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区 火箭云盘 BT最新合集 BT亚洲有码 BT亚洲无码 BT欧美无码 BT三级写真 网盘迅雷
电影区 在线无码 在线有码 高清区 VR片 蓝光原盘 高清无码 高清有码 女优全集
图片区 动图车牌 清纯唯美 网友自拍 偷窥原创 裸露激情
小说区 现代激情 同事女友 公车痴汉 古典武侠 暴力强奸 校园春色 家庭乱伦 淫妻交换









美妇会所

1月前   ·   【小说】淫妻交换

  清晨,陈东从睡梦中醒过来,看着身边的两个女人,一阵恍惚,有了些不真
实的感触。

  一大一小两个妖精,偎在他的两边。左边是娟儿,俏脸还有些发红,小嘴轻
微地撅着,一脸娇憨。右边的张青嘴角含笑,妩媚动人,肥硕的乳房压在他胸前,
挤得扁扁的,毫无保留的将柔腻的触感传递给他。

  陈东轻轻地抽出被娟儿压着的手,带出小妖精的一阵梦呓,小嘴吧叽几下,
弯成幸福的弧度,陈东看得一阵爱怜,在她小脸上轻轻地吻了一口。

  又将手放到张青身上,仔细地感受着这具丰腻的身子。

  「痒!」张青轻轻动扭动着身子,睫毛颤动着,笑着更明显了。

  「死妖精装睡啊!」陈东凑到她耳边,轻声笑道。

  张青睁开眼睛,对着他嘟起嘴。

  陈东凑过去,吻在她的唇上,张青的脸有些红了,带着点害羞,轻声地对他
说:「老公,早上好,我爱你!」

  陈东的眼睛有些湿润了,他知道张青叫出这声老公,叫出这声我爱你有多不
容易,侧过身,用力搂住她,吻住她的耳垂说:「老婆,我也爱你!」

  张青的眼泪一下就涌出来了,把脸埋进他怀里,小声的呜咽着。

  陈东在她耳边柔声说着:「明天我们就去拍婚纱照,好不好!」

  「嗯!」张青用力的点着头。

  「我会爱你一辈子的!相信我!」

  「嗯!」

  「对不起!」

  张青抬起脸,对他说:「你对不起的是她,我们都对不起她!」

  「还觉得委屈吗?」

  张青微笑着摇摇头,抬起些身子看着睡梦中的娟儿,柔声说:「她好可爱,
我好喜欢她!」

  「那我们以后一起爱她,疼她!」

  「嗯!我以后就有两个小老公了,一个你,一个她!」张青的泪眼中透出浓
浓的柔情。

  陈东在她脸上捏了一把,笑道:「老公就老公,什么小老公,别总把自己说
得那么老!不就大我两岁吗?」

  「三岁呢!」张青纠正着,脸上又出现了媚态,「我的小老公,叫声姐姐听
听!」

  陈东笑了,抓住她的一只乳房,说:「我可是你爸爸!」

  「爸爸,我要你叫我姐姐!」张青伸出舌头,去舔陈东的耳朵。

  陈东笑骂:「什么乱七八糟的。」被这具丰满的肉体在身上蹭着,不免又起
了反应,扶着张青趴在自己身上,吻住她胸前吊着的硕大,手从两人之间伸进张
青的双腿,那里还是一片湿润。

  张青感受到了他的坚硬,脸愈发红了,咬咬嘴唇,轻声问:「又想要了?」

  「你说呢?抱着你这妖精,谁受得了!」陈东扶着阴茎,对住她的股间,腰
一挺,没了进去。

  张青哼出一声轻吟,挺着屁股,迎合着,嘴上却说:「昨晚疯了大半夜,你
不累啊!」

  「那我出来?」陈东笑着说,他现在根本就没动,两人下体的磨擦全是张青
在动作。

  「好啊,别累坏了,我会心疼的。」张青咪着眼媚笑,腰却扭得更厉害了。

  「死妖精!怕我累你别动啊!」陈东抓住她的臀肉,用上力。

  「我动我的,你休息你的!」张青吃吃地笑着说。

  娟儿醒了,被他们吵的,皱起眉,小妖精还带着点起床气,撅着嘴说:「你
们又背着我偷偷亲热!」

  陈东伸出手搂过她,笑着说:「宝贝早上好!」

  娟儿躺在陈东怀里,看着张青在他身上起伏,看着陈东一脸享受,脸渐渐红
了。

  昨晚陈东进房的时候,她已经被张青挑拨得情欲高涨,后来发生的一切只是
被欲望支配着,可以说一夜都是稀里糊涂的,与那天跟江华的情景差不多。

  但现在,在清醒的状态下,看着陈东和别的女人在做爱,看着那支本应只属
于自己的阴茎在张青的体内进出,这种带着禁忌的淫乱,却真的让她兴奋无比,
她开始理解为什么陈东会喜欢自己跟别的男人亲热了,

  这是我的老公啊!我居然会躺在他的怀里,看着他跟别人的女人亲热!还会
这么喜欢!

  他现在看上去好兴奋,青姐的腰扭得真好看,哇,老公的鸡鸡好硬,上面还
沾着他们的水,好刺激的画面,他一定很舒服!他在抓她的奶子,好用力啊,指
头都陷进肉里去了!他从来不舍得这样抓我,会疼的,青姐不怕疼吗,她好想很
享受的样子。

  娟儿忍不住拉着陈东的手,放在自己的乳房上,对着陈东说:「老公,我也
要你这样抓我!」

  乳房传来强烈的挤压,陈东现在很兴奋,很用力,娟儿有点受不住了,小声
叫着:「好疼啊!」

  「傻瓜!你现在还没动情呢,当然疼了,来,老公爱你!」

  娟儿跪坐到陈东的脸上,分开自己的阴唇,低头看去,还有点红肿,想起了
昨夜的疯狂。

  开始她还只是哭着玩,撒娇的成份居多,但后来却是真的哭了,陈东兴奋之
下,插得太猛了。后来还是张青发现不对,拉开陈东,抱着她哄了半天才好,娟
儿现在想起来还有点委屈。

  「你看你,把人家弄成这样了,现在还疼呢!」娟儿撒着娇。

  「对不起对不起!把我宝贝的小嫩逼都插肿了,老公帮你好好舔舔!」

  下体传来温柔的绵软,张青也凑过来,吻住她的乳房,被两人同时温存着,
娟儿渐渐的又一次迷失了。

  …………

  娟儿的机票昨天就订好了,早上十点多,看着时间差不多了,三人下了楼,
张青去取车,两口子在楼下等着。

  「我走了以后,你跟青姐那样不能背着我!要打电话汇报!」娟儿脸上还带
着春情,俏脸红红的,却努力板着脸。

  「一定一定!」陈东满口答应。

  「嗯……老公我舍不得你!」临到分别,娟儿又忍不住撒上了娇,抱住了陈
东。

  迎面走来了赵墨两口子,鼓鼓囊囊的几个购物袋拎着,老远赵墨就叫起来:

「嘿嘿嘿!公共场合啊,搂搂抱抱成何提统!」快步走过来,看到娟儿的行李,
问道:「娟儿又要出门了?」

  张青开着车过来了,看到赵墨便没下车。

  「你弄的车啊!太没品味了,又是X5,烂大街了,开车的谁啊,这么大谱,
也不下来!」赵墨嘴里嚷嚷着,凑过去,张青把头埋在方向盘上,长发遮住了脸。

  「行啊你,哪个单位要的?还配个女司机,娟儿你要小心啊,看样子是个美
女啊!怎么瞅着有点眼熟!张……张……张张张!」张青忍不住抬头偷看了一眼,
还是被发现了,赵墨张大了嘴,一脸震惊。

  「张你个头!不认识了!」张青下了车,风情万种的横了他一眼,转到后面
打开后备箱。

  娟儿开始还有点不好意思,看到张青的淡定,也被感染了,示威一般的过去
亲热地搂住张青,指挥陈东搬行李。

  赵墨感觉整个世界都崩溃了,这他妈是怎么一回事,这两个妖精怎么会碰到
一块,还这么亲热!陈东我日你妹!你个贱人!

  三人也不理发愣的赵墨,跟站在一旁不明就里的珏珏招呼了几声,便开着车
扬长而去。

  「你怎么了?」珏珏的声音将赵墨从失神中拉了回来。

  看着珏珏皱着眉,透着些关切,赵墨自嘲的笑笑:「没事。」那两口子的混
乱,他实在是搞不明白了,还懒得去想了。

  两人上了楼,珏珏在厨房整理着买来的油盐酱醋,她还是决定学着做饭。这
两天她很不安,明面上,赵墨还是跟往常一样大大咧咧,不时还会开开玩笑,但
她却知道不一样了。

  昨天晚上,珏珏在洗澡的时候下定了决心,晚上尽可能的满足他,只要他不
太过份,自己都忍着。还破天荒的喷了些香水,珏珏本来就有体香,从不屑于用
这种人工制品,但赵墨好像说过娟儿的香水挺好闻的,前天逛街的时候便让娟儿
带着买了一瓶。

  还换上了件睡裙,也是娟儿陪着买的,这是两女妥协的结果,不像娟儿的那
么性感,她实在是不敢穿,但也比她平时的出位了很多。珏珏走出浴室的时候身
子都在发抖,躺在床上又害怕又有点小期盼,今天自己似乎有点不一样了,说不
定能感受到娟儿所说的那种快感吧,真的能那样就好了!

  可赵墨却只是在她走出浴室的时候表现出了一点吃惊,失神了几秒钟,然后
注意力又被电脑引吸过去了,他们的电脑在客厅,珏珏总害怕有辐射,不肯放进
卧室。

  珏珏装着去卫生间出去过两次,第二次她还鼓出好大勇气,对赵墨说:「早
点睡吧!」赵墨却头都不抬,只说我再玩会。

  赵墨这一夜都没有进房,珏珏也睁着眼睛躺了一夜。

  按说这正是她往日里想要的结果啊!结婚之后的两年时间,赵墨总是一到晚
上就精力特别旺盛。只要他在家,珏珏都要疲于应付他各种的糊搅蛮缠,每个晚
上对她来说都是煎熬。

  她那时甚至盼着每天都来月经!尽管她有痛经的毛病,也总是主动跟团里申
请去外地演出。直到两年之后,赵墨在家的时间开始越来越少。

  她当然知道他在外面干什么,可她并不在意,珏珏没什么朋友,又生在官宦
世家,耳睹目染的这种事太多了,她父亲在外面就有几个情人,母亲似乎也毫不
在意。

  一直到搬过来,看到娟儿跟陈东,她才知道原来两夫妻原来还可以过成这样!
看着娟儿被陈东疼爱的模样,那种溢满脸庞的幸福满足,她被触动了。那天在陈
东家过夜,娟儿那持续了半夜的呻吟娇喘,让她在羞耻之余,居然生出了些羡慕。

  她开始反思,她发现自己原来也会希望像娟儿那样,被人当孩子一般的宠着,
爱着。她开始明白自己要的不是尊重,而是疼爱,她决定改变。

  可是,现实却偏偏跟她开起了玩笑,在她开始试图去改变的时候,赵墨也变
了。

  他真的变了,往日令她厌烦,令她害怕的糊搅蛮缠彻底消失了,代之的是礼
敬有加。赵墨仿佛一下子对她失了去兴趣,这两天别说跟她上床,连她的手指头
都没碰过!

  有时候在狭小的过道或门口遇上了,他都会非常绅士风度地让到一旁,让她
先过。要知道这可是楷油的好机会,他以前从来不会错过,她总会很讨厌他伸过
来的咸猪手,可现在,这种彬彬有礼她却更加厌恶!

  珏珏开始害怕,但她又不知道怎么做,让她像娟儿那样主动地求温存她真的
做不到。于是,她想到了做饭,想到了那天陈东和娟儿在厨房里的欢声笑语。

  厨房门口,赵墨皱着眉,看着珏珏用那双本该在钢琴键盘上舞动的纤纤玉手
摘着菜,很生熟,很笨拙,没了那份灵动,她的表情很认真,带着倔强。

  他何尝不知道珏珏的心思,昨天她从浴室里出来时,带出的那一抹从未见过
的妩媚,怎么可能没有打动他,可他终究还是忍住了,打动他又能怎样,他能打
动她吗?

  这两年多,每到晚上,珏珏难受,他又何尝不难受,每次珏珏带着委屈和不
甘,答应他给他的时候,他都有种荒谬的感受,还有强奸的罪恶,珏珏在尽义务,
他难道不是!珏珏没有快感,他难道有!

  不信?你去压在一个明显对你带着厌恶,一脸痛苦,毫无反应的女人身上试
试!一次两次或许还行,可两年呢?好多次他做到一半都想抽身而去,好多次明
明是软了他却装着是射了!

  他早就累了,早就厌了!但他一直装着,他装着想要珏珏,装着很兴奋,因
为他还带着一点不甘心,还留着一点可以把她融化的奢望。

  可是,当那天在陈东家里,看到娟儿的风情万种,娇憨妩媚,看到她为了让
陈东开心就可以百般迎合,放下羞耻的可亲可爱,他突然发现,他装不下去了!

  算了!别在折磨她,也折磨自己了,就这样过吧!

  赵墨去了阳台,点上一只烟,珏珏从不让他在屋里抽,他以前总反着来,他
喜欢看珏珏生气的样子,至少还带着人气,不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所以总是
故意逗她,包括在她身上楷油,也是喜欢看着那双精致的眼睛瞪着他,她生气的
样子真的很美!

  可现在他却没了这份心思,仙女就仙女吧,没必要把人家硬拉入凡尘。

  厨房里传出一声尖叫,赵墨愣了下,珏珏很少这般失态,丢下烟跑去厨房,
锅里噼里啪啦的炸着油花,珏珏抱着手,缩在一边不知所措。赵墨赶紧关了火,
拉过她的手,洁白的手背上被烫出了几个红点。

  珏珏在煎鱼,没经验,油烧热了,鱼下锅的时候还带着不少水,又不会躲,
被热油溅到了手上。

  「没事没事,没起泡,冲一下就好了。」赵墨轻声安慰道,拉着她的手放到
水龙头下冲着。

  这要换做娟儿,早就哭着闹着求安慰求抱抱了,这要换成陈东,也早就将珏
珏搂在怀里好好温存了,可珏珏不会,赵墨也没这心情,两人就这样站在池边,
默默地看着水流冲在珏珏的手上。

  然后,珏珏说不疼了,然后,赵墨便放开手,走开了。

  珏珏去了卫生间,抱着臂蹲在地上,想起那天陈东和娟儿在厨房里的幸福,
怔怔的出神。良久,赵墨在门外敲敲门,说:「厨房收拾好了,我们出去吃吧,
下午我就去请个保姆。」

  珏珏鼻子一酸,哭了。

  …………

  陈东的假期到了,回到单位,这时候才算是跟前任交接完毕,正式上任,各
个关系单位的应酬接踵而来。

  赵墨的位子也定了,在市工商局挂了个副,自然也少不了一场接一场的酒局。

  张青正式决定收手,说以后就在家乖乖地做她的小三。当然,手下的那帮人
她不能说不管就不管,也忙着在各个场子里安排,每天回来的时候都是醉熏熏的。

  娟儿在四川自然也收起了在家里的那份娇憨可爱,华丽的变身成泼辣干练的
开业总指挥,忙得脚不沾地,连跟婉如亲热的兴致都没有了,每次给陈东打电话
都是叫苦叫累。江华当然也在那边,但两人之间更多的是尴尬,还有愧疚,事又
多,想再发生什么也困难。

  大家都很忙,除了珏珏,她想开个琴行,但做生意的事她实在是不懂,只得
等他们忙完这一阵再帮她。自从离开乐团来到这个城市,一直认为自己是天之骄
女的珏珏突然发现自己一无是处,什么都不会了,什么都做不好。

  赵墨又恢复成之前的状况,开始夜不归宿,偶尔回到家都是看着电视,或玩
着电脑一直到深夜,然后睡沙发或是客房。倒不会刻意地不理珏珏,也会逗她说
说话,开开玩笑,但却处处透着生分,客气。

  今天又是这样,下午就给她打了电话,说不回来了,珏珏接电话时也只是哦
哦了两声,表示知道了。

  看似答应得云淡风轻,可谁又知道珏珏真实的感受,其实她真的很想求他回
家,是的,是求!只要他回来,不管多晚,她都会等他!但却说不出口,她不会。
她愈发的痛恨起自己,连求老公回来都不会!

  家里的保姆等她吃完饭,收拾好便离开了,临走的时候,珏珏分明从她眼中
看出了怜悯,那种目光刺得她生疼,一下子将她心里的最后一层坚硬击得粉碎!

  夜渐渐深了,珏珏像往常一样睡不着,她起身把屋里所有的灯都打开了,电
视也开着,但还是觉得房间里空荡荡的。以前这种情况她会很享受,她会看看书,
弹弹琴,甚至还会换上晚礼服,品着红酒,静静地欣赏自己收藏的几幅油画。

  但现在,她却觉得那样很可笑,老公在外面花天酒地,甚至正搂着别的女人
睡觉,自己却在家装得这么高雅!连老公的心你都抓不住,你高雅什么,你连那
些出来卖的下贱女人都不如!

  珏珏像丢了魂似的,抱着胳膊,屋前屋后的走着,她来到阳台,看到陈东家
里亮起了灯,她知道娟儿不在家,她也知道陈东不太喜欢她,但她还是决定过去,
她怕自己一个人再呆下去会发疯。

  陈东是刚到家不久,今天晚上赶了两场,眼下刚洗完澡,弄了杯蜂蜜水解着
酒,张青去了周边的一个县城,估计得几天才回来。这条竹叶青以前的摊子铺得
太大,好多场子都有股份,现在要抽身很是麻烦,还好陈东让郑局放话出去了,
倒也没人敢刻意为难她。

  门铃响了,猫眼里看到是珏珏,陈东很吃惊,这么晚了,她跑过来干嘛!但
转念也猜出了原因,叹了口气,将她请进屋。

  也给她冲了杯蜂蜜水递过去,珏珏说了句谢谢,便捧着杯子缩在沙发里发愣,
半响才低着头说:「我……我没别的地方去,看到你这还亮得灯,就……不好意
思,打扰了!我坐一会就走!」

  看着她想哭却又强忍着,可怜兮兮的模样,陈东一下想到一个词,凄美。珏
珏一直很美,精致得像件艺术品,却少了人味,但眼下跟平日的感觉又完全不同
了,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淡然不见了,代之的是无助,孤独,却也比平日更动人
了。

  拿起电话给赵墨打过去,关机。

  「操!」陈东骂了句,摇摇头,过去坐倒她身边,这要换个别个女人,他或
许会说要不要把肩膀借她靠靠,可对珏珏却说不出口。在觉得她可怜之余又觉得
有点好笑,这女人要美到这份上也不是什么好事啊!

  「那个……我明天跟赵墨好好说说,太不像话了,居然敢夜不归宿了!还敢
关机,我让他给你认错。要不……我揍他一顿给你出出气?只要你舍得,我保证
来真的,呵呵!」陈东努力逗着她。

  「他两天没有回来了!」珏珏轻声说着,微微地瘪着嘴,眨着眼睛,驱赶眼
中的水汽,长长的睫毛扇得陈东一阵失神。

  「啊!这么过份!」陈东还真有点生气了,这么漂亮的老婆放家里不管,在
外面瞎胡闹什么啊!外面有这么漂亮的吗?

  「我不知道他倒底怎么了,这些天他对我就像陌生人一样,现在干脆连家都
不回了!我把那边全部丢下了,什么不要了,就是想过来陪着他,好好跟他过日
子,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珏珏抬起头问着,陈东看着她精致的脸上带出的哀
怨,也不免地生出怜惜。

  陈东安慰着说:「你也知道,他刚上任,现在肯定很忙,应酬也多,说不定
是出差了呢?」

  「没有出差,下午他给我打过电话,就算应酬多,难道要应酬一夜吗?」

  「啊……那我明天找他说说,放心吧,明天我一定让他滚回来!」

  珏珏沉默了一会,抽着鼻子委屈地说:「自从上次跟他吵架之后,我也反省
过,我知道……我有些不对……我是想改来着!可他不给我机会!你说我怎么办!
我怎么办啊!呜呜呜……」她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哭吧哭吧!哭出来就好受点了。」陈东犹豫着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拍了拍
她的背,珏珏的身子一下子绷紧了,却忍着没有躲开。

  珏珏哭着接着说:「自从搬过来,他连碰都没碰过我一下!这种事总不能我
主动吧!」

  「啊……」陈东怔了一下,在心里嘀咕着,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以前赵墨
想碰你你不让,现在不碰你了你又哭,你倒底想乍样!再说了,你就不能主动吗,
主动一点会死啊!

  不过看着她眼下可怜的模样,还是换了比较婉转的说法:「可能是他觉得你
不喜欢吧,你以前不是不喜欢他碰你吗?」

  珏珏的脸有点红了,她突然意识到自己是在跟一男人讨论这种事,又低下头
沉默起来,她总不可能对陈东说现在很希望赵墨碰她吧!要是娟儿在就好了!

  她不说话,陈东也找不出什么话题了,拿过杯子喝着水,气氛开始有些尴尬。
眼下大半夜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女的还是怨妇,照说气氛应该是很绮旎的,
但他现在还真就对珏珏一点想法都没有。

  就算抛开赵墨的因素也是如此,眼前这个可人儿,只会让人怜爱,欣赏,却
提不起情欲,陈东开始理解为什么赵墨不愿回家了。

  珏珏也渐渐觉得有点不自在了,便起身告辞,陈东把她送回家,到了门口,
等珏珏开了门,说了句:「好好休息,明天一早我就去找赵墨,没事的,放心吧!」
便要转身离去。

  珏珏却突然在身后蹦出一句:「如果换成是其它女人,你会把她送回来吗?」

  陈东没反应过来,随口笑道:「大半夜的,换成谁我都要送回家呀。」

  「我是说……如果换做其它女人,你会不会把她留在你家里,你们会不会发
生什么?」珏珏看着他,很认真的问道。

  「啊!这个……难说。」陈东摸摸鼻子,她童真的目光让他撒不出谎。

  「那就是会了,可对我却不会,赵墨是这样,你也是!我真的一点吸引力都
没有吗?」珏珏的眼泪又快出来了。

  陈东连忙很努力地解释着:「当然不是了!你这么漂亮,我还真没见过比你
漂亮的女人,怎么会没有吸引力(多少读者喜欢你啊,非得看你的戏!),我只
是……我跟赵墨比亲兄弟还亲,怎么敢对你有那种想法,对不对!」

  「你不是不敢,你是根本就没有,我能感觉到!漂亮有什么用,花瓶罢了!
我知道你们都喜欢娟儿那样的,我想学来着,可我学不会!」珏珏自嘲地说着。

  「你学她干嘛!每个女人都有自己可爱的一面。这种事要分场合的,你看,
你现在心情不好,我要对你有想法那不是趁人之危吗?要换个时间,换个地点,
我肯定对你有想法了!呵呵!」陈东有点哭笑不得,他居然会当着一个女人的面
努力去证明他对她有想法!

  珏珏咬咬嘴唇,没有再继续纠结,点点头,说:「我知道了,今天谢谢你。」

  「别多想了,好好睡一觉,明天就好了!」陈东转身告辞。

  …………

  赵墨直到单位插上充电器才开了手机,他还真不是互意关机的,手机没电了。
昨晚是他请局里的几个局长吃饭,吃完又找了个洗浴中心,散得倒也不晚,但他
懒得回家,挑了个顺眼的带出去开房,混了一夜。

  手机提示有好几个未接来电,陈东的,看时间,都是大半夜,赵墨有点奇怪,
给陈东打过去。

  陈东披头盖脸的就骂过来了:「你个狗日的!玩疯了!两天不回家!我跟你
说,你老婆昨天半夜跑我那去哭了啊!太过份了吧你!」

  「她跑你那去了!」赵墨觉得不可思议,心里开始有点发酸。

  「她不去我那还能去哪?她刚过来,人生地不熟的,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你他妈把她一个人丢家里,你忍心!」

  「我这两天不是忙吗!」赵墨解释着。

  「你忙个鸡巴!不就是应酬吗!谁他妈没应酬!连吃带玩再带嫖,到十二点
还不够?再晚你总得让她见见人吧!」

  赵墨的怨气也起来了,吼过去:「见人又怎么样,见了更难受,老子眼不见
心不烦!」

  「你烦个毛啊你!你这样就能解决问题啦?呐!珏珏说了,她想改,是你不
给她机会,听到没有,你给老子马上回家!」

  赵墨还在嘴硬:「我这单位还有事呢!」

  「蒙谁啊你!你一个垫底的副职,除了吃饭喝洒,还有个屁事,快给老子滚
回去!我跟你说,今天你要再不回,信不信老子就把珏珏收了,你反正也不用,
浪费也是浪费!」陈东半真半假的说完,挂了电话。

  赵墨无力的放下电话,躺在椅子上闭上眼,想到珏珏大半夜的跑去找陈东哭
诉的模样,心开始疼了,起身跑去隔壁的局长室打了招呼,回家了。

  …………

  「你回来了!」珏珏听到他的动静,从房里出来,脸上带着惊喜。

  赵墨仔细地看着她,穿着浅兰色的睡衣,身子却挺拨着不显慵懒,长发有些
散乱地拨着,却依然透着端庄。还是那个精致的珏珏,可眉目间却多了些小女人
的温柔,多了些风情,好像是有点不一样了啊!

  赵墨的鼻子有些发酸,生出了些愧疚,柔声说道:「我给你带了早餐,还没
吃吧!」

  「还没,刚起床。」珏珏昨晚直到后半夜才迷糊着睡着。

  「那快吃吧!」赵墨把打包来的早餐打开放倒桌上,去厨房给她拿了双筷子。

  「今天你不用上班吗?」珏珏吃着早餐,难得的开口问道,她一向食不言寝
不语的。

  「今天没什么事,溜回来了!」赵墨坐在一旁,看着珏珏吃东西的样子,脸
上现出温柔。

  「哦!」珏珏点点头,继续认真的吃面,赵墨的目光令她的脸有些红了。

  珏珏难得一现的娇羞令赵墨涌出了浓浓的柔情,站起身,从后面搂住珏珏,
对着她洁白的脖子吻了下去,鼻中闻到的幽幽体香令他迷醉,慢慢的,他的手伸
到了珏珏的胸前。刚起床,珏珏还没穿上胸罩,乳房的柔软隔着一层睡衣清晰的
传递到赵墨的手上。

  珏珏一下子愣住了,身子开始绷紧,她没想到赵墨会这么直接,下意识的就
要把他推开,却硬生生的忍住了,紧紧的咬着嘴唇,忍受着。

  赵墨的手在她身上游走着,很轻柔,却很放肆。一只手握着她的乳房揉动,
别一只手开始慢慢地向下滑去,腹部,腰肢,臀部,大腿,然后,伸进了两腿之
间。

  珏珏的腿用力并拢了,夹住那只手,哀求着说:「不要在这里好不好!」

  「行!」赵墨将手抽出来,伸进她的腿弯,横抱着一脸甜蜜的珏珏走进卧室,
放到床上。

  珏珏偷偷看了一眼赵墨的脸,有些兴奋得发红了,紧张害怕之余也有了一些
甜密,他终究还是喜欢我的!

  赵墨开始脱她的衣服,睡衣的扣子一颗颗的被解开了,露出光洁的肌肤,珏
珏感受到自己双乳被暴露在了空气中,赵墨的目光正贪婪的停留在上面。

  珏珏紧紧地闭起眼睛,窗外的阳光很刺眼,她开始有些不适应,在这么明亮
的光线之下,露出身体被赵墨细细的观赏,她从没试过。珏珏努力的放松着,告
诉自己,这是我的爱人,让他看看我的身子是应该的!

  赵墨的呼吸开始沉重,他是第一次这么清楚的看到珏珏的乳房,太美了!盈
盈一握,洁白,坚挺,圆润,两个小巧的乳头羞涩地翘起,粉红粉嫩,连乳晕都
是小小的,跟她的人一样,精致得无可挑剔,他低下头,对着一只乳头轻轻地吻
了下去。

  「啊!」珏珏发生一声轻叫,抱住赵墨的头,想要推开,乳头上传来的酥麻
太强烈了,她很不适应,她刚才还看到了自己那小小的乳头被赵墨含住的样子,
好羞耻!特别是在现在,在这么明亮的环境之下,被他这么玩弄,她感觉有点接
受不了了。

  赵墨却抓住了她的双手,按在床上,继续的舔动着,吮吸着,不光是乳头,
还有乳晕,还有整个乳房,不放过一点柔软。

  珏珏的身子开始打颤,起了一身疙瘩,她很想挣扎,却不敢,只得死死抓住
床单,从鼻中哼出难受的呻吟。

  赵墨当然发现了珏珏身体的反应,但他却认为她是在动情,他也开始兴奋了,
跟珏珏做爱从来都是晚上,关着灯,从未见过她的样子,从未观查过她的反应,
原来她也会兴奋,她也会动情啊!赵墨舔得更加卖力了。

  顺着乳房向下,柔软的腹部,小巧的肚脐,柔软的腰肢,然后倒了光洁的小
腹,他发现珏珏的身子颤抖得更厉害了,呻吟也越来越大,她在发热,开始出汗,
赵墨的舌尖尝到了一点咸咸的味道,这味道让他迷恋。

  赵墨放开珏珏的手,去脱她的睡裤,珏珏的眼中开始出现惊恐。

  怎么办!刚才上身让他看,让他舔自己都有点受不了,现在……我能忍受吗?

  睡裤被脱下了,除了一条白色的内裤,珏珏的胴体毫无遮掩的暴露在了明媚
的阳光之下,赵墨的呼吸愈发沉重。

  珏珏死死的咬着嘴唇,拼命地对自己说,珏珏你要听话!要乖!不能再任性
了!不管怎么样要都要忍着,大白天就大白天吧,这是老公,看看怕什么!你本
来就是他的人,你的身体本来就是他的!放松!要放松!不许哭!

  珏珏的腿纤细笔直,少了些娟儿的饱满,却多了柔弱的美感,并着腿,腿间
看不到一丝缝隙,赵墨轻轻地抚摸着,慢慢地伸进内侧,她的腿并得很紧,赵墨
的手动得很艰难,却很坚定。

  终于,两只手都伸了进去,用上力向外分着,珏珏带着抗拒,慢慢地张开了
腿。

  珏珏的内裤是很保守的平角裤,但却依然诱惑,能透出私处的饱满,赵墨的
隔着内裤抚了上去,很轻柔,细细的摸着,感觉着里面的柔软,终于,赵墨忍不
住了,捏住内裤的腰带,开始向下拉。

  珏珏此时脑中一片空白,最后的遮掩就要失去了,自己的下身就要暴露出来
了,现在这么亮!那里从来没有被人看过啊!我好像刚上过厕所,那里会不会有
味道,早上也没洗澡,内裤上一定还沾着东西,好脏的!这么脏怎么能露出来啊,
怎么能给他碰,怎么办啊!

  为什么你要这么急,为什么就不能等到晚上,等我洗得干干净净的,等我准
备好。为什么你一点都不肯体谅我,一点都不了解我!珏珏开始委屈,害怕,发
抖。

  内裤被脱下了,呻吟渐渐变成轻泣,泪水开始在眼中聚集,但她还是强忍着
不适和羞耻,张着腿,将自己的私处暴露在赵墨的眼前。

  珏珏的阴毛很多,从耻骨一直分布到阴唇的两侧,甚至在肛门的周围都稀疏
的生长着一些,这是她全身上下唯一不精致的地方,但这种强烈的反差却更加激
起了赵墨的情欲。

  他知道珏珏下面的茂盛,他摸过,但却是第一次看到,真的是黑黑的一片,
赵墨轻轻的伸出手,拨开那片芳草,看到了藏在里面的肉红。他突然不忍用手去
摸了,结婚两年多,珏珏的阴部第一次展现在他面前,赵墨涌出浓浓的柔情,他
俯下身,将脸凑了过去。

  鼻间传来一阵轻微的腥骚,激得赵墨面红耳赤,深深的吸着气,闻着妻子下
体的味道,原来她也会有这种味道啊!她也不过只是个女人,她也一样会脏,会
分泌。

  赵墨呼出的热气喷在阴部,令珏珏一下定住了,张着嘴,睁大了眼睛,他在
闻!那种味道怎么能闻!珏珏下意识地想要并住腿,缩起身,但脑中的最后一丝
坚持让她止住了动作,可是,下体紧接着传来的温热柔软终于像最后一根稻草彻
底地击溃了她的坚持。

  「啊!」珏珏发出一声尖叫,腿猛地合起,夹住了赵墨的头,哭喊着叫道:
「不要啊!那里好脏的,不要舔,求你了!求你了!呜呜呜……」

  珏珏的哭声越来越大,她现在无比的痛恨自己,为什么就忍不住,为什么要
哭,倒底想要怎么样!

  赵墨回过了神,他被珏珏的哭声吓住了,从未见她哭得如伤心,他突然明白
过来,她的颤抖,出汗,呻吟不是因为享受,而是难受!今天从一开始她就在忍
着,只是忍着,倒现在终于忍不住了。

  他的欲火褪去了,他觉得自己很可笑,连老婆的身体反应都搞不清楚。赵墨
叹了口气,拉过被子,轻轻地盖住珏珏的身体,说了句对不起,转身出了房间。

  珏珏缩在被窝里,哭得撕心裂肺!

  …………

  「在哪呢?」赵墨出了门,掏出电话给陈东打过去。

  「单位啊!」

  「出来喝一杯吧!」赵墨说了个地方,离他的单位不远。

  陈东赶过来,看到赵墨一脸死灰,问道:「我不是让你回家吗?你没回啊!」

  「回了!又出来了!」赵墨喝着酒,眼神空洞。

  「怎么回事啊!」

  赵墨叽笑了一声,叹息着说:「老样子呗,又哭了!」

  「啊!不会吧!她昨晚还跟我说想改来着!你怎么弄的,是不是把她弄疼了!」

  「我舔她能舔疼?老子还没进去呢,她就哭得死去活来!」赵墨把啤酒瓶往
桌上一顿。

  「就在刚才?」

  「恩!」

  陈东看看时间,问:「你回去没久啊!就先没陪她说说话,直接就上了?」

  「拜托!我们是两口子,又不是第一次,还得挑个良辰吉日啊!」

  陈东没理他,继续问:「大白天的!你回去抱着她就舔?」

  「我给她买了早餐,等她吃完了才开始!」

  「你说舔她,舔哪了?」

  「全身啊!」

  「那里也舔了?」

  「当然了!我不是想让她舒服吗?哪个女人不喜欢被男人舔那里啊!可他妈
我一舔倒那里她就哭了!」

  陈东指着他骂道:「你是猪啊!我又不是没告诉过你,她跟娟儿说过,对那
里的气味很反感。」

  赵墨瞪着眼睛说:「喂喂喂!是我舔她啊!我又没让她帮我吹!」

  「叫我怎么说你啊!大白天的,她肯定不习惯,老子让你回家是让你先陪她
一天,安慰安慰她,这种事肯定要倒了晚上,等她同意了再说啊!你他妈的倒好,
要么几天碰都不碰她,要么一见面就想干!」

  陈东一幅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接着说:「她对那种气味又反感,肯定不光是
反感你的,她自已的也会啊!你先来个正常的不行啊!」

  赵墨愣住了,慢慢地蔫了,苦笑着说:「我哪知道还有这么多道道!听你这
么一说,我还真是做错了啊!他妈的!现在怎么办?」

  「回去啊!好好哄着,今天就只许抱抱她了,什么都别干,她现在肯定很伤
心很害怕,千万别再想着亲热了!快去快去,单我来买。」陈东挥身让赵墨滚蛋。

  赵墨却不动,看着陈东出神。

  「看你妹啊!看你老婆去!」陈东骂道。

  赵墨很认真地说道:「我把珏珏交给你吧!」

  「交给我?行啊!」陈东随口答道。

  「我说真的!老子实在是搞不定她了!」

  「滚蛋!自己老婆自己搞定,不懂你问我啊!哥二十四小时开机!」

  「我这几天就不回去了,她能找你一次,就能找你第二次!」赵墨很坚定的
说着。

  「你没病吧你!」陈东意识到他不是在开玩笑。

  赵墨摊摊手,说道:「老子现在对她真的有心理阴影了!不动她吧,可怜,
动她吧,好像更可怜!你说我怎么办?」

  「你要跟她沟通啊!别老是钻牛角尖。」

  「我不觉得我在钻牛角尖,就说今天吧!不就是脱了她衣服,舔了她几下吗,
大白天又怎么样!谁家两口子没大白天做过,我觉得很正常啊!换任何一个女人
也不可能有这么大反应吧,就算你刚才给我分析了,我也不认为我错了。我承认,
我实在是不会哄女人,所以,我只能知难而退,交给你了!」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那是你老婆埃!交给我,我怎么弄?我要忍不住跟
她上床了怎么办!」

  赵墨喝了口酒,无所谓地说:「娟儿也跟别人上过床啊,你们现在不照样好
好的?」

  陈东翻翻白眼,还在做着努力:「娟儿那事老子差点就灭了那个小子满门,
你不知道啊!」

  「知道!不是没灭吗!我想帮你灭你还拦着呢,是不是!再说,是我交给你
的,又不是你勾引的她,老子又不傻,不会对你有意见!」

  「你这还叫不傻!」

  赵墨将瓶中的酒一口喝尽,说道:「反正老子不管了,调教好之前我就不回
家了,就这样吧,走了!」便起身扬长而去。

  「我操你啊!」
[ 此帖被zhjn0610在2014-04-09 20:44重新编辑 ]