」接着过去抱住雅婷。

  雅婷涨鼓鼓的乳房一半落在外面,她正在喂儿子吃奶,她似乎知道我想要做什么。

  「去!去!去!找芸姐、英姐,你没有看到人家在喂儿子吗!」然后她交代湘儿将饭菜打一份,要回房吃,顺口说道:「人家月子还没有做完,你不要来惹我。」

  我笑着转到慧芸处,先是隔着衣服轻抚她的双乳,接着和她亲嘴儿……

  啧!啧!的声音让剩下的六女面红耳赤,换到慧英处将手摸入裙内放肆的抚摸着,同样亲过嘴后,将慧芸抱在怀里,嘴巴在她耳旁轻语:「好老婆,给我吸吸好不好?」

  接下来大家都看傻了,慧芸先与我深吻了一次后,将刚离开还带着一丝口水的樱唇在我耳边轻舔了一下我的耳垂后,然后略带风骚的说:「脱光了裤子吸才过瘾。」

  接着她又吩咐飞儿及凤儿说:「把暖炉点起来!」

  暖炉将房内暖的热烘烘的,众女的脸都变的红通通的,倒不是暖炉的关系,而是原来陈家的大家长,现在毫不扭捏的在大家面前轻解罗衫后,一具完美无暇的雪白胴体展现在大家面前。

  而且当别人不存在似的将自己尖挺的美乳已淫秽的动作喂入我的口中,然后帮我脱衣服,很快的饭厅出现了两个赤裸裸的肉体,这样开门见山的做法,我还是第一次尝试,淫乱的刺激让大阳具暴涨的十分硕大。

  当我将粉红色的乳头吸的长长的,然后吐出来想要欣赏乳房的圆润美姿,慧芸嘴儿又来亲我并主动将舌头伸入过来,同时跨坐我大腿上。

  此时慧英怕吃饭用的小绣龙墩吃不消,换了一个大的,我两手抓住慧芸的臀部,俩人轻巧的换了个较大的绣龙墩。

  坐下来的同时慧芸将我的龟头抵住花瓣上,淫液一下就将龟头润滑了,但是龟头确是过门而不入,整根鸡巴紧紧贴着肉缝磨擦着。

  大鸡巴已经忍无可忍了,抓住她想肏穴,她笑嘻嘻的说:「这么没耐性,如何能满足我们…」

  她离开我的身体,蹲在我面前,我坐着两腿打开,鸡巴直挺挺的指着她的樱唇,她右手先是将龟头后面那节握住,轻巧有节奏的前后抽送着,然后樱唇先是亲吻了发亮的龟头,接着舌头渐渐舔着马眼,一双杏花看着我,然后慢慢将龟头整个含入。

  我舒服的直呻吟:「啊……喔……哦!好爽!」

  慧英跟着也脱了个精光,将她的美乳塞入我口中,如此淫秽的情景刺激着凝瑜与凝芳俩人,俩人站不住脚的皆围着饭桌边的绣龙墩坐着,两双美目确是直盯着我们的肉体上离不开去。

  鸡巴深插入慧芸嘴里,嘴内的嫩肉将阳具包的紧紧得,她同时嘴手齐动,鸡巴在嘴里肏送起来。

  我右手摸着慧英的肉缝上,还不时的搓揉上方的肉蔻,淫水流的满手都是,慧英笑嘻嘻看着我,然后蹲到慧芸身旁,俩人神秘的笑了一下后,慧芸从我左腿内侧舔了上来,而慧英则从右腿内侧舔了过来。

  最后俩人的手同时握住大阳具,不断的耸动着,而俩人的嘴分别舔吸着左右的懒蛋。

  我终于失魂的叫着:「老婆……妳们……把……我……整死……了……」

  大鸡巴涨的更加宏伟,俩人听到我的话像是受到鼓励一般,开始分工的舔吸大玉茎,两条像是灵蛇般的舌头合作无间的将阳具包围着。

  一条舔着肉陵而另一条则舔着马眼,一股尿意,被激起。

  慧英马上感受到阳具上的脉动,淫荡说:「你还没有肏屄,还不可以射。」

  接着用力箍住鸡巴的尾端,射精的欲望立刻就被降低下来,而我自己也想法子分心,以避免所有的感觉集中于阳具处,用来控制要射精的欲念。

  正好眼神看到凝瑜及凝芳俩人,于是注意力放置于她们俩人身上,马上一股要射的欲念就分神了,看她俩人下身都夹的紧紧的,心里登时想到梅红的白虎美屄。

  想到此我示意凝瑜、凝芳过来,凝芳刚才被我占了便宜后,现在反而不愿意过来。

  倒是凝瑜大概知道迟早跑不出我的魔掌,害羞的移到我身旁,两眼看着正被慧芸及慧英吞食的大阳具。

  我空闲的手立刻招呼到她身上,她扭捏的娇呼着:「我……我……不……不行……爷……」

  我将手沿着衣服深入内部,终于抚摸到一对挺拔又有弹性的肉球,揉捏一番后正想将她衣服掀开,此时慧芸及慧英俩人分别起身后,上半身靠着椅墩,两只脚膝盖着地,双脚分开,整个美臀对着我,于是我跪着面对她们,两个湿漉漉的美穴就呈现在我眼前。

  先开始品尝慧芸的屄儿,虽然已经舔过百次,依然令人心动的肥沃美穴,我还是百尝不厌。

  接着是慧英的花瓣,虽然是姐妹但是两个美屄确是各有风味,俩人在我的舌头肆虐之下开始呻吟出来。

  从后面将鸡巴先抵在慧英的花瓣上,磨擦了一阵子由于屄口相当润滑,龟头逐渐陷入了两片大阴唇之中,我腰部稍为挺进,龟头即插入了紧密的肉壶内。

  「哟……好粗……好美……老公……我……要全部…插进来!」

  在众人的眼睛观望下,巨大的茎干已没入了蜜穴之内。

  一开始,肉棒杵在紧密的肉层内,嫩肉给予茎身的美感慢慢在升华着,随着缓慢的抽送,磨擦的快感也随着升高,节奏也跟着改变。

  凝瑜及凝芳看到如此巨大的阳根,居然可以插入慧英狭窄的密穴内,而且慧英一副飘浮于云端之上的舒爽神情,可见阳具带来的快感极为强烈,俩人私处不禁流出更多的淫水。

  慧英及慧芸俩人对我的娇痴淫态,给她姐妹俩心里很大的震撼。

  当我鸡巴肏的火热时,我退出慧英的美屄,湿淋淋的龟头顶住慧芸的穴口,龟头如识途老马一般,在蜜汁的浸泡下再次回到温暖的肉屄中。

  「噗吱…噗吱」的肉声、淫声充满一室。

  凤儿、飞儿早已看得性起,只是在慧英及慧芸面前不敢放肆,苦苦忍耐着,等到慧芸大胆演出后,俩人早已将手伸入裙内抚摸自己的花瓣。

  当我轮流抽插慧英及慧芸的美屄时,她俩人也将衣服脱光了,以同样的姿势排列于慧芸身旁,暖炉将房内烘的暖烘烘的,四具白皙如玉的肉体及两位衣衫不整的美女,让温度逐渐升高的饭厅内春焰熊熊、猛烈地燃烧起来。

  在慧芸的花房肏了约十分钟,转到凤儿的私部,龟头磨擦着大阴唇稍微插入至小阴唇时,穴内已经十分湿润,大鸡巴整根用力肏入,每次都结实的与花蕊结合,慢慢的,她花心开了,我才移到飞儿的玉户处。

  再度肏入她深紧的肥穴,深入的抽送起来,边做着活塞运作,边回味四个美屄的滋味。

  慧英的穴很紧但是由于较早失身于我,屄儿虽然被长大的鸡巴再次肏干,但是适应力较强可用五分力干,慧芸屄儿较妹妹肥紧,又是才新被耕耘,最多只能用三分力肏。凤儿因为生过孩子,屄儿较为宽松让我可以大刀阔斧的操,飞儿则与慧芸相同但是她的紧屄稍为深了些,以致于我可以多用点力肏她。

  四个人四种不同的肏屄方式看得凝芳及凝瑜是既期待又怕受伤害。

  当我又轮着肏四个屄时,飞儿及凤儿后来先让她们抵达了极乐世界后,最后专注的肏着慧英及慧芸。

  先是轮流肏着,不一会开始先干慧英的屄,并且次次都顶到花心,再抽送百余下,她穴内嫩肉开始不规则的痉挛,一股热潮涌出。

  慧芸怕我太累要我坐到椅上,温柔的与我亲嘴后,才坐进我怀里,右手将大鸡巴姿势调整好,蜜壶才慢慢的将肉棒整根吞噬。

  「啊……嗯……凝瑜……到房内……拿……补酒……给爷喝!」

  她边耸动着腰部边与凝瑜说话,同时肉声「噗吱……噗吱……」交杂其间。

  我吸着美乳听到她的话忍不住问:「好老婆…那是什么……酒?」

  她妩媚的说:「那是……让……老公……金枪不倒……的……好酒……这…

  样……你……才能……天天……肏我……嗯……嗯……真……好!」

  她动情得加快速度套送。

  慧芸的肉穴开始有缩紧的现象,我也配合的让阳具抽送更有劲道,在慧芸的美屄挤压下,将子孙射入她子宫内。

  俩人同时达到高潮,身体确没有分开,阳具依然插在屄内,抱着慧芸就这样赤裸裸的吃着晚饭。

  一顿香艳刺激的晚餐终于吃完了,慧芸及慧英只换了薄如蝉翼的衣服,里面什么也没穿,整个肉体若隐若现的十分诱人,只可惜今天真是太累了,阳具居然美色在旁也没有抬头。

  慧芸及慧英经过滋润后显得容光换发,俩人和我挤在客厅的纱发上,讥讥咂咂的聊个不停。

  我毫无隐瞒的告诉她们,是如何详尽的描述肏慧芸的细节,惹得亚兰和我大干一场,听的慧芸脸红的用小手擂着我宽阔的胸膛,讲到梅红的白虎屄,正好凝瑜、凝芳进来。

  听到我详细的讲「如何替梅红开苞」俩人脸红通通的听着,却没有像刚才在饭厅时那么扭捏了。

  慧英笑着说:「飞儿她们回去了,她们将这儿及房内的暖炉处理好后,就离开了,你要不要把她们都迁往我们家里,东西厢再住八个家都还措措有余呢!」

  慧芸笑着说:「好!就这么办吧!凝瑜、凝芳你还不快给她们开苞,小心她们被别人给勾引走了。」

  凝瑜及凝芳俩人居然异口同声的说:「我才不会呢!」

  俩人又害羞的互望了一下。

  我呵欠连连,最后抱着慧英及凝芳俩人回到房内就睡着了。

  接着一周轮流与大家行房,陈家剩下凝瑜及凝芳还未开苞,主要是想让她们慢慢的习惯有男人的生活习惯,如此才能像是倒吃甘蔗般愈来愈甜。

  而楼家只去了几次,由于停留的时间不长,也只能抚慰亚兰及梅红而已,连婉儿都还没有攻占,但是这几次再与楼家众女接触,大家感情更为融洽了。

  接着布置到香港设立酒店的前奏,分别去拜会了英国上海大使及英国商业代表,希望能从这里先开个头,然后接下来会有顺利的进展。

  原来买了要往香港的船票,结果戴先生的消息来了,说是找到了我外婆的住址了。

  在几番衡量下,我请小杜带仪馨及几个护卫去香港做前置作业,而我则带凝瑜及凝芳前往无锡找外婆。

  坐火车到无锡也要两天,买的是卧铺车箱,一路下来三人尝尽了春情,她俩人都是第一次单独与我相拥而睡,在车上也只有一晚,所以上半夜抱着姐姐睡,下半夜就移到上铺抱着妹妹睡。

  早上我性欲高涨,再加上昨天坐车并没有发泄,一大早老二直挺挺的直指凝芳的私部。

  嘴巴吸着她雪白粉嫩的胸脯,右手探入她的下身摸着粉嫩的肉缝。

  原本还在睡觉的她终于睁开了杏眼,感受到我大阳具已经与她花瓣接触时,她娇羞的将左脚抬起缠在我腰上,花房整个开放给大阳具。

  玉茎紧紧的贴着并且前后磨擦起来,凝芳立刻呻吟起来,「哥……哥……你好大……我会……怕……」

  只听到下面的凝瑜悉悉数数的声音,接着一张宜笑宜嗔的娟秀脸孔出现在我们的帘内。

  「别玩了,哥哥说要在床上给我们…那个,他在逗妳的,去吃饭吧!」

  我先下铺,然后笑嘻嘻的对她们俩说:「虽然我还没有攻占妳们的肥屄,但是我要检验一下,看妳们有没有偷汉子,嘿嘿!」

  她俩人给我一阵粉拳,但是还是让我欣赏了俩人最令人心动的桃源深处。

  到了傍晚终于到了无锡,但是外婆是住在城镇的外围,也只好等到隔天的早上再雇车前往目的地。

  隔日雇了一部车,一路慢慢进入山区,来到了一个鸟语花香的小村落,四处皆可见到桑树,不过由于已到冬季,树上只有零星的枯叶。

  凝瑜、凝芳一路欣赏着景色而流连忘返,都快要忘记到这儿来的目的地是做什么了。

  车子到达路的尽头,是一排排结庐而居的房子,看来住了有三十户的人家,每户人家门前都有一个与人同高的大木桶,木桶下方是铁制的,几乎每个木桶下面都烧着材火,木桶上方白烟袅袅,颇具诗情画意。

  由于我们的到来,引来村人的围观,为首的中年壮汉过来开口说:「请问你们来到我们村落有何贵事?」

  我先自我介绍:「我是陈亦帆,我父亲是上海英华钱庄的负责人,母亲是…

  ……」

  原来还没有说完,壮汉及村民都堆起笑脸,过来拥护我们进入一间大屋。

  「大少爷好!」

  壮汉热切的与旁边年长的长辈解释我是谁。

  我不好意思的说:「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没想到大家异口同声的说:「怎么不知道!嘻嘻!」

  看到大家的笑容,我真的傻眼了,因为我的确是第一次到这儿来。

  壮汉笑着说:「我是王化,丝织村的村长,少爷有所不知,老爷在的时候我们都是在英华钱庄出入的,少爷改成储存银行后,我们的财富增加的更快呢!只是最近日本人老是作梗,我们的利润开始下降,大小姐为此事正四处奔波着。」

  听到这,我才说:「我外婆在吗?」

  王化笑着说:「夫人住在离这儿约十分钟路程的竹园,我们准备了骡子驼少爷小姐上去。」

  这才与众人道别,上了骡子,一路慢行而上,路上美景有如仙境,过了约五分钟的路程后已经没有明显的路了,若不是熟悉地形的人肯定会迷路。

  终于出现了一片绿竹随风摇曳,这儿住了人家,从外面实在是看不出来。

  但是一转过竹林,马上出现了小型的江南式庭院,下了骡子,漫步经过了庭园,终于到达了房舍,房舍座北着南,盖的十分隐密,后方依地势而建,看不出房子的大小,进屋后虽然看不见雕梁画壁,但是从整体建筑的材质看来,都是一时之选。

  木材散发出淡淡的香味,让人身心舒畅,此时出来了二位女性,年纪看来稍长的与我有一丝相似之貌,另一位则长像完全不同。

  俩人看起来约与慧芸年岁相近,我想这位应该是我的阿姨。

  凝瑜及凝芳已经是美女了,但是眼前的阿姨确是更胜一节,丰腴的体态中呈现出纤细的柳腰,白皙光滑的肌肤,倒是看不出来岁月的痕迹,水翦的大眼,细致的柳眉,及一个娇小的樱唇,真不知姨丈是什么样的英武之像,不然如何匹配的上。

  阿姨已经冲着我笑了。

  我赶紧过去说:「阿姨你好!我是亦帆!」

  阿姨娇笑的说:「亦帆!呵呵!我是外婆,不是你阿姨!」接着笑了起来。

  我只觉得一阵头昏,搞了半天外婆来了眼前我都还不清楚。

  这才赶快更正称呼及问好。

  与外婆慢慢熟悉后,才知道阿姨为了替丝织村去办事情了,外婆对于我将她误认为阿姨之事高兴不已。

  到晚上用餐时,都还不时的问我她与凝瑜、凝芳谁漂亮,弄得我左右为难,不知所云。

  饭后,外婆吩咐丽容姨带着凝瑜及凝芳去洗澡,主要是婆孙俩人要说些知心的话。

  外婆先是介绍了这竹园的由来,「你外公在两江布政史时,做的相当公正廉明,两江各地的丝户、布户及漕运大户为了感谢他,希望他能提出什么要求,没想到你外公开玩笑的说万一以后退休时,希望能到如人间仙境般的居地过完下半辈子。」

  「没有想到后来,因为有人想将妳阿姨弄入宫中做妃子,你外公一气之下离开了官场,后来寻得此地,找来同族之人,由丝户布户帮忙张罗了上好的建筑材料,经漕运运来,再由族人共同完成了竹园及丝织村。」

  「你今日所见的丝织村只是它的一面而已,它在下围明显处呈现了六面,共住了约三百户王姓家族,以及后来追随外公退隐的人,有机会给你介绍。」

  我接着问外婆有关外公的死因,「外婆听说外公的死与日本人有关?」

  外婆突然脸红起来,但是她还是说了:「多少有关吧!」

  我生气的骂道:「可恶的日本人。」

  外婆带我来到一间像是药铺的房内,里面有两张舒服的太师椅。

  外婆要我坐下来后,才说:「你父亲似乎很少在你面前提外婆这边的事。」

  我点点头说:「是!」

  她接着说:「那不能怪他!他一提到你母亲,就伤痛的无法说话,在看到你的模样后,他就更心痛了,所以,有时候多一两个妾,分分心,你父亲也许就不会……嗳!」

  「你母亲也是差一点被送入宫内,还好赶快与你父亲结婚才躲过一劫,没想到隔十几年后居然又发生同样的事。」

  我想了一下说:「隔十几年?」

  外婆笑嘻嘻的说:「你当你阿姨很老吗?她才二十四岁!」

  我呆了:「才大我两岁!」

  外婆笑着说:「小傻瓜,她是我三十五岁时才生的,你外公一定要生男的,这间药材大多是为了生儿育女所搜集来的,当然也有许多养颜美容的药材。」

  「你外公一直想生男的,每天房事的次数自然很频繁,后来身子骨就比较差了,日本人下毒,只是我用来掩饰你外公的死因罢了。」

  说到这两眼看着我,笑嘻嘻的说:「乖孙,看到你外婆很高兴,来!过来!

  给外婆抱抱!」

  婆孙俩拥抱在一起,享受着天伦之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