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区 火箭云盘 BT最新合集 BT亚洲有码 BT亚洲无码 BT欧美无码 BT三级写真 网盘迅雷
电影区 在线无码 在线有码 高清区 VR片 蓝光原盘 高清无码 高清有码 女优全集
图片区 动图车牌 清纯唯美 网友自拍 偷窥原创 裸露激情
小说区 现代激情 同事女友 公车痴汉 古典武侠 暴力强奸 校园春色 家庭乱伦 淫妻交换









在春梦中醒来的人妻

1月前   ·   【小说】淫妻交换
 杨小青从绮丽的“春梦”中醒过来,已经是台北次日清晨,拂晓将至的时分。只因卧室里窗帘紧闭,仍然迷漫着如夜般的昏暗、浑沌。

  噩噩不知身在何处的小青,只觉得两腿间尽湿,氾滥着不知是尿、还是淫液的漉滑;感觉着肚子、子宫里无限的酸麻……

  她朝大床上仍然打鼾的丈夫那边瞧了一下他模糊的身影,轻叹了一口气。

  跑下床,蹒跚地走进了浴厕间。仅管晨光已透过窗扇照明了厕所里的磁砖地面,小青还是捻亮了灯,在洗脸台前,对镜瞧着自己仿佛有点憔悴的面容。

  “天哪!我这么难看,怎么在徐立彬的面前露脸?!……难道我被男人玩到高潮一来,就会变成这样?……那……昨天,从福华饭店出来,司机老姜看到的我,就是这样吗?……那……在梦里,他跟小陈‘奸污’我的时候,鸡巴都那么硬……难道是觉得我长得‘好看’、‘性感’?……还是因为我没跟徐立彬真的作爱,所以掩盖不住的性饥渴,被他们看到?才起了淫心……”

  杨小青紊乱的思绪,使她虽然全身疲惫,却了无睡意。脑子里,不论怎么苦思,都超不出徐立彬、福华饭店、和与一定要再见他一面的念头。她甚至一遍又一遍告诉自己:一定是因为和徐立彬之间有了契合的感情,所以为了爱,自己才会如此强烈地渴望他……所以,不管怎么样,她必须要得到他的爱……。

  “但是,两个同样已经有了‘家’、同样是住在美国的自己和徐立彬,能够在台北单独见面的日子,总共也不到两个礼拜;况且,他还有必须作的‘公事’,而自己也不能天天独自外出行动,两人就更不可能有足够机会相处;再加上,回美国后,他人在纽约,我在加州,隔了几千里,无法常常见面?……又怎么去谈恋爱?……”

  “天哪!为什么?为什么我会这样苦?……为什么人人都可以有的爱情,对我却那么遥不可及?……这种日子,这样的人生,我为什么非要忍受下去不可!?……不!我不要,我不要啊!……”

  “我一定要要到徐立彬!……不管多少,不管能不能天天跟他在一起,只要有了他,那怕就是短暂的,只要是爱到心底,如痴如狂的,像要死掉一样的那种……刻骨铭心的爱,一次都是好的!……”

  “可我今天又见不到他,跟他约好的是明天,而且,明天晚上还不知道我有没有办法从家里脱身,单独跟他幽会……天哪!那……今天整整一天,我岂不想他都要想死掉了?!……不!今天,就是今天,我非得跟他见面不可!……”

  ……………………

  杨小青的丈夫起床后,在早餐桌上对她说他公司有要事,跟总经理得一早就开始研商,很可能一天都完不了。不过晚上跟金峰企业的晚宴,两人都得去,所以叫小青不管白天上那儿去,晚宴时一定要到晶华饭店……

  小青听见,心都快跳出来了!装作镇定似的说:“哦,没关系!”。恰好电话铃响起,丈夫接了把听筒给她说:“找你的,大概是你同学吧?”

  正好,是大学同学王晓茹打来要找她出去见面的。小青立刻答应了,说早上就可以;然后在丈夫面前,故意对王晓茹讲她们可以到新店、或碧潭郊游半日;又说等一会儿再打电话给她讲定确切的时间。

  “好,你就跟她去郊游吧,不过要记住准时到晶华喔!”丈夫交待小青。

  小青等丈夫一走,立刻打电话给大概还在福华的徐立彬,幸好赶在他正要出门之前。徐立彬听她说想见面的口气十分急迫,就答应了小青,说他可以在演讲完抽出午餐时间,跟她在学校附近见面,一起吃中饭。小青高兴极了,告诉徐立彬她会在校门对面的麦当劳等他;而且为保险起见,她还把行动电话号码给了他,以便必要时连络。

  然后,小青才拨电话给王晓茹,说因为有别的事,要改在下午三点才能跟她踫面,郊游的事就另改一天吧。王晓茹不疑有他,还故意打趣地问:

  “不是才说了今天有空吗?怎么转个眼就有别的事?好三心两意喔!你一定另有什么……密秘节目,安排好就把老友给放一边了!……还不从实招来!……”

  “没有啦,别乱猜,真的没有啦!下午见面时,你要知道的事,再跟你讲就是了嘛!”

  “好辛苦哦!为的也只不过是偷两个钟头,跟所爱的人吃个午餐罢了!”

  小青挂了电话,迅速去浴厕间梳洗、化妆,一面心里想着。但换衣服时,她却刻意挑了一条比较暴露的、带了蕾丝边、深紫色的三角裤穿上;还带了条备用的,塞在皮包里;当然,像昨晚一样,她另外又找了双全新的、也是织了小花的深色裤袜,以备必要时换穿。等到她在浴厕间里顾影自怜似的瞧了老半天,想着徐立彬会不会因为看到自己这身为他“性感”的打扮而兴奋……才满怀期盼出门。

  ………………
                
   台北午后的艳阳下,杨小青从台大校门外的宾馆先走出来。徐立彬付完账随后也跟着走出。像刚刚才在巷子里踫到似的,两人相偕走到大街口。在麦当劳店旁的骑楼下,他们不约而同都看了一下腕表,想到即将面临的分手时刻。

  “好辛苦哦!连暂时分手,都会好舍不得耶!”小青情深款款地说。

  “别这么伤感,好吗?咱们才刚开始呢!?……”徐立彬带着笑应道。

  “嗯!……那我只有尽量……往好的方面想了。宝贝!你……也会吗?”

  不知怎的,小青感觉整个心都打了结,但又不忍扫“情人”的兴致,才结结巴巴挤出一丝乐观,答覆徐立彬的安慰。当然她更希望,男的和自己一样,也期盼两人再次见面。

  其实,仅仅男人刚讲的那句话,就已经教小青十分感动,觉得她巴盼被人爱、也去爱一个人的需要,终于由徐立彬的话中得到了允诺;而自己长久以来一直怀抱着,对恋爱的憧景和理想,也才有了一线曙光。

  “当然啦,小心肝!……来,高兴点!……为我笑一个吧!让我觉得你很满意我们刚才的亲热,还愿意下次再来呀!……”男人这么回答她。

  杨小青抿嘴挣出笑靥,她知道,自己是为他而笑的。同时她也猛点着头,情意深深地瞧着徐立彬;然后,又瞟他了一眼,呶起薄唇娇声嗲气地说:

  “满意啊,满意。极了!下次。我……当然更愿意啦!……不过,宝贝!

  你真的好要命喔!……把人家玩得简直神智不清……什么事都作得出了!

  ……宝贝,你……你真的喜欢我?喜欢我……在床上的表现吗?“

  徐立彬盯着小青直看,也笑开了嘴,猛点头。那样子,让小青想起以前在学校时,自己每次踫见他,都看到他脸上挂的,天真、稚气的笑容。而此时此刻,面对同样的笑,小青心里知道:他也真的喜欢自己“作爱”时的表现;便油然生出想要抱住他、亲他的冲动。

  只可惜在行人携攘的大街上,怕被认出他们的人瞧见,杨小青必须保持身体跟男人的矩离,连手都不能踫他。只好痴迷地望着他,等他开口说话。

  徐立彬带着笑又看了看表,对她说:“大概差不多了,你司机快到了,我避一避吧!……而且我也该回学校了。那么……”

  “那就……再见吧,宝贝!明天晚上……你?”小青怅然无比地问。

  “为了你,我没空都会有空的!你打电话给我,留话给我。”

  徐立彬挥挥手,大步跨越马路。杨小青内心溢满了欢悦,朝他的身影望去时,老姜也正开车到了麦当劳门口,按喇叭。小青带着笑,走向车去。

  ………………

  在车上,小青用行动电话打给王晓茹,两人约好三点钟在“远企”大楼喝下午茶。但因路上塞车,抵达时已迟到了十分钟。没料到,王晓茹竟比她来得更晚。

  等候时,小青选了可看见进口的桌子坐下,以手指理平散乱的头发,一面四处张望。这个“远企”大厦是王晓茹挑的地方,大楼里不论是光滑的地面、镜墙、或玻璃窗,都是平板、硬直的线条,不容眼光停留,充分显示缺乏人性的“现代感”。中庭式的大厅四周环着最高档的名贵服饰、精品店,豪华餐厅。陆续进来的时髦男女,都像对别人展示着他们的光鲜、体面;以表现她们的时代地位、和自以为是文化精英似的。

  这样的想法会在小青脑中生出,原因很简单:徐立彬昨晚在福华对她侃侃而谈时,就像教授般这么说过的;认为这种作做而过度讲究时尚的空间,是极端虚伪而不实的,反映整个社会里只追求浮华的表象、忽视内容、不辨是非的风气。

  杨小青听在耳中,心里立刻同意了他,但嘴上却与他辩论说大部分人都会选择进步、喜欢新颖、美观的东西;也没什么不好呀!

  只不过,小青明白,徐立彬对事物的观念、看法,那么容易地就深深影响了自己的。他的喜好、爱憎、像传染似的给了她,让她不由得会跟着他的好、恶去想事情。难道这就是“爱”的力量吗?

  姗姗来迟的王晓茹终于出现了,小青假作生气般地说该罚,但见到她一身讲究的穿着打扮,却挂满歉意说对不起时,也就笑开了原谅她。她们没完没了地聊着。从各自的工作(王晓茹的)或没什工作(杨小青)的日子,谈到台湾、美国的生活;也少不了交换张家长、李家短、谁跟谁婚姻出状况、或谁与谁有染的八卦消息。但说来说去,不管王晓茹怎么问,小青总把自己和其他男人的事,藏得密不透风,当然更绝口不会提和徐立彬见过面的事。

  王晓茹以不相信的眼光盯着小青:“你会没有过外遇?不太可能吧!”

  “真的,我发誓,我……从来就没有……”小青结结巴巴回应。

  “好啦!不逼你就是啦!……对了,你知道吗?徐立彬人也在台北,在台大讲座,满了不起耶!”

  突然冒出这“消息”,杨小青顿时楞住,只保持沉默。王晓茹没注意她的反应,还一股脑地带着毫不掩饰、十分仰慕的口气说道:

  “你知道,他每年受邀返台讲座,都好受重视,俨然是个名人了!去年我还跟他见面,一道去参观他顾问的‘彰滨填海工业区’。他说他的建议连总统在考虑时都采纳了哩!”

  “哦!……那……那今年……你会不会也……?”小青喉咙里干干的问。

  “那就不知道了。也许我们都找他……他就不好意思不挪些时间吧?”

  “不!要找……你自己去好了。别把我拖下水,人家还是有家的呀!”

  “哎哟~!你想到那儿去了嘛!……我们不都有家吗?难道结了婚,男女同学就不能再见面吗?这观念……未免太迂腐!”王晓茹坦然应道。

  小青更不安了。她极想知道徐立彬跟王晓茹之间有什么,但又开不了口。

  只好诺诺地吐了一句:“没什么啦,大概我脑子……还太古板吧!”

  王晓茹突然又想到了什么,兴奋地问她:“对了!讲男人讲得差点忘掉,刘婧也到台北一个月了,她说大后天要回西班牙。我们明天晚上就找她,同时把徐立彬也叫来,大家见面聚聚,怎么样!?”

  “啊~?明天晚上?……我……”小青心里叹着。

  她知道如果王晓茹这样安排,自己和徐立彬的“幽会”就泡汤了。但是她也想到,自己每次回台北,跟所有的大学女同学都见面聚会的,这回,就更不能因为要跟徐立彬私下约会,而推脱掉。何况,愈是找借口不参加,也愈令人疑心呀!

  “就这么讲了吧!……你也别找借口缺席,一定来吧!我这就打电话。”

  因为需要藉王晓茹走开时,好好理一下被打乱的思绪,杨小青没有提她皮包里有行动电话。再说,她也不敢面对王晓茹跟徐立彬在电话交谈时,自己可能会露出多么尴尬的表情。

  “天哪!希望你还在演讲,接不到电话!……拜托!千万别答应!或者,改一天也行,至少,我还有机会先跟你商量,也好些啊!”

  小青几乎想乘独个儿时,先拨行动电话给他,但又害怕来不及会被拆穿,只好干坐着,心乱如麻地等候,而肚子里的尿都涨涨的,快小出来了。

  十分钟后,王晓茹笑咪咪地回来,兴致高昂地说:“成了!明晚七点半,大家在紫滕轩见。刘婧跟徐立彬都答应了!……”

  “噢!……那如果。我到不了,就是我先生他……”小青语无伦次地说。

  “哎呀~,你真婆婆妈妈!跟他讲你有你的社交圈子,不就得了?……咱们走!一齐上厕所去!”王晓茹嫌小青推脱烦人,建议一道去洗手间。

  小完便,两个人在洗手槽镜前补妆时,王晓茹对小青带着暧昧的语气问:

  “嗳~!你知道吗?徐立彬跟刘婧……可能有某种关系唷!”

  “啊~?什么关系?你……怎么知道?”小青心头一紧,反问王晓茹。

  “听刘婧电话口气猜的呀,她说她听人讲徐立彬人也在台北,只是一直还没机会跟他见面。可是她又说年初到纽约,曾经找过他。……你想:刘婧才刚恢复了单身,徐立彬又那么风流倜傥,虽然已有老婆小孩,却还单独招待她……加上女的爱玩、男的又来者不拒,当然就极有可能呀!”

  王晓茹叽哩咕噜机关枪似的说。

  “哎哟~,好缺德唷!无凭无据……就把人家讲得那么不堪;说得像真的一样!那……你呢?你自己不也那样,跟他去了什么填海工业区么?”

  “嘻嘻,小杨!我就猜到你会为徐立彬辩解的。可是别忘了,明天咱们三个女的,会他一个男的,本来就该是……”

  “三娘教子呀!”王晓茹和杨小青异口同声地说完,哈哈大笑了起来。

  ………………

  由远企大厦驶往晶华饭店去应酬晚宴的车里,杨小青想到明天,就掩不住愁容满面的。除了为原先跟男人约的幽会,将被迫改变而不安;也为喝下午茶时,王晓茹提到她和刘婧都跟徐立彬单独见过面的事,感到心绪紊乱极了。

  “太太玩得开心吗?”司机老姜一面开车,一面由后视镜中问小青。

  “哦!还好……”小青被惊醒似的,敷衍回答了一声。

  她实在不想讲话,便保持沉默。但由后视镜里,她看见老姜仍瞟着自己,不由得想起昨晚的梦,和在梦中,自己对老姜说愿意跟他多谈谈、多了解了解的话。

  “每次回台湾都这样,社交跟应酬不断,好忙喔!……反而是在美国,日子过得轻松悠闲多了!”

  小青主动地说,但讲出又觉得不妥,便住了口。

  在晶华饭店的晚宴上,杨小青心不在焉地“应酬”,心事烦恼着她。终于耐不住了,她借口上洗手间离席,跑到楼下旅馆大厅的厕所旁打电话到福华饭店给徐立彬;问他明晚的约会怎么了?另外,有关王晓茹和刘婧……

  但徐立彬接电话的口气,好像他正在忙、不能多谈,只答应了小青的请求,说可以将见面时间提前到五点钟,在校门口见她。连小青关心地问他吃过晚饭吗?都敷衍地只说“有啊!”两个字。小青感觉喉咙里有好多话,却又怕讲出口,自讨没趣,只说她明天五点会在麦当劳门口等他;然后就挂了电话。

  从晶华饭店回家的途中,在半醉的丈夫身旁,杨小青不语地满怀着心思。

  只觉得丈夫放在她腿上的手好讨厌,令她作呕;她知道,今晚上了床,丈夫一定又要把自己当妓女般地嫖了。

  果然如她所料,杨小青半醉的丈夫,在床上要求“敦伦”。小青无言、无奈地等他完事后,沮丧地跑进浴厕间,坐在马桶上抽那只菸时,竟不能自拔地幻想起徐立彬跟王晓茹、刘婧作爱的情景。疑心和嫉妒占据了她的脑海;而更不可思议的是,小青的身体居然也会在幻想的刺激下,产生性冲动,变得亢奋无比了。

  “天哪!你……怎么可以跟人家才有过,就又……跟别的女人上床?……难道我爱你爱得还不够?……难道我还……不够性感,不能满足你?!”

  小青心里呐喊着,手指急促地搓揉自己张开的腿间、湿掉的阴唇、阴核;在感受体内强烈空虚,和需要被大阳具填满的、激烈欲望中,嘶喊着:

  “哥~!操我,操我嘛!……只有我……我一个人,才是爱你的嘛!……求你不要跟王晓茹……不要跟刘婧搞,好不好?……”

  “啊!……宝贝,宝贝!……让我给你舒服,让你的鸡巴消魂!……哥~啊!戳我,插我的屄吧!只要你爱,我……到纽约去找你都可以,只要你要我,我什么都愿意嘛!”

  小青自慰的高潮,和她激动到极点的眼泪,同时迸了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